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十五章 势力战·斧!!(10)

    “尚景星!!”

    周丹山整张脸彻底变得狰狞,周身灵力之雾翻腾,原本他还顾忌掌门风范,在后面慢悠悠的走着,气势十足,哪里想到就因为他这样的行为,导致周山派再次损失十三个门人。

    如果在加上冷冰凝和炎同方杀的五人,周山派只剩下十七人!

    要不是还有四位炼气期的存在,这个人数足以让周山派成为倒数几位的门派。

    尚景星转过身,投以冷眼,如果说周山派其他人只是因为你死我活形势所迫,如果说童牛是因为其拷问小云而愤怒,那对周丹山,他有的只有杀意。

    “老匹夫,现在知道心疼了?不分是非黑白、恃强凌弱,这都是你自找的!”

    尚景星站在原地,面对飞身而来,手中长剑剑气纵横的周丹山,他依旧面不改色,视若无睹。

    “周掌门,对一个新人出手不觉得可耻吗,不如我陪你过两招吧。”

    炎同方一个移步,来到尚景星身前,双拳之上出现一对指虎,一缕缕橙色火焰在其上缠绕,直接迎上周丹山的剑气。

    叮!

    剑气和火焰同时消散,长剑和指虎对击一下,两人各自后退一步,竟是平手。

    见此,尚景星目光一凝,感觉到了不妙,没想到周丹山最近修为竟然突破,达到了炼气八层。

    本来他的计划是自己这边想办法杀死一人,炎同方在以一敌三的情况下也杀死一人,让局面变成二对二,可如果炎同方和周丹山不相上下,那他这个计划就有些不切实际。

    “按照计划来。”

    仿佛知道尚景星的想法,炎同方严肃的看向同样赶到的炼气期三人,示意他离开。

    尚景星点点头,转身离开,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局势本就容不得他多想,兵心门也就只有小猫两三只,别说现在想出新计划了,就是给他几天时间,这依旧是唯一的办法。

    随着尚景星的离开,周山派另外三名炼气期皆是一跃而起,想要去追。

    炎同方双拳一运,临空对着其中两人一人一拳,两只身披火焰的猛虎虚影飞出,这两只猛虎虚影极大,虎口一张直接将两名炼气期吞下,周身火焰翻腾,似要炼化其二人。

    虎牢拳!

    这是炎同方的另一部功法,法如其名,此拳更多的在于困,而不是攻,炼化更是想都别想,不过此时用出,倒也算是恰如其分,将两名炼气期短时间困住。

    困住两名炼气期,对于剩下的一名,炎同方只是抬手随意的一拳让其身形微微一顿,为尚景星拖延一会时间,之后便管都不管,任由他离去,追击尚景星。

    不过事实上,即使他想管,恐怕也管不了,周丹山的强大有些超乎他的预料,原本以为可以拖住四人战三人,现在看来能拖住三人就不错了。

    ‘尚景星,一切靠你了。’

    微微扫了一眼离去的炼气期,炎同方只能将所有期望都放在不止一次创造奇迹的尚景星身上。

    另一边,尚景星赶到冷冰凝身旁,一拳击退一名锻体期,看着身上有不下十道伤口的林虎,以及伤势不多、但脸色苍白的冷冰凝,担忧的问道:“还撑得住吗?”

    冷冰凝没有回话,而是点了点头。

    “我会保护好主母的!”林虎如是说道。

    对于林虎这个回答,尚景星有些好笑,看了眼俏脸泛红的冷冰凝,不再多说,转身离开。

    周山派剩下的这十几名锻体期门人皆是抱着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想法,攻击并不激进,两人危险不大,反倒是他留在此地,会引来那名炼气期,给两人带来危险。

    ‘只要将三处战场各自分离,互相保持二十尺以上的距离,就可以达到进可攻退可守的境地。’

    想法是好,可惜尚景星刚跑出没几步,距离自己预期的位置还差十尺时,一股呼啸的风声从身后传来,与其一起的还有凌厉的杀气。

    尚景星大感不妙,顾不得回头确认,就地一个驴打滚,护住小云的同时,勉强躲过攻击。

    啪!

    一声轻响传自身后,尚景星半蹲着身子,扭头看去,入目是一把蒲扇大小的双刃斧倒插在地面之上,通体黑色,斧柄末端连着一条漆黑的锁链。

    沿着锁链,他看见的是一抹青灰色的身影,这身影正以闪电般的速度向他袭来,速度之快,令尚景星几乎只能看见模糊的灰影。

    “好快!”

    尚景星心头一震,站起身两腿一蹬,毫不犹豫的将为数不多的灵力灌入双腿之中,尽可能的将距离拉远,在奔跑过程中,他刻意用力踏地,让灰尘和泥沙扬起,希望能起到点阻碍作用。

    灰影是谁,他心里再清楚不过,如果说之前他还有所疑惑,对方为何如此快的追来,那看见了灰影的速度后,他便丝毫不在怀疑。

    咻!

    尖锐的破风声快速在身后靠近,尚景星的心跳不免开始加速跳动,不用回头,他就知道那名炼气期就快追上,那些灰尘、泥沙对他来说仿佛不存在一般,根本没有对其速度造成任何影响。

    ‘不行,必须想点其他的办法!’

    小云还在他背上,现在这样背对着敌人逃跑,小云必定首当其冲。

    “放我下来吧。”

    小云抱了抱尚景星的脖子,像是在做道别,随后小手一伸,想要将尚景星胸前的绳子解开,那是用来固定她位置的绳子,一旦解开,小云必定掉落在地。

    “别胡闹!我想到办法了!”

    尚景星伸手一拍,将小云的小手拍开,语气严肃不容置疑。

    他目光一扫,看向右手边的一栋屋子,那是用来储备粮食的房屋,他左脚一踏,强行扭身变向,躲过双刃斧的同时,窜进了进去。

    进入屋子,尚景星双眼快速扫了一圈,很快便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一口米缸。

    他抬起右手,快速解开绳子,左手向后一托一揽,将小云身子前移抱在怀里,同时快步上前,在经过一根梁柱时,右腿成鞭,一扫而过。

    砰!

    梁柱断裂,房梁开始倒塌,尚景星丝毫不惧,双耳微微扇动,又是一个鞭腿,扫断了另一根房梁,同时左腿一蹬地面,整个人临空而起。

    啪!

    一柄双刃斧破开房门,飞射而入,它的落点正是尚景星之前站立的位置,他这一跃准确的躲过这一击。

    啪!

    房门再次被打破,木屑飞散了一地,又是一柄双刃斧破门而入,尚景星抬目望去,双刃斧正迎面而来,其攻击角度极为阴险,目标竟然是他怀里的小云!

    如果是其他位置,即使是在临空状态下毫无着力点,尚景星依旧可以强行扭身,躲过这一击。

    尚景星就好像在面临一道选择题,是移开小云,让双刃斧击中自己的胸膛,还是丧心病狂的用小云挡刀。

    不管是尚景星自己还是对方都清楚,第二个选项他不会去选,因此这一击便是必死的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