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十二章 论附身的好处(2)

    战场之上,火龙硕大的头颅彻底成型,腾飞在空中,大小比之此时的登凌风竟只小了一两圈而已。

    龙头巨口开合间,有犹如岩浆般炽热气息扑面而来,燃烧了空气中的水汽,形成一片薄雾,空气变得干燥,让本就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的呲铁,呼吸更为困难。

    “三龙相噬!”

    尚景星扬声高喊,面容也在这一刻变得严肃起来,这法诀他只看了一次,借着被附身的优势勉强能够打出,但必须要一万分的认真。

    不过他想要认真,却别人会让他如愿,就比如鹰狐。

    ‘怎么会呢,为什么呢,我明明只能演化两条火龙的,难道是因为附身的关系吗?’

    鹰狐虽是被踢到了脑海深处,但是这阻止不了它在尚景星心中碎碎念,摆明是看出他法诀不熟悉,要进行干扰。

    尚景星法诀刚刚打了一半,火龙头颅刚刚开始动作,被鹰狐这一干扰险些失败。

    “闭嘴!鹰狐别逼我把登凌风自爆了!”

    他怒吼一声,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此时身体控制权在他,想要自爆登凌风完全由他说了算。

    而他这一发飙,鹰狐直接怂了,没有了声响,憋屈的咬牙切齿。

    “哼!”

    他不屑的哼了一声,继续掐动法诀,同时心中对鹰狐的鄙视到了极点,他虽然是在抢怪,但换了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人都明白,呲铁由谁来杀都是一样,对他们双方都没有任何损失,然而鹰狐却因为不忿,蠢得在这时候干扰他。

    很快,法诀完成了。

    呼!

    风声呼啸,龙头一阵摇晃,仰头大吼一声,巨口猛张到极点,朝着正纠缠在一起的两龙咬了下去。

    龙头的体积比之两条火龙加起来还要大,它这一咬,两龙竟连挣扎的动作都无力做出,直接被龙头吞入腹中。

    噗……

    一声闷响、犹如火焰被扑灭的声音从龙头口中传出,两龙被吞下后,仅是翻腾了几下便消散了,唯一证明它们曾经存在过的证明,是龙头齿间飘溢而出的一缕缕火焰。

    下一秒,吞噬两龙之后,龙头后方火焰澎湃,慢慢有龙躯、龙爪演化而出,成为一条完整的火龙,而体型没有小上分毫。

    “吼!”

    火龙长吼一声飞上天空,吼声之中充满了喜悦之情,它在天空翱翔一圈后,慢慢飞回,落到尚景星的脚下,托住自己的主人,极具灵智。

    这便是九龙吞珠之术强悍之所在,火龙之间互相吞噬,每吞噬一头力量倍增,尚景星取巧仅演化一个龙头,轻易吞噬两龙,获得四倍的增幅,而接下去则是只需要,吞珠!

    “吞!”

    尚景星淡淡开口,他右手抬起,朝着呲铁轻轻一指。

    根本不需要任何法诀操控,火龙得到命令,身上的火焰龙鳞一张一合,一阵热浪呼啸翻腾,推动火龙巨大的身躯快速飞动。

    下一瞬,火龙便载着他来到了呲铁身躯,巨口一张,身躯和地面近乎一个直角,以上至下,直接将呲铁吞入口中,这期间呲铁只能绝望的看着火龙与尚景星,做不出丝毫的挣扎。

    轰轰轰!!!

    火龙化作一团巨大的火焰,轰然爆鸣,响彻天地,深坑再次下降数尺,范围更是直接增加了一里,火海遍野,恐怕不出几日,这片森林都有可能直接被烧为灰烬,仅仅只是达到三龙相噬阶段就有如此威力,九龙吞珠之术不愧为高级功法。

    深坑的中心,火焰渐渐散去,露出呲铁庞大而焦黑的身躯,毫无声息,而呲铁尸体旁,则是一个相比之下近乎渺小的身影,这个身影毫发无损,正是尚景星。

    作为火龙的操控者,面对毫无还手之力的敌人,尚景星自然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此时他正抚摸着呲铁焦黑的尸体,心情激荡之下,满脸兴奋。

    终于。

    终于结束了。

    自进入这片森林开始,他就没有一刻安心过,不过收获却是让他欣喜万分,只要找到正确食用呲铁的办法,他便有了第一层无敌的底气。

    ‘既然你已经得到了这断金荒牛的尸体,那交易也结束了。’

    鹰狐的声音在尚景星心底突然想起,让他回过神来,他清晰的感觉到金丹期的修为正在消退,鹰狐正在离体。

    “等下。”他开口道。

    ‘你又想干嘛?’鹰狐不安的问道。

    “你先回复下灵力吧,没有灵力多危险。”尚景星状若好心的说道。

    “你到底什么意思?”鹰狐的不安更为强烈,打死它都不相信尚景星会关心它的死活。

    “你怎么可以怀疑我的好心呢?”

    尚景星表情突然一变,好像自己比窦娥还冤,看得鹰狐心里一阵发毛,就连小云看着都感觉假。

    “我可是真的关心你,不过,你离开前能不能给我留点灵力呢。”

    他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正目的。

    “做梦。”鹰狐声音尖锐的怒吼一声,险些被气疯了。

    “没得谈了咯?”尚景星一秒变脸,眼神变得戏虐起来。

    “想都别想。”

    “自爆。”尚景星淡淡的说道。

    杀手锏再出,鹰狐顿时好像吃了一窝蟑螂一般,憋屈极了,要不是此时它在尚景星体内,不然脸色定然铁青无比。

    就这样,一场威胁结束,又一次以尚景星胜利为告终,鹰狐逼于无奈开始恢复灵力。

    尚景星收起呲铁的尸体,拍了拍小云环抱着自己脖子的小手,等小云从自己背后爬下来后,他盘膝坐下,面不改色的将左肩处的锁链拉出,随后把最后一颗血气丹丢入口中。

    他没有运功疗伤,而是乘着鹰狐恢复灵力,注意力不在他身上时,将万界直播打开,意念探入其中,阻碍鹰狐探查自己的想法,防止它发现。

    做完这些后,他放心了不少,右手偷偷深入储物袋中,抓住了那枚恢复大半的定风剑法玉简,他没有将其拿出,保持着这样的动作,避免一切被鹰狐发现的可能。

    以这枚玉简的恢复程度,已然可以进行一次记忆,不过经过他仔细观察,发现上面的裂纹并不算少,占据了玉简三分之一的面积,比他之前学习时要多上一些。

    ‘如果现在使用,我很可能只有一次学习的机会。’

    他皱着眉头思索了一番,最后还是当机立断,选择现在学习,用一部牵连极深的高级功法,去赌这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心里有了决断,他迫不及待的将灵力注入定风剑法之中,开始自己第三次学习。

    他这样的选择并不是突然的莽撞,完全是因为受到之前偷师九龙吞珠的启发,他自信这次必定能够学会定风剑法。

    无他,鹰狐附身后,他的精神力,简直就像是换了个CPU一般,强大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