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八章 势力战·拳!!(3)

    “首先!我要你死!”

    尚景星提拳上前,犹如猛虎下山,怒焰噬身,径直冲向童牛。

    “童牛,抓住他,我要亲自折磨他。”

    周丹山淡漠的吩咐着,完全没有丝毫担心,不止是他,周山派所有人都是如此,他们站在原地,看好戏一般的看着尚景星,根本不担心童牛会有危险,原因无他,童牛正是周山派锻体期第一人,前不久更是刚突破,达到了锻体九层,力量堪比三十六牛之力。

    “是!掌门。”得到命令,童牛一把放开小云的头发,举起拳头,迎面朝着尚景星冲了过去,“哈哈,蠢货!我来了!”

    “不好,尚老板被愤怒冲昏了头脑,要和童牛硬碰硬。”

    “尚老板小心啊,此人是童牛,力量乃是起始城第一人!”

    “唉,尚景星太冲动了。”兰山摇头叹息道。

    “不自量力。”兰山之子,兰成峰不屑的说道。

    众人或是叹息,或是不屑,但这些都没能影响尚景星的动作,甚至他还微不可查的露出一丝冷笑,暗道一声“好巧”,脚步依旧不停。

    是的,尚景星本来的计划就是率先杀死周山派锻体期第一人,以免他在之后的战斗中对冷冰凝和林虎发动攻击。

    现在倒好,那人竟然和童牛是同一人,那他就更没必要留手了。

    他与童牛的距离在不断缩短,悄然在地面丢下一件东西后,和童牛同时出拳,打出全力一击!

    拳对拳!

    硬碰硬!

    轰!!!

    一声巨响,气浪急速翻腾,巨大的冲击力好似两头攻城巨象的对撞,将地面上的灰全部扬起,笼罩住尚景星和童牛,遮盖了众人的视线,只有凌峰上的那两人看得真切,皆是露出理所当然的表情。

    “啊!!”

    灰尘之内,童牛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他的整只右手骨骼根根寸断,肌肉被嚼碎,经脉被扭断,一片血肉模糊,不似人形,显然是废了!

    四十二牛之力对三十六牛之力,结果一目了然!

    童牛双目瞪圆,难以置信的看着尚景星,比力气在这起始城,他从来没输过,结果今天竟然在和尚景星这个新人对拳时,输的体无完肤!

    “怎么……?!”

    童牛刚想说话,尚景星再次出手,他左手成爪,迎着童牛难以置信的目光,直接抓住童牛的脸,捂住他的嘴,不让其说话。

    “嘘,小声点,这是……秘密哦!”

    尚景星身子前倾,凑在童牛的耳边,轻声说着话,他脸上挂着微笑,目光却异常冰冷。

    童牛并不打算束手就擒,他左手握拳,猛地打向尚景星的腰间,这是人体最为脆弱的几个位置之一,这一拳要是打实了,尚景星必定重伤。

    然而这一切都在尚景星的计算之中,他不以为意,冷冷一笑,随后左手猛的用力!

    碰!!

    童牛的整个脑袋被按在泥土之中,即使尚景星没有用全力,依旧免不了脑袋开花,血花四溅,同时强烈的碰撞让童牛的大脑一阵轰鸣,出拳的左手直接软了下来。

    “放心,你会死的……很漫长!”

    尚景星眯着眼,缝隙之中寒芒一缕缕射出,刺得童牛庞大的身躯一阵颤抖,他现在真的怕了!

    “这一拳,因为你鞭打小云!”

    尚景星伏着身躯,左手如铁爪,紧紧扣着童牛的脸颊,不让其动弹,同时右手一提,握拳高举!

    下一秒,他运气一拳猛然砸下,目标是童牛的胸膛!

    咚!

    “唔!!”

    “这一拳,因为你伤了小云声音!”

    第二拳砸下,尚景星清晰的听见“咔嚓”一声,童牛的胸骨裂了!

    咚!!

    “唔唔啊啊!!”

    “这一拳,因为你骂了小云!”

    由于童牛已经没有了反抗的余地,尚景星直接松开了左手。

    咚!!!

    “啊啊啊!!!!”

    “这一拳,因为你扯了小云的头发!”

    第四拳砸了下去,童牛双目痛苦的圆瞪,胸膛凹陷下去,现在就算尚景星不去管他,要不了多久他也是死路一条。

    咚!!!

    “这一拳……”

    五拳!

    十拳!

    时间慢慢推移,尚景星机械式的挥动着拳头,宣泄着心中的愤怒,整整十拳砸下,童牛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而灰尘之外,却和灰尘之中的气氛全然不同,在灰尘扬起后,他们都看不见里面的情形,但这不妨碍他们猜想,其中有不少人就为尚景星宣判了死刑。

    “啊!!”

    第一声惨叫响彻当场,其凄惨程度堪比杀猪,众人皆是摇头叹息。

    “唉,尚老板太冲动了。”

    “是啊,不过我听着声音有点不对啊。”

    兵心门这边。

    “掌门,里面是什么情况?!”林虎担心的问道。

    “尚景星怎么样了?!!”冷冰凝咬着唇,凤目中写满了焦急。

    他们两人都很像冲进灰尘之中,助尚景星一臂之力,却被炎同方拉住,无法移动。

    “他用了你给的屏蔽探查的法宝,我也看不见。”

    炎同方摇头,表示自己也看不清楚,不过他和尚景星虽然接触不多,但也知道他的坚韧性格,绝不会发出如此惨叫声,可要说尚景星赢了这拳,他也是一万个不相信,无比纠结,他何尝又不想去帮助尚景星,可是昨天在计划时,尚景星千叮嘱万嘱咐,要求他们都必须在门内,不得出来。

    另一边,小云虽然没有说话,但原本空洞的眼眸之中闪烁着担忧。

    咚!

    灰尘中有了新的动静,犹如锤鼓的声音响起,声浪并不刺耳但却好似被人砸在心头,敏感的人甚至发现自己脚下的大地出现了一丝震动。

    咚!!

    “啊!!”

    声浪和震动再次出现,甚至比上次更为清晰,同时出现的还有惨叫声。

    咚!!!

    咚咚!!!

    咚咚咚!!!

    “这,童牛也太凶残了吧?”

    “可我感觉这声音有点像童牛啊。”

    “你是聋了,还是傻了?尚景星怎么可能打得过童牛!”

    锤鼓声没有停歇,一刻不停的响着,好似锤在所有和尚景星交好的人心头,让他们心颤,地面震动的更为明显,好似地震,而惨叫声则慢慢减弱,直到消失,众人的议论停了下来,他们依旧想到了结果。

    半盏茶后,灰尘之中没有了声息,捶打、地震都停了下来,就连灰尘也慢慢散去。

    “唉,走吧。”

    兰山转过身准备离去,不忍看里面的画面,不过他没走几步就被自己的东方长老拉了回来。

    “怎么了?”兰山问道。

    东方长老没有说话,而是颤颤巍巍的手指指着前方,一脸见鬼的表情。

    兰山好似想到了什么,猛地转身,看清了眼前的画面,瞬间瞪大了双眼惊呼道:“怎么可能?”

    兰山的惊呼就好像是导火线,将所有惊呆在原地的人惊醒。

    “怎么会这样?”

    “不可能?!怎么会输?!”

    “这!这!这是要逆天啊!”

    空地之上,灰尘彻底飘散,童牛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胸口有个触目惊心的窟窿,鲜血流了一地,他双目圆瞪,显然死前还处在震惊之中,死不瞑目!

    而尚景星,他低着头站在童牛的尸体边,双手低垂,一滴滴鲜血从他右手上滴落,浑身染血,甚至脸和头发之上都有着不少血渍,这血,不是他的!

    好像感受到了众人的目光,他猛地抬起头,看向了周山派的所有人。

    透过他凌乱的刘海,一双染着血色的眼眸,疯狂、凶煞以不足以形容,所有看见这双眼眸的人皆是不自觉的后退,有人只后退了半步,有人甚至瘫坐在地,这一刻,在他们的眼中,尚景星已然不似人类,而是一头凶兽!

    “还有……八十六人!”

    他嘴角一咧,笑了起来,笑容中充满了愤怒,配上他染血的脸,分外邪意。

    所有和尚景星有所接触的人,皆是感觉真正认识他了一般,这是一个平日里善良随和,但一旦被逼急,就会变成疯子的人。

    他伸手一捞,抓住童牛的是右手,随后一提一甩,骤然用力,将童牛的尸体丢向周丹山。

    做完这动作,他右脚同时一踏地面,整个人藏在童牛庞大的身躯之后,冲了出去。

    “哼,自不量力!”

    周丹山看着迎面砸来的尸体,丝毫不顾这曾是自己门人,直接一挥手,将其拍碎,一时之间血肉横飞,狠辣之极!

    “这!这周丹山也太狠毒了吧?!”

    “那可是童牛的尸体啊,他的门人啊?!”

    “我当初还差点想要加入周山派,现在真是庆幸,有这样掌门,怎么死都不知道啊!”

    周丹山有灵力护体,自然不会沾到血肉,但他身后的周山派门人却不同,被血肉溅了一身,甚至有人身上还挂着一条肠子,他们只感觉后背寒气直冒,特别是周围的人的议论声,让不少人不约而同的冒出一个想法。

    ‘周山派,真的值得我拼命了?!’

    尚景星乘着周山派那边出现骚乱,在周丹山拍碎童牛的尸体后,身形变换方向,再次加速,窜到小云身旁,突然急停,蹲下身子,尽量避开伤口,伸手将她抱在怀里,他小心翼翼的样子犹如抱着珍宝。

    目的达成,尚景星急速后退,直到退回自己和童牛战斗的位置,才停下脚步。

    “怎么了?我碰到伤口了?”

    尚景星低下头,看向怀里的小云,发现她目光炽热的看着自己,心里不禁有些诧异。

    小云轻轻的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依旧用那古怪的眼神看着尚景星。

    “嗯,痛吗?”

    见小云不说,尚景星也不多问,而是轻柔的摸了摸小云的脑袋,同时为她理了理头发,露出小云娇俏可人的小脸。

    “痛。”小云神情一暗,微微低头,随后又马上抬起自己的小脑袋,露出了虽是稚嫩但也明艳无比的微笑说道:“但很开心!”

    “啊?”

    尚景星满头雾水的看着小云,总感觉今天的小云有些怪怪的,不过最后还是归罪于童牛,认为是小云是被拷打了才会这样。

    小云朝着尚景星的怀里依恋的钻了钻,泪珠打湿了尚景星的衣襟,刚刚尚景星浴血奋战为救自己的画面,让小云将他和自己父亲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爹爹……”小云的话语极轻,哪怕是尚景星此时的修为,依旧没有听见。

    尚景星给小云喂了一颗血气丹,随后将她安置到自己背上,用一根绳子小心的固定小云的位置,最后让她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脖子。

    做完这些,他转头看向小云,轻声说道:“小云,你好好看着吧,我,一定可以护住兵心门,护住我们的家!”

    小云精神一振,蓦然抬头,大眼睛上挂着泪珠,展颜一笑,重重的点头道:“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