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八章 ‘鬼上身’体验日

    战斗再次展开,这一次尚景星也参与其中,不过他的加入,其实和没有加入并没有什么分别,他背着小云被迫跳下了树,一手持巨弓,一手持长箭,拉了个满月,对准呲铁,严阵以待,却又迟迟无法射出。

    他到底是出工不出力,还是等待时机,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反正鹰狐是信了。

    原因在于他刚刚的打岔,导致战局出现了极大的变化,呲铁利用那一段时间想出了针对鹰狐的办法。

    其一,不停的攻击尚景星,以此让鹰狐不得不一次次顾此失彼。

    其二,或许是受到了尚景星的启发,呲铁一刻不停的利用泥土制造出材质特殊的锁链,缠绕着周围的树木,层层叠叠,密密麻麻,不下千根,犹如蛛网般封锁了这片区域,使得鹰狐的空中优势无限缩小。

    呲铁智慧之强,让尚景星感到威胁的同时,又不得不佩服,它的智慧在这个境界的妖兽中,实属罕见,它虽口不能言,但是和能说话、看似奸诈的鹰狐比起来,强了不是一星半点。

    ‘神话级妖兽果然不是说说而已。’

    尚景星举着巨弓,眉头紧皱,看着周围不停增加的锁链,以及不断缩小的活动空间,有些犯难了。

    呲铁意想不到的反击使得他的计划被打乱,他知道,自己必须尽快想出对策,不然长久下去,不出一盏茶时间,鹰狐必死无疑,而鹰狐死后,他和小云皆难逃一死。

    “尚景星,你快想办法!”鹰狐也急了。

    “我只是一个灵力用一点少一点的锻体期,能有什么办法。”尚景星直接把之前的话还给了鹰狐。

    不过,他嘴上虽是这么说,但心里却是有些焦急,绞尽脑汁的想着破局的方法,之前要不是看鹰狐压制着呲铁,他才不会提出交易,而是带着小云转头就跑,结果现在反而把自己套了进去,想走都走不掉。

    又过了一盏茶时间,鹰狐和尚景星、小云三人的活动范围更加缩小,直径范围已经不足十丈,两兽身上再添伤势,原本只是轻伤的鹰狐,因为几次的过于急躁,伤势已经不比呲铁好上多少。

    困局,困境,危局,都可以用来形容此时的情况,然而尚景星却是眼珠子一转,笑了。

    ‘时间差不多了,再拖下去,鹰狐怕是要丢下我们自己逃了。’

    实际上,早在半盏茶前,他就想到了对策,甚至通过和直播间里的众人交流,有了战胜呲铁后对付鹰狐的办法。

    而他之所以一直在等,并不是出手的时机未到,而是在测试鹰狐的忍耐极限,他需要知道自己的重要性到底有多少。

    并不是可以以生命去冒险的程度!

    这便是他的结论。

    那件事或许的确对鹰狐很重要,但不足以让它以性命去换。

    鹰狐几次试图突破周围的锁链网逃离,都丝毫没有带走尚景星和小云的意思,显然是打算用他们做诱饵,供它逃离后拖住呲铁,哪怕只是一秒,对鹰狐来说都足够了,不过可惜的是,它一直没能成功逃离。

    “鹰狐,我有办法了。”尚景星娓娓道来,语气不急不缓,丝毫不像是面对生死危局的人,淡定非常,只是他说的话,却是让旁人惊吓不已,“我要你对我附身,并给予我身体的完全主导权。当然了,我还要你对塔界发誓,在此间事了后,你必须脱离附身状态,不留一丝一毫的暗手在我身上。”

    “不行!”

    鹰狐拒绝的极为干脆,让尚景星一愣,不过一愣过后,却是狂喜在他心中滋生,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对鹰狐已经有了初步了解,在这种情况下它还能如此干脆的拒绝,必然事关重大,牵扯极深,对它非常不利!

    而对它不利的事,那对尚景星来说就是有利,毕竟之后他很可能要独自面对鹰狐这个金丹期妖兽。

    “你可想好了,你或许不认识此兽,以为他只是什么断金妖牛,但我却非常了解它,它名为呲铁,它所制造出来的铁可不普通,凭你一人无法短时间内打破,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要求,今日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他劝诱着鹰狐,脸上丝毫不露喜色,反而是忧心忡忡、极具暗示性的看向了呲铁和周围的链条。

    旁人根本无法从他脸上看出他心里的打算,尚景星从小便是孤儿,毕业后上班数年,他一直都是孤身一人在摸爬打滚,不管是察言观色,还是不动声色,他都做得极好。

    鹰狐面色难看,一时之间犹豫极了,尚景星想得并没有错,附身这事的确事关重大,直接关系到他是否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那件东西。

    和发誓或者给予控制权无关,发誓内容不提,鹰狐当初附身周狐的时候,一样和周丹山发誓了,也一样在一开始将控制权交给周狐了。

    鹰狐之所以犹豫,完全是因为它的功法,对每个人附身一生只有一次机会,一旦使用了后,它便再也无法对尚景星进行附身。

    虽然除附身以外它还有的其他办法达成自己的目的,但谨慎的它一直觉得附身才是最保险的办法,因为一切都在它的掌控之中。

    ‘登凌风还在尚景星手上,现在这种情况下,我绝对无法抢到手。’

    鹰狐本是准备放弃登凌风放弃那个宝物,可被尚景星这一提,它的贪念又一次涌上,能够活命又能得到那个宝物,它自然更乐意有这样的结局。

    尚景星在一旁观察者鹰狐的一举一动,将它的脸色变换尽收眼底,心里胸有成竹,他知道鹰狐一点会上钩。

    果然,没多久,鹰狐便一脸纠结的答应了。

    “好吧。以塔为誓,我鹰狐附身尚景星,主导权完全交由他,并且在杀死呲铁后,取消附身,不在他身上留下任何后手。”

    它很干脆的向塔界发誓,两人上方出现了一根黑色虚线,缠绕在一起,形成一团黑色水团,水团铺展开来犹如墨海,将天空染成了黑色,一个金色的“誓”在墨海中沉浮,金光大涨,照亮了大地。

    下一秒,金字、墨海消失天空回复了本来的颜色,两缕黑线分别朝着鹰狐和尚景星飘去,缠绕住他们的脖子,誓约成立!

    尚景星抬起右手,摸了摸脖子上的黑线,他能感觉到,如果自己有任何违规的情况,这黑线都会在下一瞬间将自己杀死。

    他双目低垂,这件事虽是他提议,对他也没有任何坏处,但这种被某种存在监控、并且规定必须去做某事的情况,让他有些不爽。

    “开始吧。”

    将心中的情绪抛开,他淡淡的开口。

    鹰狐闻言点了点头,口中火焰更加剧烈,化作一头猛虎,朝着呲铁扑去,短时间牵制住呲铁,而它则乘着这段时间,一扇翅膀,快速朝着尚景星的后背俯冲而去,一眨眼功夫便到了近前,钻了进去。

    尚景星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并不是他对鹰狐完全放心,而是根本反应不过来。

    而待他反应过来时,鹰狐已经钻入了他的体内,剧烈的变化在他的体内出现。

    这是翻天覆地般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