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七章 豹胆都不够吃了

    “尚景星你疯了吗?!这时候回去,是想要送死吗?!”

    小云在尚景星耳边大声叫喊着,看她那气急败坏的模样,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准备拳打脚踢了。

    “鹰狐不敢杀我,或者说不愿意杀我。”尚景星断言道。

    小云翻了个白眼,小手伸向他的额头,想看看他是不是发烧了,要不是的话,就只有疯了这一个可能。

    “别闹。”尚景星轻轻拨开小云放在自己额头的手,随后说道:“当你排除了所有不可能,剩下的那个,无论多么难以置信,都必然是真相。”

    “这个鹰狐表现的很怪,仔细回想就会发现,自从我们出现后,他几乎没有说话没有动作,哪怕是呲铁出现前,他都没有丝毫阻止我们后退的意思。”

    树木在不停的后退,随着尚景星的解说,他们距离两只妖兽战斗之处越来越近。

    “我们不了解他,但是从他登场的第一句话中,就可以看出他的性格。你觉得这样一个张扬跋扈的‘人’,应该有这样的表现吗?”

    他抛出这样一个问题,让小云陷入沉思。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理由到底是什么?”小云疑惑的问道。

    “理由我无法确定。”说着话的同时,尚景星停下了脚步,两兽战斗之处已然不远。

    “小云,你先呆在这里。我一会回来接你。”

    说着,他就想将小云从后背放下,没想到小云双手一紧不愿意离开。

    “小云,等会很危险的,快下来,乖。”尚景星严肃的劝说道。

    “不要!”不料平时很懂事的小云,这次却是罕见的反驳了他,“不管你怎么说,我还是觉得你这是去送死,所以我要和你一起去!”

    尚景星闻言一愣,旋即明白过来,小云明白,她都明白,她知道自己跟着去只会成为累赘,同时她也明白,自己这一去九死一生,是在拿命赌,所以她要跟着去。

    要死一起死!

    “好!”

    他温柔的一笑,从来没想过这种只有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情节,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以前他不止一次嘲笑过这种情节,然而当这情节真正发生到自己身上时,有的只是无穷的暖意。

    “那,就像势力战那时一样,就让我背着你,再战一次吧!”

    说完,他不再犹豫,背着小云身形一动,再次奔跑起来,同时心里决定,一旦事不可为,马上就带着小云逃跑。

    不一会功夫,两人就到了目的地,他原地一跳站在一棵巨树之上,而他的下方不远处,正是鹰狐和呲铁。

    那两只妖兽的战斗已经进入了如火如荼的阶段,整片森林方圆半里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火光,它们身上皆有不少伤势,但令尚景星惊讶的是,取得优势的并不是呲铁,而是鹰狐,不过这对他的计划而言,更为有利。

    鹰狐现在已经完全没了人形,纯粹是牛大的火红狐狸长着一对鹰翼,四脚着地,前面是一对鹰爪,后面是一对狐足,金丹期的威势全力施展开来,即使不是针对尚景星来的,依旧让他的身体犹如被冻僵。

    它飞在空中,口吐火焰,翼生巨风,风长火势,火焰铺天盖地席卷向呲铁,烧的呲铁浑身焦黑,散发肉香,看上去甚是凄惨。

    尚景星目光一转,明白过来,金丹期只能短时间滞空,而鹰狐有翼,可以长时间飞在空中,以上攻下,自然是充满优势。

    不过呲铁倒不是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它有点石成金一般的能力,就好像之前对他的随意一击,每一次长吼过后,不管是泥土、树叶,还是石块,都闪烁起金属的光泽,这些光泽有暗有亮,彰显着不同的强度,漂浮在空中,接连不断的砸向鹰狐。

    然而真正直面过呲铁一击的他知道,这些物件虽然看上去声势不大,有些甚至光泽暗淡,但不管光泽多么弱,都不是三品法宝可比,或许三品兵器可以与之一拼。

    尚景星在心中不停的完善着自己的计划,同时嘴角一扯,双手甩动,“哗啦啦”一声,两条锁链以刁钻的角度,激射向鹰狐,似在配合呲铁。

    他有所图谋,既然回到此处,自然选择了富贵险中求!

    鹰狐吃了一惊,大怒,护体灵力喷涌而出,只待下一秒,就可将两条锁链破坏的支离破碎,也就在这时尚景星做作的自言自语到了。

    “唉,我怎么动手了呢,意指决学的根本不到家,这要是被强行破坏,我一定会重伤,说不定还会死呢。”

    他苦恼的摇了摇头,一副暗恨自己多事的模样,看在鹰狐眼里,别提多可恨了,就是小云看着都觉得丢人丢到家,无耻的无以复加。

    “混账!”

    鹰狐一声怒吼,全身的毛发都炸了起来,同时憋屈的收起所有护体灵力,任由那锁链打在它的身上。

    叮叮!

    犹如打铁的声音马上响起,妖兽的**之强悍,远超过人类修士许多,不管是体修还是法修,都很难对付同境界的妖兽,尤其是有智慧的妖兽。

    尚景星没有丝毫失望,脸上甚至挂着气定神闲的笑容,这个结果完全在他意料之中,之前的攻击他连百分之一的灵力都没有用到,完全是在诓鹰狐,然而只有紧贴着他后背的小云才知道,就刚刚那一会,他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

    ‘果然是这样!这个鹰狐一定有所图谋,不愿意杀我。’

    尚景星目光闪动,没有言语,他想到了一个可能,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就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了。

    ‘先不管这些,既然鹰狐不愿意杀我,那我就要把握住这次机会,不管是不是我推测的那样,想要第一层无敌,想要在塔界存活下去,必须要有实力!’

    如此想着,尚景星说道:“鹰狐,我知道你的打算,我们做笔交易如何?”

    “尚景星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你凭什么和我谈条件?以你体内用一分少一分的灵力?我只需要附身在你身上,我想做什么便可做什么。”

    鹰狐怒极而笑,它在第一层生活这么多年,还从没有人敢和它谈条件,哪怕是周丹山,也只能单方面的接受它的要求而已。

    “你知道我怎么赢势力战的吗?靠的是符箓,你猜猜我还有多少,威力如何。”

    尚景星似有所指的看了一眼呲铁,暗示鹰狐,呲铁并不比它差多少,若再加上自己,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谈条件进一步升级,变成了威胁,也不知道他吃了多少熊心豹子胆,胆敢威胁三品妖兽。

    鹰狐闻言,狐狸脸上人性化的露出了挣扎之色,它虽没去看势力战,不过通过假扮周狐还是听说了不少势力战发生的事,其中最让他在意的便是符箓,符箓的威力可大可小,它虽不认为尚景星有能伤到它的符箓,但谨慎的它不愿意冒险。

    “你要什么?”

    鹰狐做出了选择,它一边躲闪着呲铁的攻击,一边询问。

    “很简单,我要呲铁的尸体。”

    尚景星一脸理所当然,只是不想,在他说完此话后,鹰狐竟是嗤笑了一声,弄的他极为疑惑,直到小云轻锤了一下他的肩头,在他耳边念叨了一句,才算是明白过来。

    ‘呲铁吃下去只有一牛之力?’

    他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就算呲铁因为某种原因实力低的不符合常理,但也绝不可能只有一牛之力,不过他并不打算说出来,只是固执的重复了一遍他的要求。

    “你真是蠢的有些可笑。”

    鹰狐算是答应了这笔交易,不过它的语气之中充满了不屑,原本因为尚景星越级打败周丹山的那一丝警惕也烟消云散了。

    尚景星没有去反驳什么,对他来说鹰狐的轻视无疑是一件好事,算是意外之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