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七章 直面金丹

    尚景星刚离开没多久,白衣男子便敷衍了另外两人追了上来把他叫住,他有些不耐,但看对方面色诚恳,也只能强压急切的心情,听白衣男子想说些什么。

    很快,他就为自己这个决定感到庆幸,无他,白衣男子追上来就是清楚他初入塔界,对很多事都不太了解,尤其是威黎此人,之前人多不方便说的话现在尽数告知了他,比如威黎的信息,以及白衣男子通过自己看见的那一幕,判断楚风和威黎并不算融洽,这两点。

    白衣男子知道他急切,说完便马上告辞,尚景星再次表示感谢,将这个人情记在心里。

    他心中有了计较,深知此行凶险,金丹期他不是没面对过,甚至还杀过,但这一次完全不同,他必须仅凭自身直面金丹期,可谓十死无生,只是为了救小云,他依旧义无反顾!

    他再次在屋顶上狂奔,双目不停的朝着街上扫视,寻找小云的身影。

    楚风此时正在狐假虎威,丝毫不担心有巡逻的城卫或多管闲事的人前来阻拦,甚至他还有心想让整个起始城的人都知道自己攀上威黎的大树,走的极慢。

    有这样的因素在,尚景星很快便追上了他们。

    他看见了楚风嚣张跋扈的模样,哪怕近日因为兵心门被灭门之事,城卫明显增加,也无所顾忌,他右手上有一圈齿痕,明显是小云所咬,具白衣男子所说,当时楚风想要对小云动手,却被威黎阻拦,那时的表情极为憋屈。

    他看见了一身灰衣、神态倨傲的威黎,阳光洒在他身上犹如暗幕,而他却好似一柄利剑划破暗幕,带来夕阳,宛若剑仙,人群环绕簇拥远远的随着他移动,其中大多数年轻女修士目光皆是痴迷的看着威黎,纵然市集拥挤,道路也不算宽阔,但人们依旧自觉的空出很大一块地方,不敢接近,是畏惧,也是尊敬。

    他还看见了小云的右手被楚风紧紧抓着,面露痛苦之色想要挣扎却又无力的样子。

    一股怒焰涌上心头,他清楚这一次或许是自己修行至今最为危险的一次,哪怕是森林一行也略有不如,但他依旧没有犹豫,一跃而起,右拳高举,全力施为之下,虎虎生威,同时左手拿出宝剑,狠狠的竖劈下去。

    此时楚风正是得意的无以复加,自认为达到了人生最高峰,哪怕之前有着自己叔叔撑腰,他也不敢在城中如此嚣张,盖因此城有严龙这个赌屠将军在,但现在不同了,有威黎在身旁,严龙虽说不至于怕他,却也不愿意轻易得罪。

    试问在这样的情况下,楚风又怎么可能想到有人会明目张胆的偷袭他呢,于是就他在这样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尚景星的拳到了,这一拳如果打中,别说重伤,楚风极有可能直接身死,不过他是幸运的。

    威黎早在尚景星跃起时就发现了他的存在,威黎虽不待见楚风,但还需要其为自己办事,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楚风被杀,更何况是在自己面前,他轻描淡写的一指,一道劲气迎上尚景星的拳。

    尚景星看着迎面而来的劲气,露出了一丝果然如此的轻笑,他右拳动作不变,一条锁链带着一阵“哗啦啦”的声音,弯曲前行,在小云的腰间缠了一圈,同时他左手快如闪电,直接斩下!

    电光火石之间,他完成了这些动作,而这时劲气也到了!

    嘭!

    劲气与铁拳相撞,一道响彻整个市集的轰鸣声出现,尚景星只感觉自己好似被一头蛮荒巨象所撞,一口鲜血直接涌向喉咙从口中喷出,身子直接倒飞出去,同时手中的锁链也将小云从楚风身边拉走,用灵力护持小云避免她受伤。

    碰!

    尚景星撞倒人群,飞入一栋房屋之中,整个人狼狈至极。

    “咳咳咳!”

    他刚刚站起身,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便弯下腰,右手捂在口前剧烈咳嗽起来,一滴滴鲜血从他指尖滴下,甚至有些内脏的碎块被他吐出,金丹期随意的一击竟是让他直接重伤。

    “啊!”

    此时楚风后知后觉得发出凄惨的尖叫声,然而在场的所有人目光皆集中在尚景星和威黎两人身上,丝毫没有去在意他。

    “尚景星!你没事吧?!”

    小云快步冲了过来,扶住身子摇摇欲坠的尚景星,面露关切之色,顾不得为之前的事生气。

    “没事。”尚景星转过头,看着小云有些憔悴狼狈的小脸,以及她眼中真切的关系,愧疚的说道:“对不起。”

    在他的注视下,小云先是一愣,随后眼神黯淡下来,显然是想起了自己之前对她说的话,心中的愧疚更是增加一分,就在他打算继续说些什么时候,威黎突然打断了他。

    “尚景星?原来你就是尚景星啊。”

    尚景星马上转过头看向威黎,同时将小云拉到自己身后,解开她腰间的锁链。

    “威黎,看来你知道我。”

    他看着眼前俊朗不凡、气质如剑的威黎,心中不停打鼓,这一刻万分怀念鹰狐。

    通过刚刚的一次交手,不,甚至连交手都称不上,他心里清楚,就算来十个自己,也万万不是威黎的对手,但他没有选择退避,因为小云就在他身后。

    “是谁……给你资格这么和我说话的!”

    威黎神色淡漠,如剑一般的目光从他眼中射出,金丹期的威压展开,针对尚景星一人,压了上去。

    “唔!”

    尚景星痛呼一声,威黎的目光竟然犹如实质,刺入他的脑海,要不是有着万界直播的保护,这一下他恐怕直接变成了白痴,同时金丹期的威压让他好似身负巨山,双膝被迫弯曲下来,几乎就要跪下。

    “交出登凌风和兵思云,自断左手,废了修为,我让你走,不然就死在这里。”

    威黎的语气淡漠至极,好似尚景星在他眼里不过是一只蝼蚁,要杀要剐全由他说了算,给一条活路,已经是恩赐一般。

    人群的目光集中到了尚景星身上,怜悯、嘲笑、幸灾乐祸,比比皆是,除了极个别白衣男子那样的崇拜者,几乎无人为他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