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七章 势力战·心!!(2)

    起始城外,十丈之远,有一片山林,细细数来,不下百数,其中有一座山尤为鹤立鸡群,它高耸入云,若立于峰顶,众山皆小。

    此山名为凌峰,极为特殊,往日不会有人上去,也上不去,不过今天却引来了两位身份尊贵的客人。

    “唉,终究还是来晚了。”

    这是一位中年人,墨发金冠,紫衣红袍,双手背在身后,纵然山顶烈风呼啸,他的衣冠依旧微丝不动,他此时看着的方向,正是有着十丈之远的起始城兵心门所在位置。

    “父亲,现在势力战还没开启,您贵为东一层主一定能阻止吧?”

    青年试探性的问道,他与中年人打扮相近,不过没有穿红袍紫衣,反而穿着一套青色文士衫,手中折扇轻摇,一派风度翩翩。

    “现在和开始了又有什么区别。”东一层主轻叹一声,随后话音一转,幽幽开口道:“其实,兵心门并不是没有赢的希望。”

    “真的?!”柳元霍然抬头。

    “嗯,那个尚景星,或许会带来奇迹。”东一层主面露奇异之色。

    “尚景星?一个刚刚从凡界来的新人?父亲你搞错了吧?”柳元不信道。

    “哈哈,新人?就算是新人,那也是锻体六层,身伴牛虎之力的新人。”东一层主如是说道。

    “怎么可能?!”柳元难以置信的睁大了双眼,看向远处的尚景星。

    “是啊,我看见的时候也难以置信。不过,既然他已经创造了一个奇迹,那又为什么不能创造另一个呢。”

    东一层主目不转睛的看着尚景星,眼中有好奇,似在期待。

    另一边,兵心门外陷入了短暂的寂静,随后一道愤怒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切。

    “小云告诉我,是谁做的!!”

    小云此时的模样让尚景星心疼的无以复加,往日与小云相处的一幕幕在他脑中回放,淘汰赛时的相助,照顾冷冰凝时的朝夕相处,自己生病期间无微不至的照料,为了自己的病进入深山被抓。

    为了小云,尚景星决定改变计划,原本他打算先杀了周山派锻体期最强的那人,但这一刻,他只想要知道是谁鞭打的小云!

    “哈哈,你不用问了,这小婊子就算想要说话都有些困难,不过我可以帮她回答你的问题。”

    童牛蹲下身,一把扯住小云的长发,让其贴着自己的脸,残忍的笑道:“是我啊!这小婊子竟然敢咬老子!打几下算是轻的了!不过不小心把她打的说话困难,真是抱歉呢。哈哈哈。”

    “掌门!结契!我要他们死!!”尚景星怒目圆瞪,大声喊道。

    “好!”在门内的炎同方,同样看见了小云惨状,他二话不说抬起右手,运起灵力,于半空之中结契。

    看着炎同方的行为,周丹山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哈哈大笑一声,同样开始在半空中写字。

    “炎同方你敢!!我父亲让你守着这最后的附属门派,你是这样守的吗?!你对得起我父亲在天之灵吗?!兵心门是我们的根,最后的根!哪怕是我死也不能让它和锻心门一样被灭!!!”

    突如其来的嘶吼声让在场的所有人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随后愣在原地,不是因为话语的内容,而是这声音实在过于沙哑,声带几近破碎,犹如两块铁皮在摩擦,完全不似一个小女孩的声音,让人听之心碎、闻之心酸!

    小云的声音犹如导火线,点燃了兵心门所有人心中的怒火,同时也点燃了仙塔界第一层东面区域百年来第一场势力战!

    “掌门!你还在等什么!”

    愤怒犹如巨兽,瞬间吞噬了尚景星,他双眼泛红,声嘶力竭的怒吼,犹如雄狮在咆哮!

    “马上!!”

    小云的话语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反而让炎同方再也没有半点犹豫,愤怒同样填满了他的身心,他食指中指并拢伸出,于半空之中写下一个‘契’字。

    “立誓于塔,生死塔辨!修兵止戈·势力战,兵心门,契!”

    “立誓于塔,生死塔辨!修兵止戈·势力战,周山派,契!”

    这是唯有炼气期以上才能使用的开启修兵止戈的方式。

    势力战!

    正式开启!

    “不要!!”

    小云流下痛苦的泪水,曾经灭门的一幕填满了她的脑海,凄厉的哭喊声飘荡全场。

    ‘小云你放心,你所担心的事不会发生。’

    尚景星看了小云一眼,她的眼泪打湿了秀发使其粘在脸上,小小的身影变得更为狼狈。

    势力战已经开启,但兵心门前的空地却陷入了诡异的平静,周山派这边戏谑的看着尚景星,根本没将他当回事。

    而尚景星则是双眼没有焦距,陷入了回忆之中。

    “他们想要用残躯为门派做些什么,那么,我们就应该满足他们这份微小愿望,哪怕……我们看着再难受。”

    小云说着这句话时,眼中有痛,其痛刻骨;眼中有恨,其恨滔天;眼中有哀,其哀冻土!

    “我会……过去的事我并不清楚,但是那些事应该交给大人,而你的责任,唯有微笑而已。”

    那时的尚景星想要说“我会保护你的”,但却又因为觉得承担不起那样的承诺而没说出。

    陷入回忆的尚景星突然一笑,他笑的极为唐突,以至于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他疯了,就连小云麻木的脸都有了一丝波动,茫然的看着他。

    “哈哈!!”

    “哈哈哈!!!”

    慢慢的,他的笑声越来越大,甚至有一滴泪珠在他眼中滚动,他在笑自己,笑曾经的自己,他是在嘲笑!

    ‘是啊,是时候下定决心了。’

    那日夜晚和小云散步在院中的感觉再次出现,怜惜的感觉在尚景星胸口翻腾,那时他就想说的话,那时他就想做的事,被他想了起来!

    “小云,我说过的吧,你只要微笑就好,剩下的,交给我就行!”

    尚景星停下大笑,许下誓言,他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敌人,他们的数量是八十七人,很多,很强,几乎没有任何胜算,但却不能动摇尚景星分毫,他气势之强,连远处的东一层主都为之动容。

    小云眼中的波动更大,许久未有的情绪似要涌出。

    “啊……我果然太懦弱了,现在才下定决心。”

    “管他什么承担不起承诺!”

    “管他什么有没有资格保护!”

    此时的尚景星分外平静,心境得到了洗涤,纵然胸有怒焰,心却静若冰霜。

    心誓以发!

    尚景星脚步一踏,径直冲了出去!

    “因为……保护才他妈的不需要什么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