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五章 你们只是一群混蛋

    兵心门原址处,四处皆是滚滚黑烟,几天前还完好的建筑尽数倒塌,一片废墟,到处皆是血迹,没有半个人影。

    尽管在回来前,尚景星已经有心理准备,也想了很多种可能,但此情此景绝不在此列。

    “果然是这样。”

    小云平静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同时他还感到小云右手抬起,贴着他手臂,将项链中刚恢复没多久的灵力尽数注入他的体内,为他梳理暴走的灵力。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所关注的,他在意的只有一件事,小云那冷静得近乎冷酷的态度。

    啪……

    就在他想要质问小云时,一声轻响传来,他骤然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是兵心门的大门处,原本在势力战后经过一番修缮的大门,现在已经彻底被摧毁,而发出声音的仅是一块滚落的石头,只是当他目光下移时,瞳孔猛地一缩。

    倒塌的大门下,有一滩干透了的血迹,以及石块下露出的两双沾满血迹的手。

    尚景星先是一愣,随后疯了似的冲过去,跪在地上,用双手快速地扒开尸体上方的石块,由于全然忘记灵力加护,以至于双手变的鲜血淋漓。

    很快,石块全部被扒开,露出了下方的尸体,是周山派投降过来的两名锻体期其中两人,对此,他先是松了一口气,但心又马上吊了起来。

    有人死亡,代表兵心门并没有来得及逃离,而死的并不是自己心中所担心看见的那些人,也让他心中存有一丝幻想。

    他抬起头,看向了兵心门内部,那里有为数不少于十具的尸体。

    最后一丝幻想也随之破灭……

    啪……

    沉重的打击,让他连手中的石块都无法拿稳,直接掉在了地上,他站起身,摇摇晃晃走了进去,好似下一秒就会倒下。

    他首先看见的是顾老的尸体,那是一个坑洞,顾老躺在坑洞的中心,半边身子不翼而飞,虽是死了,嘴角却挂着微笑,好似为自己死前能够拉一名敌人下地狱而感到高兴。

    “尚景星,你看好了,妖牛必须如此处理,内脏可以取出,但是其他部位不能有超过百分之十的损伤,不然有可能无法获得妖牛之力,你以后会走的很远,我不在时,要靠你自己处理。”

    尚景星找了一块大木板,用锁链捆住,随后默默抱起顾老的尸体,将其小心的放在木板上,这一刻,他感觉顾老指导自己的日子恍如昨日。

    他继续走着,又看见了十几具尸体,有老人,也有周山派投降之人,他们的死状亦是极惨,明显死去使用了大威力之法和敌人同归于尽。

    到了大厅前,他看见了一具整个下半身都消失无踪、同时上半身一片血肉模糊无法辨认身份的尸体,不过观察通过衣物,他知道,这是炎同方。

    炎同方仰面躺在那里,嘴角也隐约能看见微笑,他的前方坑坑洼洼到处都是坑洞,可以看出当时战况之惨烈,然而他后方则没有半点战斗的痕迹,好似他在战斗中亦是没有忘记守护自己后方的人。

    “尚景星,你要记住,锻体期的修炼,需循序渐进,不得冒进,不然会落下暗伤,你昨天实在太冲动了。不过既然已经成为事实,我就不多说了,这是我师傅留下来用于治疗伤势的药浴材料,你今晚就用了吧。这是最后一份,非常珍贵,千万不要有下次了,切记切记。”

    尚景星伸出手慢慢的为炎同方合上双眼,他知道炎同方并没有死不瞑目,甚至为自己能够杀死更多的敌人而感到高兴,但他依旧这么做了,为得只是心中那份歉意和感激,过往的一切历历在目。

    将炎同方的尸体置放到身后有着十几具尸体的木板上,他继续前行。

    进入大厅,他的心脏好似猛地受到了重击,满腔的怒火焚烧着他整个身躯,让他近乎失去理智。

    他看见了八具尸体,八具孩童的尸体,在最前方的是小敏,她手中捏着一张符箓,应该是生前想要和敌人同归于尽,然而却被人以残忍的方式阻止,以至于纤细的小手一片血肉模糊、骨骼尽碎!

    “尚哥哥,对不起,今天还是没找到品质上佳的野牛,小敏明天也会努力的!”

    尚景星的脸上出现了一道泪痕,曾经的记忆尤为清晰,那犹如赤子般为他着想的话语还在耳边回响。

    一具具尸体被他轻缓的抱上木板,二十四,这是木板上尸体的数量。

    他无言的看了一会,随后拉着木板,完全无视身后的小云,慢慢朝着后山走去。

    后山。

    林虎葬下之处。

    今天这里又多了二十四座墓碑,以及一口黑色木材所制的棺材,正面刻写着二十五个名字。

    “顾老……”

    “小敏……”

    “掌门……”

    “全死了……全死了……”

    “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回来,我应该和你们一起战斗……”

    尚景星跪在地上,懊悔的抱着脑袋,浑浑噩噩的自言自语着。

    “冷冰凝还活着,她在那之前就被接走了。”

    小云在他身后轻轻开口,平静的可怕,眼神犹如古潭般麻木。

    “兵思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明明知道会这样,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你可以这么冷静!”

    尚景星霍然转头,冲着小云大声咆哮着,双眼之中的怒火再也掩饰不住。

    “告诉你?然后你早回来陪着他们一起送死吗?”

    小云身躯微微一颤,声音也是微微一提,尚景星的语气与目光好似一把把尖刀,刺入她的心口。

    尚景星惨笑一声,不在言语,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身前的一座座墓碑,心中对小云已经失望到了极点。

    后山极冷,天空慢慢飘下了雪花,落在他的身上,但他好似没有知觉,一切都如此寂静。

    一夜过去,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动过一下。

    “尚景星,该走了,要是那些人回来就不好了。”

    小云上前一步,拉住他的胳膊想要将他拉起,结果尚景星直接一个反手,拍开了小云抓住自己的右手。

    “要走你自己走,不过在那之前,你必须告诉我是谁做的这一切!必须告诉我你为什么明知道却不阻止!”

    他的语气极为冷漠,好似与小云行如陌人!

    小云万万没想到尚景星会将自己拍开,同时他的语气、态度和话语,深深刺痛了小云的心,触及了她最敏感的那根神经。

    “为什么不阻止?!因为他们都是混蛋!”

    “不管是我父亲,炎同方,还有你!你们都是混蛋!”

    小云的声音越来越大。

    “你们口中说着大道理,什么放不下,什么道,什么这是自己的责任!全是狗屁!全是借口!”

    “你们不过是一群不顾旁人自以为是的混蛋!”

    泪水渐渐落下,忍耐至今的情绪犹如山洪般喷发而出,这些话,这些情绪,她已经憋在心里太久了。

    “是!我一早就知道,当炎同方来问我要符箓的时候我就知道,当炎同方让你陪我去森林时我就知道,但那又怎么了?!”

    “阻止?!我阻止得了吗?!就像你,你现在不也是想着报仇,恨不得立刻冲过去送死吗?!我能阻止吗?!你们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们考虑过我吗!!!”

    说到这里,小云突然平静了下来,小脸上满是泪痕,让人心碎,我见犹怜。

    “谢谢你的生日礼物,尚景星,你就是个混蛋!你们都是!”

    说完,小云便一路跌跌撞撞的离开了,留下尚景星一人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