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六章 功法不能乱学

    结束与直播间众人的交流,尚景星微微沉吟了一会,随后一拍储物袋,将剩下的战利品全部取出,一一呈列在身前。

    首先是功法,一共三枚的白色玉简,其中一枚近乎破碎,另外两枚也有不少的裂纹,这三枚玉简之中各记载了一部功法,分别是意指决,定风剑法以及火龙术。

    然后是兵器,十八根锁链与周丹山的宝剑,以及尽数毁坏的双刃斧碎片。

    最后是法宝,那连炼气期都无法看出品阶的登凌风。

    这便是他全部的战利品。

    诸如火焰掌、不动如山决、铁锤、十几万灵石这些东西,早就被尚景星尽数用来交易五葫芦的药酒。

    想到自己用一半以上的战利品交易来的药酒,现在只剩下两葫芦,他顿时有种能够理解冷冰凝和苏权的感觉,花钱心疼啊。

    虽然这次势力战功劳最大非他莫属,但势力战终究是势力战,所得的资源大部分都归属于门派,他只拿到了自己杀死的那三个炼气期的财物,这还是因为他在兵心门,要是在其他门派,全部都得上交,最后由掌门分配。

    实际上,整个周山派最大的财富都几乎在他手上了,抛开那不知品阶的登凌风不谈,光是那些功法就可以抵上周山派一半以上的资源。

    塔界功法稀少,修成更是艰难,普通炼气期就如东、海长老两人一样,穷其一生也不过修成两部功法而已,像尚景星这样在锻体期就有了三部功法,绝对是下三层大派天骄的待遇,虽然这三枚玉简次数都不多,他能不能修成还是未知数。

    “要说这次最大的收获,应该是这个吧,完全是意外的惊喜。”

    说着话的同时,尚景星嘴角轻轻一勾,右手食指一伸,一缕灵力出现,其波动之强,甚至超过了周丹山,堪比炼气九层修士的灵力。

    这正是他服用入魔丹后获得的灵力,这灵力在最后并没有消失,而是被困在了尚景星的体内,虽然用一点少一点,除非他达到炼气期,不然永远不会增长,但不管是质量还是数量都是实打实的炼气九层的水准。

    对于为什么会这样,即使是入魔丹的炼制者孟浩也说不出原因,最后只能归纳为尚景星自身原因,是他体内那截然不同两个体系的功法所造成的结果。

    “那就先学习功法吧,有灵力的存在,我完全可以打破锻体期不能修炼功法的问题。这将是我今后最大的依仗,只希望一次能学会。”

    想到此处,尚景星将指尖的灵力注入裂纹最多的玉简之中,大约四分之一盏茶后,玉简发出微光,一股每一部功法都独有的意境涌出,直接冲向他的脑海,玄妙而奇异,顷刻间,甚至他自己都没搞清楚状况便吸收领悟,之后有三缕灵力从玉简中反馈回他的体内,每一缕都以独有的运行路径沿着经脉开始流转。

    尚景星急忙闭上双眼,不敢大意,努力记下运行路径。

    锻体期之所以不能修炼功法,原因有二,其一是灵力,其二是精神力。

    灵力尚景星有了,而精神力,他完全可以靠自己出色的记忆力来补足。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玉简的微光忽暗忽明,犹如摇曳的烛光,下一秒就会熄灭、破碎一般。

    半盏茶后,玉简的光芒突然明亮了数十倍,随后……

    啪!

    一声轻响过后,玉简炸开,化作点点粉末,飞散在空中,最后慢慢消失。

    “果然可行!虽然这次失败了但如果在多一次机会我一定能记住学会!”

    尚景星睁开双眼,眼中闪烁着振奋。

    “唉!只是可惜了这火龙术。难怪塔界功法修成如此艰难,即便是完好的玉简,中级功法也只能看三次,要是换了高级功法是不是只能看两次?天级功法只有一次?”

    他苦笑起来,虽然证实自己的想法可行,但失败终究有些失望,由于不熟悉,第一次的灵力流转他根本没记全,本想寄希望于第二次,结果第二次刚刚开始玉简就坚持不住破碎了。

    “算了,反正还有两个。”

    话虽这么说,但他依旧不信邪,闭目回想了一会灵力运行轨迹,甚至还尝试性的掐了法决,直到最后,他终于不得不承认这一次学习失败了。

    毕竟是第一次,他也没有过多的纠结,体会一番之前的感觉,随后拿起定风剑法的功法玉简,注入灵力,开始新功法的记忆,这次他的注意力更加集中。

    定风剑法的难度远远高过火龙术,灵力流转的时间长了一倍,足足过了一盏茶,尚景星才结束一次记忆。

    “又失败了!这定风剑法竟然是高级功法,有多达六条灵力运行路线!”

    记忆灵力运行轨迹本就极其耗费精神,再加上连续两次失败,他的精神明显不佳,郁闷之情溢于言表。

    “六条灵力运行路线,那周丹山到底怎么一次记住的,六的飞起啊!”

    尚景星看了一眼手中的玉简,明明只记忆了一次,这枚玉简毁坏程度近乎九成,绝对没有再记忆一遍的可能,对此,他除了暗叹一句高级功法就是与众不同以外,别无他法。

    他不无遗憾的摇了摇头,定风剑法和火龙术不同,它与登凌风这个品阶不明的法宝配套,有了它能降低登凌风的操控难度,甚至更关于一个秘密,不过现在这些和他已经没有关系了,学不会定风剑法一切都是空谈。

    他叹息一声,将这枚玉简放到一旁,同时拿起最后一枚玉简,也不去管自己精神不佳,暗自发狠一定要学会一部功法,又开始新的一轮记忆。

    又是半盏茶后,玉简的微光一闪而没,并没有破碎。

    “意指决,取意之所指,物之所往之意,原来如此。”

    尚景星精神更加萎靡,但眉宇之间却有明显的喜悦,双眼更是短暂的有一缕神光闪过,这一次他只使用了一次机会便学会了这部控物法诀。

    将没有破损的玉简放在一旁,尚景星正想用刚学会的意指决操控锁链,眼睛无意识的一扫,正好看见之前枚破损度达到九成以上的玉简。

    他目光一闪,一声轻咦脱口而出,右手快如闪电般伸出,抓住那枚玉简,随后动作轻缓,犹如捧着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的将玉简捧到眼前,观察起来。

    “我记得之前这里好像有一个极小的缺口,现在怎么没了?”

    尚景星微微皱眉,他记忆力虽然出色,但之前根本没在意,只是随意的扫了一眼而已。

    “再看看!”

    登凌风背后的秘密他可以不在意,但减低登凌风操控难度却事关重大,一旦他到达了炼气期再配合登凌风,将轻易站上第一层巅峰。

    这一次他观察的极为仔细,恨不得将每一条裂纹都刻在自己脑海之中,时间慢慢流逝,他就这样全神贯注的看了足足半盏茶时间,渐渐的他心中开始不确定起来,不知道究竟是自己记错了,还得缺口消失了。

    “难道真的是我记错了吗……”尚景星喃喃自语道。

    啪……

    就在他即将放弃的时候,玉简上传出一道响声,这声响几乎轻不可闻,如果不是尚景星全部注意力都在玉简上,根本无法听见。

    他顿时眼睛一亮,面露大喜之色。

    就在刚才,他清晰的看见有一道细不可见的裂痕愈合了!

    “果然是这样,那个缺口原本是存在的,只不过在我记忆意指决的这段时间里恢复了!”尚景星越说越激动,一双乌黑的眼眸亮了起来,“也就是说,我只需要等一段时间,就又可以再次观看了!”

    他爱不释手的捧着定风剑法的玉简,不一会,他又有了新的发现,飞快的拿起另一个玉简,将两个玉简并排放在眼前,细细看去。

    这一比较之下,定风剑法玉简的不同之处更为显眼。

    首先是颜色,普通玉简的颜色是单纯的白色,但定风剑法的玉简却有些透明。

    然后是大小,定风剑法的玉简要比普通玉简大上一圈。

    “这就是它会自动恢复的原因吗?玉简也份种类的吗?”

    尚景星有些疑惑,不敢确定自己这个想法,准备等有机会去询问下冷冰凝。

    之后他又做了一个测试,将玉简收入储物袋中,过了半盏茶后拿出,在确认了自动回复即使在储物袋中依旧在进行着,才放心的将玉简再次收入储物袋中。

    收拾了下心情,尚景星抬头看了看窗外,太阳已经升起,现在睡觉明显不可能了,只能退而求其次,以修炼的方式恢复精神力。

    很快,他便进入入定状态,于此同时,一道身影从远处飞身而来,落在了屋顶之上,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他。

    “这该死的尚景星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得到了灵力,竟然敢以如此差的精神力学习定风,还好我反应快注入灵力,不然这玉简就要毁了!”身影恶狠狠的说道。

    “不过也好,这样也省了我的麻烦,短时间内这玉简也恢复不了,我可以不用一直盯着他了。”

    “尚景星,好好的活着吧,好好的享受你最后的时光!”

    留下这样一句无人听见的话语,身影“嗖”的一声消失在屋顶,离开了兵心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