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七章 势力战·危!!(12)

    “林虎,你去帮尚景星。”

    冷冰凝一直关注着尚景星的情况,见他不敌,马上让林虎去助阵。

    “可是……”

    “去!”

    林虎话没说完,就被冷冰凝冷意十足的凤目一瞪。

    “是。”

    林虎不敢多说,拿着弩弓就朝着尚景星那边跑去。

    待林虎走后,冷冰凝看向身前的敌人,依旧是十三人。

    他们并没有因为林虎离开而加大加快攻击节奏,依旧不紧不慢的进行攻击,周丹山的所作所为让他们心寒,尚景星的表现让他们心颤,因此打定了注意,出工不出力。

    “竟然堪比四十牛之力!”

    看了看因为硬接海长老一招,而有些发麻、颤抖的双手,尚景星眼瞳微微一缩,对方速度极快,力量并不比自己差多少,机动性出色,甚至还是远攻型,这对现在的他来说,无疑是极为棘手的敌人!

    “我本身只有三十五牛之力,刚刚的力量不过灵力加成罢了。到是你的力量让我很惊讶,难道你吃了两头妖牛?”

    海长老突然停下攻势,十六根锁链重新飞回身边,浑然不将尚景星放在眼里,反正已经胜券在握,海长老更想要知道他三周锻体五层,力量不下于自己的秘密。

    “想要知道?可以啊,你投降我就告诉你。”

    尚景星呼吸有些微喘,讥笑着说道。

    对于势力战有投降机制这点,尚景星还是知道的,其实与其说是投降,不如说是可招降,就比如现在,他这样就算是招降,如果招降成功,对方就算是兵心门的门人,一旦兵心门势力战输了,他会和兵心门一样的待遇,而不再是长老。

    不过不管是尚景星还是海长老都没把刚刚的话当一回事,尚景星只是单纯的讥讽,而海长老这根本不认为兵心门能赢。

    “很好,反正杀了你也没关系,我会用自己的方法撬开你的嘴。”

    海长老一声冷笑,再次运起灵力,双手一扬,十六根锁链带着一阵破空声,前赴后继的激射向尚景星。

    哗啦啦!

    ‘如果他只有控物类功法,那只要用对的方法和他战斗,也只不过是有灵力的锻体期而已,不足为虑!’

    尚景星神色不变,一双血红的眸子紧盯着锁链射来的方向,双腿一蹬,不退反进,由于没有任何功法,他只能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将灵力灌入双腿,提高移动速度,铁锤拖在地面上,一路拉出一条沟壑,轰轰作响!

    唰!

    一根锁链率先到达,径直朝着尚景星双臂射去,其上灵力翻腾,气势逼人。

    尚景星镇定如故,速度不减,双手抓住铁锤的锤柄,突然将其拔地而起,向上一撩!

    锵锵!

    铁锤砸在那漆黑的锁链之上,火星乍现,刺耳的摩擦声想起,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此刻的尚景星。

    “喝!!给我断!”

    咔嚓!!!

    铁锤拖地的灵感来自于拔刀术,阻碍会拖慢速度和力量,但一旦阻碍消失,铁锤的力量将远超往常,借着这样的力量,尚景星拼接铁锤砸断了两条锁链!

    ‘果然可行!’

    尚景星嘴角一勾,找到了战胜海长老的方法,只要没了锁链,空有控物类功法的海长老连那东长老都不如!

    哗啦啦!

    铁锤还在空中,尚景星旧力已去,新力未生,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有两条锁链到了,双刃斧直指尚景星头部!

    微微皱眉,无奈之下,他只能选择低下身子,头顶之上风声呼啸,带走他几缕发丝,勉强躲过这一击。

    这便是铁锤拖地的劣处,由于动作太大,铁锤重量亦是沉重,导致他无法变招和收招,动作僵硬,后续动作无法展开。

    ‘不好!’

    尚景星脸色一变,两道破空声再次出现,这次是来自他的后方!

    来不及收起铁锤,他直接放开双手,任由铁锤飞走,身子一低再低,几乎要变成野兽四肢着地奔跑的样子!

    噗!!噗!!!

    两道铁器入肉之声响起,一时之间血花四溅,尚景星虽及时反应,避过要害,但双肩下方位置依旧不可避免的被双刃斧刺入,甚至两块肩胛骨被斧刃勾住,虽没被打穿,但也用不上力了!

    啪!

    尚景星脸色一白,两脚一软,直接摔倒在地,由于他之前速度极快,摔倒过程中还向前滑行了四五尺的距离。

    ‘该死,大意了!’

    又是经验不足的亏,他浑然忘记了这是修士世界,有灵力操控,两斧回头之事,理所当然!

    此时的他只能拼尽全力,双手后抓,拉住两根锁链,不然双刃斧一旦被向前拉出,他的肩胛骨就彻底废了,短时间内根本别想复原!

    “哈哈,小畜生,乖乖将你的秘密说出来,或许我还会给你留条全尸!”

    海长老上前几步,他的狂笑声,在尚景星耳里尤为刺耳。

    “炎同方,你以为你能拖住我们多久?还是说,你觉得尚景星不靠小聪明能赢得了炼气期?”

    不远处,周丹山也恰好在这时语气阴冷的威胁炎同方。

    炎同方早已没了一开始的从容,衣袍上开着四五道口子,鲜血在流淌,头发散乱、披头散发。

    不过狼狈的并不只是他一人而已,周山派的另外两名长老,李长老和泰长老比他更为狼狈,嘴角留着鲜血,身上数处一团焦黑,显然是被锻打术击伤。

    “你想不到的事还多着呢,要是你想到了,你们周山派就不会只剩下十几人了。”炎同方心志坚定,他重新将头发扎好,不屑的说道。

    “你!哈哈,没错我的确是失算了,那又怎样?这改变不了你们兵心门即将灭门的事实。”被揭伤疤,周丹山铁青着脸,手中再次打出一道剑气,“对了,我忘记了,人家灵脉宗是要活的,不过那什么林虎,还有尚景星无所谓!我要他们死!”

    炎同方脸色一变,通过“要活的”这句话,他很快就联想到了一件事、一个门派,一个害他不得不和冷冰凝一起保护小云,从第五层逃到第一层,甚至不敢提升门派排行。

    “看来你想到了什么,不过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我还想多活一段时间。我的目的只有一个,赢得势力战,死多少人我都可以不在意,只要攀上灵脉宗这颗大树,其他的都不重要。”

    周丹山脸色阴鸷,说着让人后背发凉的话,哪怕李、泰两位长老身为他的心腹,依旧免不了内心的震动,他们一直以为周丹山发动这次势力战是为了周狐,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原因。

    实际上周丹山一早就知道楚风的目的,周狐一出事,楚风就马上赶到,明显对发生的事都在掌握之中,不过他并不在意,儿子死了可以再生,野心完成的机会却从来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常言道,虎毒不食子,周丹山,你真是连畜生都不如!”

    炎同方也没想到周丹山鄙夷到了这种地步,他阴沉着脸,一边抵御这李、泰两位长老的攻击,一边咒骂。

    “哈哈,随便你怎么说,反正你们兵心门,今天必亡!”

    说完,周丹山双手抬起,周身灵力呼啸,打出一个诡异的法决,朝着地上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