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四章 尘埃落定

    “死亦或者投降。”尚景星淡淡的说道。

    他的对面,是周山派仅剩下的十名锻体期,之前他与周丹山战斗的动静如此之大,他们早已醒来,只是摄于尚景星的凶威不敢妄动半分。

    “我投降……”

    “我们投降!”

    投降之声接二连三响起,这十名锻体期本就对周丹山失望透顶,要不是被令咒控制他们根本不想攻击冷冰凝,此时他们单膝跪下选择认输,倒也真情实意。

    尚景星轻轻点头,认可了他们的投降。

    下一刻,十光五色照耀而出,笼罩整个兵心门,起始城中那座九层小塔一闪而没,出现在兵心门上空。

    两块石碑从九层小塔内飞出,形成两道虚影,上面分别写着兵心门与周山派的基础信息。

    门派:兵心门(亿位势力)

    排行:130250671(倒数第一)

    位于:仙塔界第一层起始城

    门派:周山派(亿位势力)

    排行:102673464

    位于:仙塔界第一层起始城

    似乎是为了让所有人看见,石碑刻意停顿了会,随后印有周山派信息的石碑轰然破碎,化为粉末,暗示着周山派自今日起不复存在,而兵心门排位那栏也发生了改变,取代了周山派原来的排位。

    兵心门势力战胜出!

    石碑散去,九层小塔消失,十光五色隐去,这一切尚景星只是默默的看着,作为胜者,他有劫后余生之感,但作为一个穿越者,他更多感受到的是塔界的残酷,一旦势力战失败,便一无所有的残酷规则。

    他没有沉默太久,还有最后一件事需要他去做,虽然势力战刚刚结束,很少有人会浑水摸鱼,但其中难免会有与周山派交好之人想要横生枝节,更何况不管是入魔丹还是登凌风都是极其珍贵之物,眼热的人不少。

    经历了这场势力战,他进一步认识到塔界的残酷,不敢留下一点遗漏。

    嗒嗒嗒……

    漫步走到原先兵心门大门处,他朝着围观的众人拱手一礼,朗声说道:“感谢各位前来观看我派与周山派的势力战,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见谅,今日我兵心门尚且有事,恕不远送!”

    “那恭喜尚老板,我们先走了,记得早点来开店铺哦。”一些与尚景星交好之人,基本上能理解他此时的心情,积极配合他。

    “尚老板,有什么需要我们的地方就说,义不容辞!”还有一些人可能既听说过尚景星最近的一些事迹,又很佩服尚景星今天的表现,言语间带上明显的崇敬之意。

    “恭喜兵心门排位提升,我们先走了。”另有一些人跟尚景星不熟的人,看大家都准备离开,马上跟风。

    “不用送了!”其余一些像兰山这样自恃身份的人,对尚景星直接下逐客令的态度有些不满,回应得就不是那么客气了。

    尚景星这个时候没心情跟他们斗嘴皮子,直接装作没听见,不做回应。

    “哼!”一些迟迟没离开的人,看看兰山他们离去的背影,又看看尚景星,极度不快。

    他们平时都与周山派交好,跟周丹山可谓是一丘之貉,既有点惋惜周山派的覆灭,又有些对入魔丹、登凌风眼热。

    本来,他们想煽动兰山这些修为高深之人,聚集他们一起突然发难,拿周丹山的死说事,跟尚景星玩趁火打劫。

    现在,看到大部分人都选择了离开,他们也是孤木难支,加上尚景星杀死周丹山的凶威犹在,不清楚他伤势如何之下,没人敢贸然上前,送了性命,最终他们只能选择了心有不甘的离开。

    “你快去休息吧。”

    人群散去后,冷冰凝拿着一件衣袍,悄然走到尚景星身边,轻轻披到他的肩头,温声提醒。

    “我没……”

    尚景星强撑到这个时候,根本没什么力气了,话没说完,身子一阵踉跄,突然向后倒下,晕了过去。

    冷冰凝情急之下,也顾不上男女之别,连忙将尚景星抱住,第一次与男子如此亲近,她的俏脸免不了一红,有些羞恼的轻拍一下他的额头,旋即又有些心疼的揉了揉自己刚刚拍打的位置,嘴角划出一道浅笑,“真喜欢强撑。”

    “那个,我送尚大人回房休息吧。”

    周山派投降的十名锻体期中,有一人极为机灵,满脸堆笑的上前几步,伸出双手,讨好似的想要帮冷冰凝扶住尚景星。

    冷冰凝身躯一摆,避了过去,俏脸一变,冷若冰霜。

    “去将小云接出,接下去听她安排。”

    话音刚落,冷冰凝抱着尚景星转身离开,留下那锻体期尴尬的站在原地。

    冷美人依旧是那个冷美人,唯有尚景星能见到她的温柔。

    远处凌峰之上。

    “结束了。”

    柳元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整个人如释重负,比他自己战斗还紧张。

    “呵呵,真是意外的结局,这一代人才辈出啊。”东一层主轻声一笑,看着柳元的表情,“这便是以后将和你同台竞技之人,怎么样,感觉到压力了吗”

    “父亲在说什么呢?”柳元轻摇折扇,嬉皮笑脸的说道:“尚景星救了小云,以后就是我兄弟了,何来同台竞技一说。”

    “哈哈,没错,这样的人只能为友不可为敌。好了,我们该走了。”

    东一层主朗声一笑,极为赞赏柳元的心态。

    “去哪?”柳元问道。

    “西一层主三天前远来做客,我作为东一层主自然要好好的回访一番!”

    东一层主语气不满,眼中掠过一抹愠怒之色,气势随之流露出一丝,周边的草木皆像是被人踩住一般,趴伏在地。

    “哈,孩儿早就想去西一城了。”柳元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不过下一秒突然变脸,严肃的说道:“父亲,那西一层主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三天前上门拜访切磋,我觉得此事必有蹊跷。”

    “哼,西一、周山派、楚风不过是三颗棋子罢了。这里面的水很深,你就不要探究了。”

    东一层主不在多说,衣袍一甩,带着柳元飞身而起,直冲云霄。

    “父亲,凌峰里的那位,不去看看吗?”

    “我可不够资格见她啊……”

    随着两人的离去,凌峰微微一颤,草木回复正常,一层流光笼罩住整座山峰,同时将一个身影从山峰上弹了出去。

    碰!!!

    人影被弹出了十丈之远,撞入山体之中,留下一个人形的窟窿,深不见底。

    “咳咳咳!!”

    不多时,一阵急促的咳嗽声从窟窿中传出,一双手突兀的搭在窟窿连两边,微微用力,从窟窿之中跳出。

    “该死,这凌峰可真是难上,现在周丹山又死了,周狐又疯了我该找谁帮忙呢!”

    人影满身的灰尘,头发有些凌乱,但却似乎毫无损伤。

    一阵风吹过,将他凌乱的长发吹开,露出其下俊俏的脸,要是尚景星在此一定惊骇到极点的认出此人,正是周狐!

    “嘎嘎嘎!!!怎么办怎么办!我该去找谁!!我!咦?”

    周狐暴躁的扯着自己的长发,一根根发丝被撤下,甚至还带着一些头皮,鲜血淋漓,口中疯言疯语,似疯非疯,诡异之极!

    下一秒,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看向兵心门的方向,眼前一亮。

    “对啊,去找那尚景星!”

    周狐似乎很开心,又扯了一把头发丢在地上,一滴滴鲜血从他的头顶流下,但他却没有丝毫痛楚的表情。

    “对对对!就找他!你是不是也想找他!我带你去吧!等利用完他,我就让你杀了他吧!”

    周狐自言自语的朝着起始城方向走去,圆月高挂之下,印着他的身影分外诡异,尤其是他的影子竟不似人类!

    似鹰,似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