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四章 风波之始

    “兰山就是向这个方向离开的,我想他在起始城生活数十年,应该不会迷路吧。”

    尚景星牵着小云的手,漫步于森林中,心里有些好笑,进入森林也不是一两天了,但皆是亡命狂奔,真正像现在这样正常赶路的情况却是少之又少。

    “下次有机会,我们来这里玩吧。你说呢小云?”

    他看着自从返程后,就一直沉默不语的小云,没话找话起来,虽然远处火海不停蔓延的景象完全看不出有可以‘玩’的地方,尤其是他还是造成这一幕的罪魁祸首之一。

    小云依旧不言不发的走在他身旁,手中的小手时而握紧时而松开,似乎显示着其主人复杂而又不安的心情。

    尚景星心中轻叹一声,不再搭话,脚下步伐加快,专心赶路。

    就这样,一天过去了,两人找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依旧是尚景星守夜,天气已然入冬,夜晚更是极为寒冷,不过,这对体内具备灵力的他来说,丝毫不是问题。

    他坐在火堆旁,右手轻抚着小云的秀发,使小云好似做着噩梦的痛苦表情稍有好转,左手不停的吃着肉干,与药酒,用灵力帮助催发,治疗伤势的同时也提高了进食牛肉的速度,意指决操控着呲铁的锁链在周身盘旋,当做练习,由于怕惊醒小云,所以操控难度比平时要更大许多,训练效果也更好。

    他就这样坐了一夜,将踏火妖牛进食完毕,具备七十三牛之力,在第一层锻体六层中,史无前例。

    这还不是重点,最重要的一点在于,铁角妖牛他还没吃,若是将其进食完成,他将具备百牛之力,到那时只要他找到对应的功法,将百牛之力凝成一条绳,化为一龙之力,可堪比人形妖兽!

    不过他并没有选择继续进食铁角妖牛,接连不断吃了一晚上的肉,即使是有着灵力帮助消化,依旧让他涨得难受,一看到肉就有种想吐的感觉。

    当第二天的第一缕阳光照下时,他站起身,动作尽一切可能的轻缓,走到了一个可以看见小云但又不会吵到她的位置,放出多条锁链,开始熟练意指决。

    一切忙完后,他在不远处的小溪里梳洗一番,并且为小云带了些清水。

    小云已经醒来,但却不知为何曲着双膝小脑袋埋在膝盖里,呆呆的坐在原地,娇小的身体微微颤抖。

    踏踏……

    尚景星焦急的快步上前,扶住小云的身体,担忧的问道:“小云怎么了?!”

    哪想到,小云非但没有任何回答,反而扑到他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呜呜呜,我还以为你不见了,呜呜。”

    “没事的,我在这里,一直都在,不要怕。”

    他实在没想到小云如此缺乏安全感,如此依赖自己,连忙轻轻抚摸着小云的后面,安抚着她。

    时间慢慢过去,小云终于停止了哭泣,尚景星为她擦干了眼泪,刚想开口安慰,结果却见小云已经板起了小脸,又恢复往常小大人的模样。

    他无奈的耸了耸肩,将自己带回来的清水和水果交给小云。

    一盏茶后,小云在他的注视下完成了梳洗、吃完了水果。

    “走吧。起始城不远了,太阳落山前,我们就能赶到。”

    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站起身说道。

    然而就在他想要迈开步子赶路时,小云拉住了他。

    “景星,我们不回去好吗?我们去东一城,好吗?”小云低着头,弱弱的说道。

    尚景星眉头紧皱起来,这是第一次他对小云升起了一丝怒意,他不知道,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小云对于兵心门可能出事这件事抱有如此态度,从势力战开启前的表现就可以看出,小云对兵心门的感情非常深厚,只会比自己多,不会比自己少。

    “小云!你到底怎么回事!你明知道兵心门出事了,为什么要阻止我回去!”

    他声音猛地一提,语气之中甚至带着责备,看着小云等待着她的答案,可惜小云依旧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样子,对此,他心下一恼,深深的看了小云一眼,转身便快步向着起始城的方向走去。

    小云站在原地,看着尚景星的背影,一滴晶莹的泪水在眼眶中滚动,随后慢慢滑落脸颊。

    “因为我只有你了啊……”

    轻轻的一声呢喃飘荡在森林中,无人听见,而其主人则已经快步追上了前方的那个背影。

    午时。

    有两个身影从森林中走出,让守卫的人一阵紧张,毕竟最近森林之中不太平。

    不过守卫们虽是紧张,但也并不担心,他们的信心便来自于自己等人统领,严龙。

    严龙自然也看见了那两个身影,而且以他的目力,看得更为真切,一时之间表情也变得复杂起来,来人正是满脸急切的尚景星和亦步亦趋紧跟在他身后的小云。

    以尚景星的速度,很快就到了城门下,他在起始城也算是小有名气,因此并没人去拦他检查,他也乐得如此,不然以他现在的心情,很难说会做出什么事来。

    快步走入城门,期间严龙似乎想要对他说些什么,但他没有理会,只是简单的点头示意一番。

    进入城内,他快马加鞭的奔向兵心门的方向,一路上几乎所有人都对着他和小云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待他看去时又好似碰见瘟疫般逃开了。

    这些人的表现为尚景星平添一分不安,他脚下的动作也不由自主的再次加快,甚至本能用上了灵力。

    半盏茶后,兵心门大门前的景象便映入他的眼帘,也在这一刻他整个人如遭电击般呆愣在原地,气息变得极其不稳。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不可能……不可能。”

    喃喃自语间,他的灵力不受控制得狂涌而起,头发和衣服皆是无风自动起来,不同于入魔丹所形成的灵力,那终究是他的道台粉碎而来,与他有些关联,但鹰狐的灵力完全不属于他,在此时情绪激动时,顿时暴走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