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十章 势力战·颅!!(15)

    “咝!!第二个了!”

    “尚景星竟然真的赢了,而且还是没用任何陷阱的情况下。”兰山说道。

    “锻体期连杀两个炼气期,经此一役,尚老板天骄之名,算是坐实了。”

    “他算什么天骄,出了第一层他依旧什么都不是,不过话又说回来,以他的资质,恐怕这辈子都没希望出第一层。”兰成峰说道。

    “也对,塔界功法稀少,在第一层的炼气期几乎没什么功法,要是换了第二层以上,尚景星就赢不了了。”

    海长老身死,观战众人众说纷纭,但这些对尚景星来说完全没有影响,他神色丝毫不变,将所有锁链收进储物袋,步伐轻移,走到林虎的尸首旁。

    站定后,他看着林虎的尸体久久不语,实际上这要说尸体并不准确,林虎的身体支离破碎,被撕成好几块,沉默中,他将林虎的四肢、躯干等一切还找得到的部分聚集在一块。

    碰!

    尚景星的右脚猛踩下,地面出现如蛛网般的裂纹。

    碰!

    再次踏下,牛虎之力全力使为,地面出现震动。

    碰!

    碰碰!

    碰碰碰!

    他面无表情的一连踩下十次,地面凹陷下去,深有五尺,和一旁的地面形成鲜明的对比,犹如一座墓穴!

    他蹲下身,默默的捧起林虎的头颅,其上双目睁着,并不是死不瞑目,但却有遗愿。

    沉默了一会,尚景星站起身,原地一跃,跳出了他为林虎准备的墓穴,回到了地面。

    ‘该走了……’

    如此想着,尚景星迈步离开,他手中捧着的,是林虎的头颅。

    ‘该结束了……’

    “结束了吗……”

    冷冰凝无力靠在墙上,她的面色惨白如纸,嘴角流血,身上的衣裳多处破口,透过破口可以看见里面白嫩的肌肤以及鲜血淋漓的伤口。

    在她身前是周山派的十名锻体期,虚弱的她根本无法抵御十三名锻体期的疯狂攻击,哪怕她运用法宝的方式奇特,也只是勉强杀死三人而已。

    到了现在,她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了,或许下一秒,她就会死去。

    “的确……结束了。”

    熟悉的声音在冷冰凝耳边响起,她惊喜的转过头,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唯有一道烈风扫过,扬起她的秀发。

    冷冰凝神情一暗,只以为自己听错了,闭上凤目,静若如画,然而她所等待的死亡久久没有到来,反而是一片惨叫声接连响起。

    睁开双眼,入目是一道黑影在十名锻体期中穿梭,黑影每到一人身边,那人就会发出一声惨叫,随后倒地。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冷冰凝喃喃自语了一句,一缕惊艳的浅笑出现在她的脸上,哪怕是此时此刻,她最关心的依旧是尚景星的安危。

    整个人放松了下来,疲劳席卷而来,没来得及和尚景星说上一句话,便昏迷过去。

    半盏茶后。

    惨叫声停止了下来,黑影不再快速运动,渐渐现出身形,正是尚景星,他此时左手中依旧捧着林虎的头颅,他并没有杀死这十人,而是以确保他们短时间内不会苏醒的前提下,将他们击晕。

    他转身走向冷冰凝,蹲下身,先是探查了她的伤势,确认没有大碍后,用空着的右手拿出一颗血气丹送入她口中,随后轻轻为她打理了一番有些凌乱的秀发,眼神之中闪过一片温柔。

    “最后了……”

    站起身,尚景星抬目望去,另一片战场的战斗已经结束,炎同方在三人夹攻下,拼死结果了李长老,泰长老以类似自爆的方式重伤炎同方自己身亡,炎同方倒在地上生死不知,而周丹山,轻伤而已!

    “周丹山,就剩你一个了。”尚景星淡淡的的说道。

    “尚景星,你真是让我惊讶,没想到竟然会因为你这个新人而导致我的周山派死伤惨重。”

    话虽这么说,但实际上尚景星根本没在周丹山的脸上找到一丝一毫悲伤,有的只是对自己的周山派即将掉落排行的惋惜罢了,他根本无所谓周山派死了多少人。

    “我才是没想到,作为一派掌门,你竟然会无耻到这样的地步。”

    尚景星神情淡漠,看着周丹山这个罪魁祸首,这种感觉很奇妙,如果是在林虎死之前,他敢保证,自己会不顾一切的冲上去,食其肉、饮其血。

    但到了现在,经历了这场势力战,有所明悟的他,平静的连自己都感到意外,杀意尽藏于心底。

    “果然只是新人,你以为自己脚下世界是哪里?还是你以前待过的凡塔界?不不不,这里是仙塔界,是为了力量,为了势力,为了野心,可以不择手段的仙塔界啊!!”

    周丹山不以为耻,为了野心,他早已丧心病狂,就连当众使用令咒强行控制门人的事他都做得出,又怎么可能会因为尚景星的几句话而觉得羞愧。

    “是啊,你说的没错。”

    谁都没想到,尚景星竟然赞同的点了点头,但他下一句话却让人心头一震。

    “你,为了野心,渴求力量,可以不择手段。”

    尚景星脚步轻移,走到一个稍远的位置,蹲下身。

    “我,为了守护,渴求力量,同样可以不择手段。”

    他将林虎的头颅放在地上,头颅上双眼所对着的位置,正是周丹山所在。

    “林虎,我的兄弟,好好看着吧。看你的主人,怎么守护兵心门!”

    他的语气淡然,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决心。

    所有人都注视着尚景星,一缕钦佩之情悄然升起,有些人哪怕相处一辈子都不一定会为对方付出什么,而尚景星,他加入兵心门不足一月,与兵心门门人相处也就这么点时间,却为他们舍生忘死!

    “哈哈,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但我必须要告诉你,东长老,炼气二层,海长老,炼气四层,而我,炼气八层。”

    “他们连两部功法都练的半吊子,而我,将三部功法练至大成,我更是有镇派之宝,你拿什么赢我?赢了两个废物就让你忘记自己的修为了?小畜生!记牢了!你只是一个锻体六层的废物!”

    周丹山捧腹大笑,越来越大声,分外张狂,令人刺耳。

    “我很同情你。”

    尚景星目光漠然,走回原来的位置,丝毫不受周丹山话语的影响。

    “我们在渴求同样的东西,但我们得到的结局却截然不同,你将众叛亲离,而我——”

    周丹山听不下去了,双目猛地一瞪,面目狰狞地大声咆哮道:“小畜生!你的结局是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