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六章 馅饼的毒源远流长

    “小云,你知道龙九子吗?知道四不像吗?知道四神兽、四灵兽、四凶兽吗?”

    尚景星突然开口,同时停下了脚步,丢了一颗血气丹到口中,开始疗伤。

    “龙九子、四不像、四大神兽家喻户晓谁不知道啊。只是四灵兽、四凶兽是什么?景星你今天很怪呢。”

    尚景星叹了一口气,心中已然有了结论,不管是《山海经》还是《神异经》,这些应该都是真实的,只是不知为何,塔界中人只知神兽,却不知凶兽、妖兽、灵兽。

    “没什么,当我没问。”

    尚景星心里有些发虚,不在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他感觉自己最近有些倒霉,为了一头铁角妖牛,竟然引来了呲铁,明明只想混吃等死,结果总是接触一些不得了的事。

    “接下来我们去哪,又没头绪了。”尚景星话刚说完,就听见前方“轰”的一声巨响,甚至还伴随着几声惨叫声,他的表情顿时变得怪异起来,“看来,不用想了。”

    巨响过后,尚景星两人还没来得及前去探查,就见一个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倒飞而来,一连撞倒身旁几棵巨树,才算是停了下来。

    他举目望去,瞳孔忍不住一缩,那个身影浑身是血,伤口无数,整只左臂不翼而飞,披头散发,但即使是这样,他依旧认出这人是谁。

    “兰山!”

    尚景星一声惊呼,有些不敢相信,在他想来,兰山能和周丹山斗了十几年,修为绝对不差太多,没有入魔丹的情况下,他根本没有和兰山对战的**,更别说他现在体内的灵力所剩无几,可看兰山现在如此凄惨的模样,简直就像是被人虐待了一番。

    他跳下树,走到兰山身旁,准备探查兰山的伤势,对于兰山,他说不上恶感,当然也谈不上好感,要是力所能及,他并不介意救他一救。

    “嘎嘎嘎!老杂毛,快起来,快起来,我还没玩够呢。”

    怪异的笑声、戏谑的话语传自兰山飞来的方向,尚景星遽然转头,浑身紧绷,警惕的看了过去,出现在那里的,又是一个他完全没想到的人。

    “周狐!”

    尚景星一愣,随即深吸了一口气,这远比看见兰山重伤更让他吃惊,不过很快,他就敏锐的发现了这个‘周狐’的怪异之处。

    ‘周狐’现在的模样和兰山战斗之初又有些不同,他背伸双翼,是一目了然的鹰翼,完全展开约有一丈之长,他的脸不再那么不似人类,只是给人一种尖嘴猴腮的感觉,这也是为什么尚景星一眼就能认出他。

    “咳咳咳,尚景星,他不是——”

    兰山艰难的爬起身,想要拆穿鹰狐,哪想到,他这刚一开口,鹰狐直接双翼一扇,狂风呼啸,大量的风沙涌入兰山的口中,堵住了他的话,同时将他整个人吹飞出去,再次撞倒了几棵树。

    这一幕看在尚景星的眼里,他顿生退意,他除了在心里感叹自己的运气太差外,更多的是在想,要不要救兰山,固然救了兰山可能会被鹰狐盯上,但不救的话,这鹰狐就会放过他吗?

    带着兰山逃跑,说不得兰山在旁还能帮衬一二,有周旋的余地。

    不带兰山逃跑,则可利用他推延一段时间,带给他和小云一线生机。

    周旋和拖延,这个选择让他犹豫不决,这种时候他可没办法说出自己不喜欢选择题这样的话语,就在这时,兰山抛出了一个他无法忽视的条件。

    “咳,尚景星,只要你救我,我兰山派愿意和兵心门结为同盟,可以塔界为誓。”

    尚景星心中的天平有了些微的倾斜,他心中已经有了救兰山的打算,只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丝毫找不到生机。

    “兰掌门,这周狐是什么修为。”尚景星警惕的看着鹰狐,头也不回的问道。

    “金丹期,最少五层。”

    尚景星本能的后退数步,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兰山一了百了,同时想起了严龙山中不太平的话语,他在心中苦笑着暗道:‘这何止不太平啊!先是幼年呲铁,再是这诡异的周狐,平时第一层几年见不到一个的金丹期,在这森林里就被我碰见两个!’

    他双腿一错,慢慢的后退,再也不敢想救兰山的事情,这时的他只想快点带着小云离开当场。

    一时之间,气氛变的诡异,尚景星默默后退,鹰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好似完全没看见一般。

    “哞!!!”

    一声牛叫,打破了诡异的气氛,地面出现震动,远方的大树一颗颗被撞倒,轰轰作响,倒在地上,扬起的灰尘铺出了一条烟尘之路。

    尚景星心中一惊,知道是呲铁追来了,心中有些疑惑,不知道呲铁如何找来,当他双目扫视,看见了那头一直被他拉着的铁角妖牛后,明白过来。

    时间不多,容不得他多想,他看着就快死去的铁角妖牛,一咬牙,心中做出了决断。

    哗啦啦!

    他右手一拉锁链,垂死的铁角妖牛被拉到身旁,也不多看半眼,心中虽是不舍,但依旧果断的一甩,将铁角妖牛朝着鹰狐丢去。

    做完这些,他毫不犹豫的一个后跳,在空中甩出一段链条缠住一颗大树的树杈,右手一用力将自己快速拉近树干,同时左手一拍储物袋,取出另一条链条,运转意指决,链条直接朝着兰山激射而去,将其缠住带走。

    尚景星一系列动作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几乎在顷刻之间完成,直接离开当场,开始了新一轮逃亡,与之前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的是掉下锁链下方的不再是铁角妖牛,而是兰山这个一派掌门。

    他不停的在树林中穿梭,远处传来战斗的轰鸣声绵绵不绝,两只妖兽都没有追来,对此他非但没有开心,反而眉头紧皱,心里在思考着什么。

    大约过了半盏茶时间,他突然停下脚步,眉头松开,好似豁然开朗。

    “兰掌门,接下去就你自己走吧。”

    他跳回地面,松开锁链,也不看兰山那黑的快要流出墨的脸,接着开口道:“对了,兰掌门,那个周狐到底是谁?”

    “鹰狐。”兰山黑着脸,没好气的说道。

    尚景星嘴角一勾,更加确认了自己的猜想,对于兰山的态度不怎么在意,毕竟换了谁被吊着跑了半盏茶时间,都不会感到心情好,更别说兰山贵为一派掌门了,他能在这时候回答自己的问题,已经算是有气度的了。

    “那我先走了。你应该不会忘记之前答应的事吧。”

    说完,尚景星转头看向轰鸣声传来的方向,双腿一蹬,毫不犹豫的原路返回!

    ‘呲铁,爷爷我回来报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