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九章 唯一的亲人

    时间一晃数日过去,这几天尚景星都没有出门,而是在房内养伤,他身上的新老伤势实在太多,这一次也算难得空闲一起养了。

    不过,养伤这段时间对他来说可谓是一种折磨,原因在于小云。

    这并不是说小云照顾的不好,小云照顾人的本事自然没话说,同时也不是第一次照顾他了,真正让他感到折磨的是……

    “尚景星。”小云坐着床边,小手撑着下巴,手肘抵在床沿,百无聊赖的看着尚景星。

    “恩。”尚景星的声音毫无起伏,半死不活。

    “你以后不准赶我走,知道吗?”小云说道。

    “恩。”

    得到答案,小云似乎满意了,不再开口。

    半柱香后。

    “尚景星。”

    “恩。”

    “你以后不准凶我,知道吗?”

    “恩。”

    半柱香后。

    “你以后不准对我生气,知道吗?”

    “恩……”

    又是半柱香后。

    “你以后不准无视我,知道吗?”

    “恩……”

    ……

    ……

    就这样,小云从白天问到晚上,像复读机似的,每天轮回问同样的问题。

    “你——”

    “我的小姑奶奶啊,我错了,饶了我吧,我是病人啊。”

    尚景星再也忍不住,赶忙打断小云的话。

    “我想说你饿了吗?”小云嘴角一勾,露出一丝窃笑。

    尚景星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暗道小云平时像个小大人,但在感到缺乏安全感时,她才会变得像一个十岁的孩子。

    “好了,我知道你很无聊,但是你一个人出去我不放心。明天,明天我的伤差不多就好了。到时候陪你一起出去。”

    他伸出已经恢复如初的左手,放在小云的头上,轻轻抚摸,以示安慰。

    “恩,我去让店家准备晚膳。”

    小云轻轻点头,享受般的眯了眯眼睛,随后站起身,走出了房门。

    看着小云离去的背影,尚景星心中有些感慨,小云看似毫无意义的撒娇行为,实际对此时的他极有帮助。

    他穿越至今,磨难虽有不少,但也一直顺风顺水,甚至连两只三品妖兽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前日突遇如此挫折,难免有些挫败感,虽说不上一蹶不振,却依旧沉默了几天,全是因为小云他才调整好了心情。

    不管这是小云刻意为之,还是无心之举,然而心里的那股暖流却真真切切存在,冲淡了他的负面情绪。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没有上进心的普通人,虽然到了现在已经有了一些改变,但依旧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他无法像很多穿越前辈那样,刚刚穿越就铁血无情、迎难而上、一往无前的寻找自己的道路,他之所以能走到现在,除了心里那股狠劲,其他全是因为小云在他身边。

    两人再也没提过之前的矛盾,似乎那一次矛盾非但没让他们之间出现隔阂,反而让他们关系更为亲密,也更加清楚对方在自己心中的地位与身份。

    互为唯一的亲人。

    晚膳开始,尚景星下了床,和小云一起坐在桌边一边聊天一边吃了起来。

    不得不说,和他相处这段时间,小云已经有被带坏的趋势,比如食不言寝不语的古礼,早已被小云抛到了脑后。

    “小云,威黎和你是什么关系?”

    晚膳近半,他终于问出了这个困扰自己几天的问题。

    小云表现的有些奇怪,她一度沉默下来,默默扒着饭,也不知道是不愿意说,还是在组织语言。

    良久过后,小云开口了。

    “严格来算的话,威黎其实是你的师兄。他是上一届新人选拔赛的胜出者,和你一样,让旁人费解的加入了兵心门。”小云淡淡的开口,表情之中带着恨意以及缅怀,颇为复杂。

    “还记得你加入之初,炎同方的嘱咐吗?其实当时我们都很担心你是不是会和他一样,而那些孩子又会不会觉得你和他一样。”说到这里,小云展颜一笑,看向尚景星,“当然,事实证明,我们担心过头了。你和他不一样,你和塔界的所有人都不一样,你身上有一股奇特的气质,怪异、独特,但却让人亲近。”

    尚景星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只有他心里清楚,自己哪里是什么独特了,完全是格格不入啊,自己接受的是现代教育,自然和塔界这种近似地球几千年前的文化背景不同了。

    “然后呢?”他赶忙岔开话题,不想让小云继续说这事。

    “然后啊。一开始他表现的很正常,为人虽说有些傲慢,但也不会让人心生厌恶。直到半年后,一切都变了,他发现了自己的天赋和旁人不同,好的超乎寻常,乃天骄之资,他对门人的态度彻底转变,不说顾老和小敏他们,就连那是刚刚当上掌门的炎同方,他都不放在眼里,同时……”

    小云突然停了下来,似笑非笑的看向了尚景星。

    “后面怎么了?”被小云看的有些发毛,尚景星不解的问道。

    “同时,他对‘冷艳动人’的冷冰凝展开了近乎疯狂的追求。”小云咬着牙,刻意加重语气,一副愤恨不已的样子。

    尚景星翻了个白眼,他万万没想到,威黎和自己不只是渊源颇深、经历相似,是仇敌的同时,甚至还是情敌!

    “我说,你这什么语气啊……”

    他自然也听出了小云怪异的语气。

    “她抢走了我爸爸,还不允许我不爽啊。”小云撇过头,不爽的嘀咕了句,不小心把自己心里话说了出来。

    “噗!”尚景星一口米饭喷出,险些没呛死,以他此时的修为,小云的话自然是挺的清清楚楚,“你说啥?”

    “没什么,反正你不用担心,你家冷冰凝对他不苟言笑、爱答不理的就是了。威黎在第一层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时我和冷冰凝都只是偶尔下来第一层。”

    “接着说,在那之后一段时间,锻心门,也就是我和冷冰凝所属的第五层门派,兵心门的上属门派,和敌对门派展开势力战,被灭门,我父亲身为掌门哪怕在最后一刻都不愿意离开,只是通知了炎同方带着我和冷冰凝逃走,来到了兵心门。”

    “也就是在此时,威黎得到消息,果断的脱离兵心门去了第三层,忘恩负义之辈!”

    说到最后,小云几乎咬牙切齿。

    的确,在他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威黎脱离了,换做是谁都会如此。

    尚景星没想到里面竟然还有这么深的故事,小云竟然还是第五层门派的掌上明珠,他在第一层都混的这么惨,实在无法想象第五层是怎么个样子。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强大的门派,竟然被人灭门了,唯有两人逃离,想到这里,他眉头一皱,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

    “那个门派为什么要灭锻心门,又为什么你和冷冰凝到了兵心门就没事了?势力战不是遍及整个门派吗?”他如是问道。

    “因为塔界规则,塔界不允许门派在势力战后,对其下属门派出手,一经发现,将会由所属层次的四名层主发出讨伐令,严惩不贷!”

    尚景星恍然大悟,随即一阵心悸,他想到另一个可能,同时他也为自己没有回到兵心门原址,而是住客栈感到庆幸。

    “小云,你知道是哪个门派灭了锻心门吗?还有,兵心门灭门,凶手是谁!”他严肃的看着小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