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六章 势力战·怒!!(1)

    约定的第三天到了,天刚蒙蒙亮,一缕阳光射进房中,洒在盘膝而坐、修炼了一晚的尚景星身上,他睁开眼睛,血丝彻底覆盖了他的眼珠,凶煞之气,扑面而来!

    “开始了……”

    他站起身,带着坚定的决心,推门走出。

    来到大院,兵心门的所有人都已经起来了,所有该做、能做的准备,他们都已经做了,接下去便是大战!

    “孩子和老人都去密室躲起来。”炎同方轻轻的开口道。

    顾老点点头,知道自己留着不过是拖累,没有多说,带着没有修为的众人离开。

    “来了。”

    尚景星双耳微微扇动,境界的提高让他的听觉更加敏锐,那是一片脚步声,虽是杂乱,但却不下百人,显然,除了周山派,还来了不少观众。

    “走吧。”炎同方拿着信函,看向尚景星。

    尚景星点了点头,大步流星的朝着门口走去,其外人声鼎沸。

    周山派掌门周丹山站在人群最前方,他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些微有些斑白的长发被扎起披在背后,衣袍底色为青,无风自动,气势磅礴,显然修为不低。

    而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人,浑身裹着绿袍,看不清相貌,但看其站位不难猜出其地位,正是为了防止周丹山控制不住灭了兵心门满门,而前来督战的楚风。

    “看,出来了,是尚老板。”

    “他身旁那人应该就是兵心门的掌门吧?”

    “周丹山,何必为难兵心门呢,我看此事算了吧。”

    “唉,尚老板这次死定了,可惜再也不能参加他的游戏了。”

    “谁说不是呢,尚老板为什么不逃呢,这几天足够他脱离兵心门了。”

    作为此次势力战的发起人,周丹山还没说话,倒是周围的观众开始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哼!闭嘴!”

    周丹山一声冷哼,犹如平地生雷,炸响在众人耳边,一阵“嗡嗡嗡”声在他们脑内轰鸣,其霸道可见一般,容不得旁人插嘴求情,就连尚景星都感觉有些受不了,心里不免惊骇,竟感觉周丹山比之炎同方还要强上几分!

    “怎么?炎同方你不结契,反而带着这个新人出来,不会是想放弃他吧?还是说想要放弃那个小女孩?你可真够废物的。”

    周丹山扫了尚景星一眼,双目中写满愤怒、杀意与不屑,藐视的态度溢于言表,尚景星作为新人肯定不会和什么灵脉宗想要的秘密有关,不需要活捉,要杀要剐完全由他说了算。

    在周丹山看来,今天不过是走个过场,活捉兵心门,杀了尚景星,易如反掌,兵心门满门除了炎同方,其他人根本都是蝼蚁,甚至他都没有亲自出手的打算。

    “你!”

    尚景星刚想说些什么,却被炎同方摇头拦下,示意他不要说话。

    “周掌门,你贵为一派掌门,想必也是能够分辨是非黑白,周狐疯掉一事完全和尚景星无关,他是被塔界规则吓疯的,在场的很多人都可以作证,你何必如此苦苦相逼?”炎同方抱着最后的期望解释道。

    “是啊,周掌门,当时我也在场,周狐是被塔界警告波及的。”

    “没错,我也在场。”

    “我也看见了。”

    众人又是一阵七嘴八舌。

    “呵呵,可以啊。”

    周丹山此话一出,炎同方脸上一喜,在他看来能不打是最好的,不过他身旁的尚景星却是脸色沉了下来,他决不相信周丹山如此大动干戈,最后会如此简单放弃。

    围观的众人也是一愣,他们虽然在劝解,但还真没想过此事会因为自己的几句话而化解,不过周丹山的下一句话,别说是炎同方和尚景星了,就连围观的众人都看不过去了。

    “让你们兵心门所有人出来跪在我儿床前磕头求饶,让冷冰凝嫁给我儿,同时……”周丹山话音一转,一指指向尚景星,“我要这尚景星自废修为,自挖双目,自割双耳,自断四肢。哦对,我儿脑子废了,那我就要挖他的脑子,献祭给我儿!”

    周丹山残忍的一笑,接着说道:“这样的话,我就放过你们兵心门,给你们一个投降的机会。”

    “这周丹山,未免太过分了!”

    “有其子必有其父!由此可见周狐嚣张跋扈完全都是学自他的!”

    “这简直比杀了尚老板还要过分!”

    周围的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周丹山的话让他们后背一阵发凉,这得多么嚣张跋扈才能说出这样的话。

    “周狐完全咎由自取,这周丹山过分了。”

    人群的一角,那里是一众穿着门派服饰的人,开口的正是为首的老者,如果尚景星在此,一定能认出此人,他正是当初邀请过他的兰山派掌门,兰山。

    “掌门,何必来管这尚景星呢,以他这极差的资质,注定止步锻体九层,终身不得进入炼气期。”兰山派掌门身后,一位长老不屑的开口说道。

    “东方长老,你不懂,尚景星获得妖牛之力,配上他的狠,一旦达到锻体九层,在起始城可谓是锻体期无敌。”

    然而即便兰山如此解释,东方长老依旧一脸不屑,他身边的一位年轻人更是一脸妒恨,此人正是兰山之子、东方长老之徒,他从未得到过父亲的赞赏,此时听闻一个新人得到父亲如此评价,因妒生恨。

    “唉,算了,继续看下去吧。如果能帮就帮他一把。”兰山如是说道。

    另一边,在众人议论纷纷时,炎同方脸色阴沉的可怕,本来周丹山因为周狐一事,无理取闹的开启灭人道统的势力战已经让他无比愤怒,此时竟然还要兵心门满门下跪,冷冰凝嫁给个疯子,尚景星自残,他顿时有种自取其辱的感觉。

    “掌门,你进去吧,已经没有必要再说了。”尚景星转头说道。

    “恩。”

    炎同方一点头转身走回门内,经历过势力战残酷灭门的他,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再次参与,不过现在最后一丝期盼破灭,也没必要留在此地自取其辱了。

    炎同方离开,原地就留下尚景星一人。

    “我要见小云。”

    为了计划,此时他依旧在强忍愤怒。

    “哈哈,可笑,见了那小女孩又如何?你不会真的以为兵心门有希望赢吧?”

    话虽这么说,周丹山还是让人将小云带了出来,他知道如果不让尚景星看见小云,他们是不会开启势力战的。

    “童牛,将那个小女孩带上来。”

    不多时,一个大汉走出人群,他手中拿着一根绳子,绳子的另一端是被绑着的小云。

    “小婊子,走快点!”

    他几乎是用拖的方式将小云拉出来!

    “是谁做的?!”

    怒火几乎从尚景星眼中喷涌而出,凝视着周丹山。

    他生性善良,不喜行杀戮之事,之前即便周丹山多番羞辱,依旧感觉自己的计划杀戮过多,于心不忍,但现在看了小云的模样,那丝不忍彻底烟消云散。

    此时的小云,完全没有了往日娇俏可人的模样,一身紫衣破烂不堪,透过衣物的破口可以看见下面娇嫩的皮肤,满是鞭痕!

    精致的双马尾早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披头散发、杂乱的近乎遮住脸的长发,透过发丝,尚景星能看见小云的大眼睛,这双已然没有了前几日的灵动,有的只有空洞、麻木和恨意。

    这一刻,尚景星脑内那条名为理智的弦濒临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