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十四章 疯狂的修炼

    正午时分,尚景星回到门派,这个时间炎同方还没回来,他也就没在外面多呆,直接回了房间。

    “时间不多了。”

    按照约定的时间,今天已经是第二天,由于第三天还要在门派中布置些东西,留给他修炼的时间已经只有一天而已了。

    盘膝坐下,尚景星拿出所有锻体丹和血气丹,开始了今天的修炼。

    不同于以往按部就班的运转功法,今天尚景星在修炼之初就直接吞下了一颗锻体丹。

    锻体丹入口即化,化作洪流融入他的全身,挤压血管的步骤早在上次超额完成了,最近这段时间尚景星都在运用血液和血管的力量对经脉进行挤压。

    锻体期需要按部就班,除了从小被各种药草将身体素质提升到极致的其他层面天之骄子,不然想要快速提升锻体期境界几乎不可能。

    没有资质之分,自然就没有快慢之分,普通情况下,三至六个月提升一个小境界,每逢第五、第九层都有一个坎,更是需要消耗半年乃至于一年的时间,这几乎成了固定规律。

    然而,这规律在尚景星这里却被无限缩小了,无他,第一次修炼时,他血管破碎,血液已经对经脉进行了无数次冲击挤压,使得他的提升极快,几乎已经在突破的边缘。

    第二颗丹药被送入口中,洪流涌入不比水泥好上多少血液中,推动着其流转,这便是尚景星第二个优势,一个哭笑不得的优势。

    地球作为被工业污染的星球,它没有灵气只有各种污染,这污染并不仅仅是雾霾,还有食物,还有细菌,而尚景星所生活的地方恰恰是这方面最严重的中国,他体内的杂质之多令人发指,即使是经过上次的‘喷发’也仅仅是消除了一半不到而已。

    有阻碍,就代表了能积累,当这积累到了一定程度后,就会出现喷井,这喷井就是尚景星突破的最大依仗!

    第三颗……

    第四颗……

    第十颗……

    第二十颗……

    第三十颗!

    锻体丹犹如不要钱一般,被他一颗颗送入口中,化作洪流冲击着他的经脉,这种修炼方式几乎可以称之为史无前例,近乎疯狂!

    碰!!

    喷井现象出现!

    三千灵石、两个时辰、就算加上之前的修炼,也不足半月,尚景星仅仅以这些代价,达成了旁人需要至少半年才能完成的突破!

    锻体期第五层!

    一虎之力获得!

    喷井还在继续!

    碰!!!

    锻体期第六层!!

    旁人一年才能达成的晋级,在尚景星这里,只需要两个时辰!

    一缕微笑出现在尚景星的脸上,他想要放声大笑,然而就在他想要将这个简单的动作付诸于行动时,几乎要击晕他的剧痛出现了。

    “啊啊啊啊!!!!”

    犹如凶兽受伤般的低吼声传自尚景星的口中,此时他的声音根本不似人类,来自体内的剧痛让他还算清秀的脸变的扭曲,整个人瘫倒在地,身体剧烈抽搐着,黑色的杂质、透明的汗水、赤红的鲜血,一刻不停的从他全身各个毛孔中冒出。

    锻体丹一次决不可吃下四颗以上,而尚景星无视这警句,一次翻了近八倍!

    “唔!!!”

    似狼嚎的叫声,经脉寸断的痛苦,哪怕尚景星坚韧非人,依旧忍不住发出了惨叫,这远比上次血管破碎疼上百倍,同时也危险百倍,一个弄不好,尚景星说不定就彻底断了修行之路!

    最重要的是,这次经脉之中的洪流根本不足以支撑到血液与血管的洪流消散干净,哪怕是经脉之中还有上次存留着的洪流也不行!

    一只一块黑一块红的右手颤颤巍巍的伸了出来,它的目标是一旁血气丹,明明在平日触手可及的距离,此时却犹如万丈之远。

    半盏茶后,尚景星终于抓住了那瓶血气丹,‘得救了’,这是他心中唯一的想法,他庆幸自己这次准备充分,颤抖的打开瓶盖,想要将其递到口边,然而变故再次出现。

    叮叮叮……

    无力的右手没能将瓶子递到口边,在伸回途中不慎滑落,十颗气血丹全部从瓶子内滚了出来,带着“咕噜噜”的声音散了一地,距离尚景星最近的那一颗,也足足有一尺半之远,他的手根本够不着!

    啪……

    看着一地的血气丹,尚景星右手摔在地上,他的眼中有绝望之色在闪烁,不过下一秒就消散干净,放弃这个词,他从未学过!

    这一刻,尚景星性格中的坚韧、执着、狠劲全面爆发,血丝几乎覆盖了他整个眼球,他咬着牙,用所剩无几的力量,左肩猛地用力拔起,同时左手也顺势舒展!

    啪!

    血液再次喷涌,但他却在笑,因为他完成了一个翻身动作,左手伸直,距离那颗血气丹只有几个指关节的距离。

    ‘近了!’

    手臂、手掌、手指,拼命的伸直,终于,在近乎漫长的时间里,那颗血气丹被他紧紧在手中。

    左手收回,血气丹丢入口中,一股暖流传遍全身,用于疗伤的丹药自然不是锻体丹的效果能比,只是顷刻间,尚景星全身近乎崩溃七成的经脉得以缓解,慢慢的经脉的修复赶上摧毁的速度,虽算不上转危为安,但也得到了平衡。

    幸好锻体期阶段有着其他阶段所没有的特殊性,要是在其他阶段,别说是七成经脉寸断,就是一CD有可能让他废了终身。

    实际上,墨丹林的丹药帮了大忙,尚景星并不知道,墨丹林在其门派被称为百年不出世的炼丹天才,这对一个炼丹门派来说,几乎可以称之为妖孽,他所练出的丹药效果通常都比旁人好上三成,更别说他给尚景星的全是他的得意之作,别说三成了,就连好上五成的比比皆是。

    尚景星再次一个翻身,用右手抓住了另一颗血气丹,修复速度已经超过了摧毁,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又抓了几颗血气丹有备无患。

    “呼!”

    手中抓着三颗血气丹,尚景星仰天躺着,轻舒了一口气,总算是放心下来,此时的他已经感觉不到疼痛,倒也不是体内摧毁和恢复的循环结束了,而是他已经近乎麻木。

    ‘继续修炼吧……’

    心里这么想着,尚景星躺在地上,继续开始运转功法,一刻也不愿停歇,手中抓着血气丹,继续着他的疯狂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