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十章 尚景星又吓坏了

    夜深,尚景星坐在火堆旁,见小云呼吸均匀,显然是已经睡着,便不再傻坐,取出之前得到的一枚玉简,注入一丝灵力,全神贯注的看了起来。

    玉简被激活,微光闪烁,然而想象中的功法没有出现,有得只是几段话。

    “吾于此地孤坐数百载,立阵法,瞒天机,测天时,等地利,然人和不与我同在,悲哉悲哉。”

    “得泽者可得天下,孤时运不济,唯有叹息尔。既然寿元无多,孤便留下此峰,愿后来者有大气运!”

    “数千年了,我终于找到她了,我找到了,只是我的时间不多了。还差一点,还差一点就可以完善了!”

    “白!!!我恨,我恨这天不愿再给我百年!我只需要百年!!!娘娘,属下无能啊!!后来者必传承我志,还这天一个公正!”

    玉简之中仅仅只有四段话,但这四句话却句句摄人心魄,要是放到外界,必定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尚景星睁开眼,眼眸之中写满了骇然,他的脸色极其苍白,胸口阵阵发闷,不适感并没有因为时间过去而消失,反而越演越烈。

    “噗!”

    到最后,尚景星实在忍不住,他直接右掌抬起,朝着胸口拍下,将气闷之感驱散,同时一口鲜血喷出,撒在火堆前,让山洞染上一层血色。

    火光照耀之下,洞壁上有血液的影子反射上去,诡异的是,那影子竟在慢慢蠕动,就好像血液在流动一般,最后形成一个“承”字。

    这一切尚景星并不知晓,此时的他早已被那四段话所震惊,他震惊的不是话语的内容,而是话语主人的修为。

    这四段话很显然是不同的四人所说,这四人不是一个时代之人,但他们的修为皆是强的匪夷所思,单单只是他们留下的话语所散发的威能,竟让尚景星连运转灵力都做不多。

    这样的修为,绝不是炼气、金丹之流可比,尚景星虽没见过金丹期,但也清楚,金丹期即使再强也不可能强过炼气期百倍,而那话语中散发的威能却超过炼气期千倍不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该死,要早知如此,我还不如住进那几个坑洞!”

    尚景星面色难看,能让四个远超金丹期的修士含恨而终,这件事必定大的惊人,尤其是最后一人,那句必传承我志,让他心里说不出原由的一阵发慌。

    什么得泽者得天下,他根本不在乎,他唯一的追求不过是达到炼气期,在第一层和自己在乎的人一起安安稳稳的混吃等死而已。

    “我只要当做没看见就行了!是的,我没看见!”

    尚景星如此安慰着自己,他想要将玉简放回原处,但又怕小云好奇去看,只能暂时收入储物袋中,留待日后找个机会丢掉。

    将玉简收起,他马上运转功法,进入修炼状态,想借此遗忘此事,然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始终无法入定,那四位强者的话语就好像生了根似的,在他脑中徘徊。

    无言的叹息了一声,他无奈的停止了功法运转,睁开双眼,百无聊赖的坐在原地,目光毫无目的的四处流离。

    然而他这样的行为没持续多久,目光竟被一块石头紧紧吸住,即使心中不想去看,依旧无力移开目光。

    到最后,他竟不受控制的站起身,走到石头旁。

    这只是一块平凡无奇的石头,尚景星对它唯一的记忆就是初入山洞,自己用来试探陷阱那会儿,这正是那块石头。

    不受控制的感觉消失了,他浑身一松,轻舒了一口气,蹲下身,鬼使神差一般将其拿起,疑惑的打量了一会后,随手朝着地上一放。

    嗡!!!

    地面剧烈颤动起来,尚景星甚至感觉有些站不稳,不少石头从头顶掉落下来,有些砸到了他,有些则掉在地上,无数小石子因颤动而在地上上下跳跃,好似下一秒这个山洞便会倒塌一般。

    尚景星顿感不好,马上步伐一移,走到小云身旁,想要将其抱起,然而诡异的事再次发生,小云就会好像在地上生了根一般,不论他使用多大的力气,都无法将小云抱起。

    就在尚景星打算不顾一切抬起小云时,一道道微光从地面发出,组成一片片阵纹,将他牢牢锁在原地,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

    阵纹来的快,去的也快,只是顷刻间,便消失无踪,同时地面的颤动也结束了,身体的束缚也消失了,一切就好像从未发生过一般。

    尚景星试探性的抬了抬小云,果然,之前的那种无力抬起的感觉也消失了。

    他看着小云,眉头紧锁着站在原地,他发现,哪怕是刚刚如此大的动静,小云依旧安安静静是睡着那里,竟然丝毫没有醒来的样子,好似刚刚发生的一切对她来说都不存在一般。

    “立阵法,瞒天机……”

    玉简第一句话中的六个字突然跳出他的脑海。

    “也就是说,刚来的时候我不小心破坏了阵法,而就在刚才,我却又误打误撞的开启了阵法?”尚景星盘膝坐下,开始思考。

    “不,不对。”他马上否定了自己的猜测,“并不是误打误撞,期间我有一段时间的确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他摇了摇头,虽然答案已经推测出来,但却不打算再去深入,只想让此事就此打住。

    有了这样的想法,他再次运转功法想要修炼,这次,竟然成功了。

    不过好景不长,一炷香后,他的修炼又一次被打断,原因在于他身旁的小云。

    尚景星睁开双眼,有些无奈的看向身旁,映入眼帘的景象让他心脏慢跳一拍,随后猛地一缩,一阵抽痛。

    “爹……娘……大家……”

    带着哽咽声的梦呓,小云小手紧紧的抱住尚景星的腿,一双紧闭着的大眼睛挂着两道泪痕,小脸上满是痛苦之色,犹如被人遗弃的玉娃娃,见之心酸。

    尚景星眼中的无奈尽数消散,剩下的是无言的怜惜,他轻手轻脚的将小云抱在怀中,右手轻抚着她的后背,调整了下坐姿,让自己靠在洞壁之上。

    “没事的,大家不会有事的……”

    他像是在安慰小云,又像是在安慰自己,到了现在,他如果还不知道门派出事,就算是白活一辈子了。

    睡梦中的小云好像听见了他的话语,小脸慢慢重归于平静,双手紧抱着尚景星的腰,发出细微的鼾声。

    “会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