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五章 生死在明朝

    晚膳时分,尚景星终于停下了自己堪称疯狂的修炼,走出房门,几个时辰的修炼让他收获不少,体质得到了不错的提升,经脉的坚韧程度是旁人的数十倍,也幸运的获得了一虎之力,但他并不知足,在他看来没有吃牛吃虎,锻体期一层的提升实在不够扭转这场势力战。

    这要是让旁人知道他此时的想法,恐怕恨不得一法宝砸死他,别人第四层晋升第五层最少要半年,他几个时辰就达成了,竟然还嫌这嫌那,不知足。

    来到餐厅,众人看着尚景星那布满血丝的双眼,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从小敏那里他们已经听说了尚景星一晚未睡的事,现在看来直到现在,他依旧没有睡过哪怕一秒。

    晚膳在一片愁云中结束,收拾的工作交给了几个孩子,其他人一同前往了议事厅。

    待众人坐定,炎同方满脸愁容的开口道:“消息我打听到了,说实话,原本就觉得希望渺茫,听了这消息,我更找不到一丝希望。”

    炎同方以这样的话作为开场白,让在座的众人愁容更浓,名为绝望的气息在议事厅飘荡。

    “掌门,还是说说吧。”

    尚景星无奈的摇了摇头,虽然他早就知道炎同方不适合掌门之职,但没想到在大战前一晚,炎同方竟然不动员,反而泼冷水。

    看了尚景星一眼,炎同方清晰的感觉到他的不满,无奈苦笑一声,炎同方心里清楚,自己的确不是做掌门的料,实在是赶鸭子上架,无可奈何才坐上这个位置的。

    “周山派有锻体期八十二人,炼气期五人,疑似有一头狐类异兽守山。最后一条信息不知是真是假,他们的门派令上并没有这方面的信息,可能是对门人隐瞒了,也可能是谣传。”

    炎同方说完,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气,不说其他,光是八十二个锻体期就够兵心门灭门的了。

    尚景星深吸一口气,问道:“那些锻体期中力量普遍多少,还有最高又是多少?”

    “最高的那人锻体八层,力量堪比三十二牛之力。至于普遍的话,应该是十五牛之力。”炎同方回道,随后他不无担心的再次开口,“你因为吃过妖牛,堪比二十牛之力,会是对战的主力,但面对最强的那人还是有些差距。到时候我们再想办法。”

    对于炎同方的说法,尚景星并没有在意,如果要严格来算的话,他的力量堪比四十二牛之力,面对那最强之人也是稳操胜券,不过他拥有两头妖牛之力的事实在难以解释,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说出来。

    ‘现在唯一麻烦的是对面的人数,哪怕我能秒杀对面所有锻体期,但他们一拥而上的话,我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必须想个办法。’

    尚景星皱眉思索,结合这次得到的资料,以及这两天他想的办法,很快,具体方案便得出了。

    “我有办法。”

    议事厅的所有人都猛地抬起头,双眼炽热的看向尚景星,其目中有期待也有疑惑,他们很想知道,在如此绝境下尚景星又能创造怎么样的奇迹,但心中又难以置信。

    “今晚就进行布置,不然到了明天,我怕被周山派发现。不过有一点,冷冰凝。”尚景星转头,看向冷冰凝,有些担忧的说道:“我需要两张大网法宝,要具有粘性,你能身体能行吗?”

    “你放心。”冷冰凝只是轻轻点头。

    “天气冷了,晚上多披件大衣,辛苦你了。”尚景星关心的说道。

    说完,尚景星转头看向众人,将自己的具体计划说出,同时为每个人安排了任务,认真的他倒颇有几分大将之风,看的冷冰凝眼中异彩连连,观察到这点的炎同方一阵挤眉弄眼,结果却被冷冰凝凤目一瞪,不敢再有多余的动作。

    别看炎同方在这里耍宝,他其实听的非常认真,心里没有半点尚景星喧宾夺主的不忿,反而有了等这次势力战过后将掌门之位传给尚景星的想法。

    显然,他在尚景星入门时说的那句欢迎加入这个大家庭,并不只是是说说而已,要换了其他门派,尚景星早就被记恨上了。

    交代完毕,众人都忙去了,尚景星拉住炎同方,提出了想要了解炼气期的战力,炎同方同意。

    来到大院,由于只是想要感受炼气期的战力并不是切磋,尚景星双手环于胸前表现的很随意。

    “炼气期,炼精化气,就是将身体精血炼化为灵力。”

    炎同方伸出右手,其上血色的光芒慢慢闪动,最后化为红色的气团裹在手掌外。

    “我主修的是火属性功法,所以颜色是红色。在炼气期阶段,修士会选择法修或者体修。由于法修极耗灵力,所以绝大部分修士都会选择体修,也就是说,战斗方式和锻体期不会有太大的不同。但是……”

    说着,炎同方在尚景星的目光下,走到了一颗两人合抱的巨树旁,步伐不丁不八,摆出一个架势,右手运功一拳打在树上。

    “但是,这灵力不止是对力的加成,由于修炼了功法,更附带了奇特的效果。”

    随着炎同方的话说完,那颗巨树就好像瞬间被抽走了所有的水分,躯干变的萎缩,树叶变的枯黄,下一秒,巨树就好似自燃一般,刹那化为灰烬,飘散在空中,尚景星目瞪口呆。

    “此术名为锻打术,日后等你晋升炼气期,我会传授与你,如果到时我们还活着的话。”炎同方苦笑着挥了挥手,离开了大院,仅留下一句话,“我是炼气八层,配上天级功法锻打术,周山派五个炼气期,我可战三人,拖住四人,也仅此而已。”

    炎同方离开了,留尚景星一人在原处久久不语,炎同方话中的意思他明白,即使有他的计划在,即使有这炎同方这个超强战力在,兵心门依旧危在旦夕!

    “呼!”

    吐出一口闷气,尚景星紧握双拳,微微抬目,透过长而杂乱的刘海,他双眼闪烁着坚定和狠意,配上他满是血丝的眼珠子,像极了山中饿虎!

    “是输是赢,是生是死,让我们试试吧!周!山!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