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八章 刻骨之恨

    “不可能!”

    尚景星一字一顿极为艰难的开口,双腿处已经开始出现一片“咯吱”声,那是骨骼、肌肉撕裂的声音,但他依旧靠着自己坚韧的意志,没有跪下!

    他这样开口在旁人眼里极为可笑,塔界不同情弱者,但他依旧这么做了。

    他这样的行为同样可笑,如若他在此时交出登凌风,并且跪地磕头,苦苦哀求,当着做多人的面,威黎也不会做得太过。

    可是他不能!

    他的脊梁依旧挺直,他的双膝纵是不堪重负,仍旧没有跪下,登凌风他可以交出,自断左手也不无不可,即便是修为废了也就废了,他还会找到其他的办法继续修行,但唯有小云,他无法舍弃!

    这是他答应炎同方的,这是他答应自己的,这是他的誓言!

    这,就是尚景星!

    “我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人可以拒绝。”

    威黎淡淡的一笑,冷声开口,话语中透出的一股霸道之意,极为清晰的传遍四周,他微笑时身子向前迈步,右手抬起,其他手指收拢只留食指与中指并在一起,形成剑指,随意的朝尚景星方向一划。

    刹那间,狂风呼啸,席卷整个街道,吹动着所有人的衣衫。

    尚景星身子犹如被禁锢,金丹期的威压从四面八方袭来,将他牢牢的束缚在原地,根本就无法动弹分毫。

    身躯被束缚,剑气迎面而来,死亡环绕着他,下一秒他就将身首异处!

    然而就在这时,尚景星的储物袋剧烈晃动,登凌风强行从里面飞出,漂浮在他身前,土黄色的光幕瞬间出现,将他笼罩在内,为他挡住剑气和威压。

    轰!

    一声轰鸣,剑气与光幕相撞,结果是剑气消散,而光幕暗淡下来。

    威黎神色如故,再次迈开步伐,第二步落下,随意的犹如挥手般划出第二道剑气。

    “嘭”的一声,本就暗淡的土黄色光幕一阵扭曲,接连闪烁了五下最终破灭,与此同时登凌风上的神光也暗淡一分,自动飞回了尚景星的储物袋中。

    一道鲜血从他的嘴角留下,失去光幕,金丹期的威压再次降临,身体不由自主的一沉不停的晃动,好似下一秒就会摔倒在地,可他还是死死的咬着牙,颤抖的站在那里,绝不屈服!

    他看着威黎的目光阴沉到了极致,左手紧握,指甲已深深刺入肉中,一片血肉模糊。

    “再好的法宝,也要看人。”

    威黎的笑容依旧淡漠,迈出第三步,走到了尚景星的身前,几乎贴着他脖子划出了第三道剑气。

    小云想要上前,却被尚景星死死护在身后,在众人以为他下一秒就要身死时,旋风与山峰的虚影出现在他眼中,土黄色的旋风出现在他周身,狂暴却风平浪静!

    轰!

    手指与旋风相撞,两者僵持了一秒,随即旋风就犹如被戳破的气球,爆炸开来,而威黎右指被刮掉了一层血皮。

    尚景星脸色惨白,一口鲜血再次喷出,身子颤抖却无法移动分毫,威黎金丹期之威比鹰狐不差多少,直到此时他才明白自己能从两妖大战中活下来,是多么的幸运。

    “死吧。”

    威黎改划为点,剑指笔直点向尚景星!

    尚景星阴冷的盯着威黎,从拒绝威黎开始,他便没有再开过口,没有咆哮,没有怒吼,有的只是犹如古潭般沉默,双眼被血丝布满,左手血肉模糊,身子几乎被磨碎。

    “够了!”

    小云使用项链中的灵力,强行挣脱尚景星的右手,撑开双臂,义无反顾的挡在了尚景星和威黎之间,威黎的指尖几乎停在她的鼻尖,堪堪停下。

    “威黎,你除非杀了我,不然别想伤景星性命!”

    小云神色决然,她决不允许自己最后的亲人死在自己面前,不能同生,那便同死!

    威黎一愣,心中有些犹豫,他极好面子,不愿被人说背信弃义,但要让他此时收手,却也骑虎难下。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最好的台阶出现了,一个人影从市集另一端跑来,直到威黎身旁才停了下来。

    “大人,那个洞窟找到了。”

    威黎洒然一笑,淡淡的看了一眼小云说道:“这次便给你一个面子。”

    随即他又看向尚景星说道:“你的命,就先放你这,待我处理完要事,便来取回我的东西。”

    说完,威黎转身离去,衣衫飞舞,好一派风度翩翩,手中之剑衬托的他犹如画中剑仙。

    威黎走了,走的轻描淡写,好似之前的一切都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一个日后与交好师兄弟饭后闲聊的笑料,仅此而已。

    至于尚景星的目光,他浑然不在意,蝼蚁岂能撼动巨树,甚至要不是他还需要从尚景星那得到登凌风,此时早已忘记了这个在他看来无足轻重的蝼蚁。

    周围的人群再次随着威黎的离开而移动,女修目中一片痴迷,其他修士亦是神色带着尊敬,九成九的人都没有再看尚景星一眼,似乎已然忘记此地还有他的存在。

    这些尚景星都没有去在意,他以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塔界的残酷与扭曲他早已心知肚明,只是这并不代表他会忘记造成这一切的威黎,会忘记这……

    刻骨之恨!

    随着威黎的离去,尚景星身上的束缚消失了,他身子一软剧痛险些使他摔倒,但他咬牙坚持。

    小云马上扶住尚景星,同时好似感受到尚景星心中的那份孤寂,她轻轻开口道:“你还有我,你是我唯一的亲人,我永远会在你身边,只是你不许再赶我走了。”

    尚景星闻言一愣,深深的看了小云一眼,是啊,在塔界无亲无故的他,小云又何尝不是他唯一的亲人。

    “好,以后的修行路,我们一起走!”

    他扯了下嘴角,想要微笑,不想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身子一阵摇晃却狠狠咬牙坚持住。

    “走吧。”他虚弱的说道。

    “恩。”小云轻轻点头,扶着尚景星离开。

    尚景星抬起剧痛如要粉碎的双脚,沉默的一步一步走向远处,他的汗水已经打湿了衣袍,每一步迈出的疼痛都让他如遭电击。

    不远处看着这一切的白衣男子,张开口似要说些什么,但最终没有开口,只是目送两人身影越走越远,这一刻他好似看见了一头受伤的凶狼,与一头年幼的小狼,互相依偎,渐渐远去。

    离开途中,小云想和尚景星回兵心门的驻地养伤,却被他阻止了,无奈之下小云只能带着他去附近的一家客栈住下。

    进入屋子,当房门关上的那一刻,他再也无法承受,整个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昏死过去,惹得小云一阵惊慌失措,发现他只是昏过去才算松了口气。

    他这一昏迷,就是整整三天,当三天后尚景星睁开了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浑身刺痛,到处都是绷带。

    他忍着疼痛坐起身,期间牵动了伤口,数处绷带再次被染红,一阵剧痛再次席卷向他,对此他一声不吭,只是喘着粗气,默默的坐在那里。

    “尚景星你醒了?!”小云端着一盆水推门进来,发现尚景星醒来,马上放下水盆,快步到床边,“身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点?你怎么坐起来了!快躺下!”

    小云一口气说了很多话,弄的尚景星哭笑不得,他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随后缓缓低头,看向自己的左手以及全身。

    “我的那套衣服呢。”

    尚景星淡淡的开口,声音虚弱的犹如溺死之人。

    此时他身上穿着的已不是兵心门的门派服饰,显然是小云这两天买来为自己换上。

    “在那里。过两天我拿去扔掉,太破了。”

    小云伸手一指,指向一边的桌子,满是血迹的衣服正在那里。

    “留着。”

    说完,尚景星重新躺下身,闭上了双眼,开始休息。

    他声音虚弱犹在,但透出无与伦比的坚定,他要留着这套衣服,时时刻刻提醒自己,紧记那日之恨。

    终有一天,他要将这份屈辱连本带利、数倍讨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