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六章 起始城中,天才一人

    “原来,真正让人失望的是我啊……”

    尚景星喃喃一句后,抬起头,看向小云离开的方向,哪里还看得见小云的身影。

    他苦涩的摇了摇头,伸手一引,意指决随意施展,黑木棺材凌空飞起,反面的两根绳索弯曲前行,环绕在他的胸前完成一个绳结,做完这些,他就这么背着黑木棺材焦急的迈开步,去寻找小云。

    此时他心中懊悔极了,明知道小云极度缺乏安全感,自己竟然还对她说出那样的话,只希望小云别做出什么傻事。

    他一路跟着足迹追赶,但他毕竟不是猎户军人之类的出身,跟到一半足迹多了起来,他勉强靠着小足迹继续找着,又走了一段路,足迹更多,甚至还有些小孩的足迹,这样一来他彻底没了方向。

    他左右一看,找了几个路人询问一番,结果大多数人对他都是避而远之,就算有个别愿意和他说话的,也没从他们那里得到任何有意义的信息。

    就在尚景星茫然之时,他突然看向一侧道路,那是通往市集的方向,算是他起始城中,唯二去过的地方,抱着试试的态度,他朝着那个方向狂奔而去。

    进入市集,尚景星有些诧异的左右环视,昨日他回来时路过市集口,目光扫过,不少人皆因连续两个门派灭门而一副惶恐不安的模样。

    然而今天市集的气氛却大为不同,甚至有些诡异,清冷与热闹并重,说是清冷,原因是人不多,三三两两连往日的五分之一都不足,说是热闹,在于三三两两的人群皆是眉飞色舞的说着什么,神情激动亢奋,好似灭门风波在一夜之间被他们所遗忘一般。

    其实他有所不知,灭门风波固然让一些人产生兔死狐悲之感,但他们更多的是惧怕那个神秘的灭门凶手,怕自己门派哪天也会莫名其妙的被人盯上,不通过势力战申请直接被悄无声息的灭掉。

    如今此事已经被东一层主所知,加大了巡逻城卫,他们自然不甚担心了,再加上现在大多数人的焦点,都在于另一件事,或者说是人,一个起始城几乎家喻户晓之人,威黎。

    这个名字尚景星今日已经不知道听见多少遍了,几乎全部的人说到这个名字时,都露出了敬佩和骄傲的表情,不过这些都不是他所关心的,现在他只想找到小云。

    他目光一扫,看向了离自己最近的三人慢慢走去,想要向他们打探小云的消息,待他走近时,他们的对话也清晰传入他的耳中。

    “威黎这次回来,应该就是为了半年后的那件事吧。”

    青年男子饭后闲聊般对自己同伴说道。

    “肯定是,每一百年都会有大量天之骄子到来。最近不也是有很多门派的掌门长老进入白森林,却又重伤归来嘛。”青年的同伴回道。

    “到时候下三层,甚至第四层的天骄都会进去,也不知道威黎有希望吗?”青年男子语气中带着期盼和紧张,好似进去的不是威黎而是他一般。

    “你说什么呢!威黎肯定能胜出,一年炼气,二年金丹,他从修炼开始只用了三年就进入了金丹期,别说下三层,就是第四层中能和他比的天才都没几个。他可是我们起始城的骄傲。”

    就和青年为那威黎紧张期盼一样,从其同伴与有荣焉的语气中不难看出,这个威黎在起始城威望之高,到达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听到这里,尚景星就想上前插话,哪想到他还没开口,一名白衣男子说了句话让他尴尬的站在了原地。

    “要说天才的话,兵心门的尚景星也不比威黎差多少。”一旁一名白衣男子听见他们的对话,插了句话,看他那崇敬的表情,显然是尚景星的崇拜者。

    “尚景星?呵呵,就他的资质?此生无缘炼气期的人也配和威黎相比,他也就只能在锻体期中逞威罢了。”那名同伴不屑的表情,明目张胆的挂在脸上。

    “你!。”白衣男子闻言大怒,上前一步,几乎要出手。

    “哎哎哎,别激动,他没有恶意。尚景星是猛将,威黎则是元帅,两人不同,没有可比性。”青年赶忙拉住白衣男子,当起了和事佬,不过他话语中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同样不认为尚景星能和威黎相比。

    “哼!”白衣男子一转头,看向别处,双目一滞,满脸不可思议,愣在原地。

    “几位仁兄,打搅了,我打听个人,很快就走。”

    尚景星上前几步,丝毫不因为青年同伴的编排而生气,他先是拱手一礼,态度谦和。

    “尚景星!”

    白衣男子终于回过神来,他没想到尚景星竟然在兵心门刚刚被灭门的敏感时期招摇过市,而且还是用如此显眼的造型。

    尚景星一愣,没想到自己还挺有名,随便碰见个人就认出了自己。

    “正是在下。”

    他微微点头,迎着白衣男子热切的目光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小云不知去向,他实在没心思和陌生人打交道。

    “你是在找兵思云吗?”

    白衣男子突然看见自己的偶像,分外激动,而另外两人则面露尴尬之色,虽是在背后编排尚景星,但真正面对他时,一句话都不敢说,生怕被他一拳砸死,要知道尚景星的力量在整个起始城锻体期中,可谓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对!没错,你看见小云了?”

    尚景星激动的上前一步,目光炯炯的看着白衣男子。

    “是的,刚刚看见了,她被楚风带走了,威黎在他身旁,一个灰衣一个绿袍,绿袍那个就是势力战时站在周丹山身旁的那人。”

    白衣男子看得出尚景星心急,详细的给他说明了后,伸手一指,指向了小云被带走的方向。

    “谢谢这位仁兄!下次见面必有厚报!”

    尚景星听见小云被抓,而且还是被和周丹山有关系的人抓走,心下又是急上一分,感激得再次一礼后,不做丝毫停留,直接跳上屋顶,以最快的速度,朝着白衣男子所指的方向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