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四章 简单而珍贵的愿望

    “兽魂灵石吗……”

    夜深,尚景星掌着一盏小灯,坐在桌子前,他左手握着一块兽魂灵石,右手则拿着毛笔,而桌子上放着一张普通的纸张。

    直播间的众人给他的建议正是借用兽魂灵石中的灵力进行刻录,他不知道这个方案是否可行,毕竟他曾经有试过吸取灵石中的灵力,最后失败了。

    犹豫了一会,他一咬牙,果断的开始吸取兽魂灵石中的灵力,这感觉和之前一次完全不同,当他开始吸取时,一股好似响彻天地的咆哮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与此同时一个画面出现,那是一个巨大的身影,满身浴血,仰头怒吼哀嚎,就似临死前的惨叫声,狰狞且不甘。

    他顿时双手一颤,手中的兽魂灵石和毛笔险些掉落在地上,不过好在惨叫声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顷刻间,咆哮也好,画面也好,全部消失无踪,只有那血色的灵力随着他的抽取,流入他左手之中。

    他不敢分神去想之前的画面与声音,引导着这股灵力进入自己右手毛笔之中,精神力也随之注入,开始书写。

    锻。

    第一个字艰难的写完,单单只是这一个字,就耗去了他近乎十分之一的精神力,然而他却笑了。

    ‘成功了!’

    看着那个‘锻’字隐隐泛着灵力波动,他便知道自己成功了,提起感觉比之前更重的笔,他写下第二个字。

    造。

    让他没想到的是第二个书写之艰难,比之第一个字更是增加了几分,使得他的右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似乎他手中的不再是毛笔,而是千万斤重的巨岩。

    接下去他不再停顿,第三,第四,一直到第七个字,一口气写完,他书写的数量已然超过了小云的预期。

    啪……

    毛笔掉落在了桌子上,数颗汗珠从他额头滴下,他靠在椅背上不停的喘着粗气,精神力尽数耗光,整个人极度萎靡,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了,好似刚刚经历一场剧烈的战斗一般。

    他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一动不动,默默运转锻心,以求能够更快的恢复精神力,其实他这样的情况也是情有可原,小云因为没想到他有刻录的打算,因此没有详细说明,刻录之事,唯有分神期大能方可进行,其中原因有三点。

    一,是灵力质量。在这点上,尚景星误打误撞借用兽魂灵石的灵力,避过了。

    二,就是精神力。这里虽没有质量上的要求,但是对量的要求却是极高。

    三,对这部功法的理解程度。或许是有失必有得,他的资质差得被人认定无法进入炼气期,但是他悟性正相反,好的足以让绝大部分的天之骄子绝望。

    塔界功法罕见?

    不,塔界的功法虽少,但称不上罕见,不然尚景星也不可能在之前的势力战中如此轻易的获得三部功法。

    那又为什么这么多人一生仅学会了一两部功法呢?

    原因在于,塔界少的是可以无限观看的上等纸质功法,如果可以无限次观看,就算是猪说不定也能学会。

    学习功法共分为两步,首先是体悟功法真意,然后才是记忆灵力流动轨迹,很多人都是在第一步被卡住了,而尚景星悟性好的可怕,丝毫没有被第一步卡主,甚至他都没感觉到第一步,却奇特的因为精神力不足而卡在了第二步,也是兵心门从来没有系统的教导过他修炼,不然非得被他这情况震惊的无以复加。

    一个时辰过去了,他轻舒了口气坐直身子,毫不自知自己正做着分神期方能行之事的他渐渐缓过劲来,精神力恢复十之**。

    ‘今天必须写十个字,不然刻录完一本功法要到何年何月。变强要何年何月!’

    这是他的目标。

    他在心中为自己打气,仇恨是他的动力,守护亦是他的动力。

    他抬起笔。

    书写继续。

    第八个字的书写理应比第七个字要困难几分,但惊奇的是他并没有这种感觉,甚至他还觉得比第七个字轻松了一丝。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他非比寻常的悟性,每写一个字都是一分功法意境,他之前连写七个字,这七分意境尽数被他以自身悟性吸收,对锻心理解更深,自然就轻松了。

    然而这些他并不知晓,他只是微微惊喜,就开始写第九个字。

    他没有奢望第九个字继续给他惊喜,事实也正是如此,这个字又难上几分,虽是如此,有了经验的他倒没有之前的狼狈。

    就在他落下笔想要写第十个字时,“嗡”的一声在他脑内炸开,当日被周丹山用登凌风镇压的感觉再临,身负泰山!

    一阵灵力流光笼罩了他的身躯,那不是兽魂灵石的灵力,更不是他自身的灵力,而是天地灵力!

    就好似天地都在阻止他继续书写功法,这便是非大能不可书写原因之四,乃大能之密,就算小云也不见得知道。

    塔界规则阻止功法流传!

    这规则不似其他塔界规矩那般强硬、违者必死,但其中压力使得刻录者书写困难增加一倍!

    并且这只是开始,每逢字数上升十,书写困难倍增的情况会再次来临,而下一次,便是在十九字的基础上增加一倍!

    锻心功法通篇五百三十字,这种加成将会有五十三次,这种压力别说是分神期以下,就算是普通分神期恐怕都会望而却步。

    “唔!”

    一丝强忍着的呻吟从尚景星口中传出,哪怕此时他也顾忌着小云的存在,不愿把她吵醒。

    他咬着牙,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落下,滴在纸上,浸湿了纸张,唯有已经书写完成的字上流转着灵力波动,将汗水排开,不允许其模糊自身。

    他的双眼有血丝蔓延,他的身躯不停的颤抖,他的牙床因紧咬而有鲜血渗出,即便如此,他依旧在写!

    丿。

    第一笔完成了,其艰难程度比之前九个字总和还要困难几分。

    手继续在动。

    丶。

    一个如此简单的笔画,他用了足足半盏茶时间,他整个额头已经汗水密布,刘海尽数湿透黏在脸上,甚至干扰了他的视线,但他无力去管。

    第三笔落下!

    丶。

    还是一个点,依旧如此简单,代价是他的精神力彻底干枯,两眼一阵发黑险些晕过去,眼皮低垂,好似下一秒就会合上,近似于普通人十天没有睡觉的感觉环绕着他的全身。

    此时此刻,一个他从未有过的想法跳入了他的脑中,放弃,是的,他想放弃,非常想,他恨不得现在就丢下笔,撕了眼前的纸,然后倒头就睡。

    可是……

    他不能!

    他的脖子犹如没有上机油的木偶一般,艰难的转向了右方,入目是小云安详的睡颜,心里想着的却是那日山洞中,小云睡梦中不安的哭泣。

    我不能放弃!

    他如此在心中咆哮着,他的愿望很简单,非常简单,至少要让小云能够每天安稳的入眠,仅此而已!

    如此想着,一最后一笔被他写了下来,第十个字完成!

    那是一个‘心’字!

    他嘴角虚弱的一勾,看来一眼自己刚刚写完的字,随后整个人倒在了桌子上,昏迷过去。

    房屋之内渐渐寂静下来,时间慢慢流逝,桌上的灯也熄灭了,唯有那‘心’字光芒流转,一如尚景星的心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