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九章 不安宁的夜

    “冰凝你要知道,对炼器师来说,人体有三血最为珍贵,分别为精血、眉心之血、心头之血,对法宝的提升由低到高,对自身的伤害也同样如此。心头之血轻则重伤、重则身死的命运;眉心之血修为跌落数个境界;精血虚弱一段时间,少则一月、多则半载。不是万不得已,不是可托之人,断不可使用以上任何一种,切记切记!”

    盘坐于厢房之中,冷冰凝清冷的眼眸之中满是追忆,回忆着她师傅尚在人世的一幕幕,尤其是她冷凝锻造术修成之时,其师的警戒之语。

    “师傅……”

    轻轻的呢喃回荡在厢房之中,冷冰凝闭上双目,出现在她脑海中的记忆不再是其师,而全是和尚景星接触的画面,他用聪慧解决兵心门一直忧心的问题,他用勇气为自己挑战强于自身数十倍的敌人。

    “师傅,他是不是可托之人,徒儿并不知晓,但他愿意用性命帮徒儿取回尊严,那徒儿自当投桃报李,以修为助他修行之路能平坦一些!”

    冷冰凝睁开双眼,凤目之中追忆之色尽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坚定和柔情。

    她素手抬起,玉指轻抚眉心,片刻过后,指甲处寒光一闪,在其眉心留下一道血痕,眉心之血随之滴落,脸色顿时一片苍白。

    冷冰凝双手法决连掐,只是刹那间便打出数十到法决,眉心之血、紫色巨弓同时飘起,法决打在其上,亮起一片血光,半盏茶后,两者融合在一起。

    法决还在继续,每打出一道法决,冷冰凝吹弹可破的俏脸便白上一分,然而这女子却一声不吭,这一刻,坚毅与柔弱、冰冷和柔情糅合在一起,使她有了动人心魄的魅力。

    半烛香后,冷冰凝终于停下了手中的法决,眉心之血与紫色巨弓彻底融合、不分彼此,形成了一张紫红色的巨弓,品阶也从原来的二品人阶提升到三品地阶,配上冷凝炼器术,此物堪比四品法宝,而代价却是她的俏脸惨白如纸,修为更是连跌两层,从锻体八层跌落到锻体六层!

    黑暗之中,紫红色的巨弓漂浮在半空,闪烁着耀眼的光芒,显示着其强大以及其炼制者的柔情。

    “成功了……”

    看着巨弓,冷冰凝娇躯软倒在地,整个人陷入了昏迷之中,她从未笑过的脸上闪过一缕微笑,这微笑一闪而逝让人看不真切、好似幻觉,让人惊艳的同时又让人怜惜,可惜厢房之中并无他人,无人观赏。

    …………

    周山派。

    周狐的房间之中,周山派的掌门、周狐父亲周丹山和灵耀门长老楚风站在床边,望着躺在床上不时发出疯癫般梦呓的周狐,周丹山愁眉不展。。

    “楚长老,恳请你救治小儿的疯病!”

    周丹山年纪不小,已是六十有八,老来得子自然宠爱有加,此时老泪纵横倒也看上去情真意切,不过也正是因为他仗着灵耀门的虎威,纵容周狐去找冷冰凝的麻烦,才会使得自己的儿子落得如此田地。

    “待我看看再说。”

    楚风一脸冷漠,上前几步,抓住周狐的右手为其把脉,虽看上去像那么回事,实际上心里却不以为然,根本没有在意周狐的死活。

    要知道楚风灵耀门的身份非比寻常,乃是其上属势力灵脉宗一位长老的侄子,这位第三层百万位势力的长老没有子嗣,对楚风视若己出,要不是其血脉只能算是旁系,无法带在身边留在第三层,才不会把他放在灵耀门这第一层的附属势力里。

    他平日里即使对灵耀门掌门也是呼来喝去,根本不屑于和周山派这样的第一层门派打交道,这次要不是得到了自己那位叔叔的命令,说兵心门有灵脉宗掌门想要的秘法,才不会来到这里。

    楚风装模作样的把着脉,眼睛偷瞄周丹山,趁其不注意,偷偷放出了一只蚕豆大小的蛊虫。

    蛊虫刚被放出,就像是闻到蜂蜜的蜜蜂,急不可耐的钻入周狐手腕血管之中,顺着他的血管一路疯钻,直达周狐的大脑,待一切结束,楚风收回手,同时微不可查的在周狐的伤口处一抹,伤口顿时复原如初。

    “怎么样?”

    见楚风收回手,一旁紧张得满头大汗的周丹山马上询问起来,他却不知道,经过这位楚风长老的手,周狐才真正的药石无医了。

    楚风摇了摇头,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说道:“令公子恐怕是治不好了。”

    “怎么会……”周丹山双眼一翻,险些晕了过去,但楚风的下一句话却是让他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

    “不过,如果贵派能在势力战中赢下兵心门,抓住他们满门弟子送往灵耀门,我到不是不可以恳请我们的上属门派灵脉宗给出灵药治疗令公子。”

    楚风心里暗暗高兴,终于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可……”周丹山犹豫了一会,随后说道:“可是申请势力战必须要层主同意,自从东一层主上任以来,从未答应过任何一起势力战申请。况且,就算东一层主同意了,势力申请最少也得半月,小儿等不了这么久啊。”

    楚风刚要走出门外,此时却不得不停下脚步,要是换了平日里他肯定回一句“关我屁事”,不过此事事关重大,他只能给周丹山指了一条明路。

    “方法有二,其一,东层主一脉一向不喜势力战,不过西层主一脉却完全不同,他们喜爱势力战,甚至每月以此助兴,况且我们上属势力灵脉门和西层主一脉也有点关系,所以你不妨去西一层主那里申请,反正只要有一个层主同意势力战就可开启。”

    “其二,你不妨用点特殊的办法,具体什么办法,想必不用我教你吧。”

    他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随后走出门外。

    这一夜,注定无法安宁,一场阴谋渐渐笼罩兵心门,然而在这关键时刻,冷冰凝却因满腔柔情而境界跌落,幸好尚景星终于学会使用万界直播,这将他是度过此次危机的唯一筹码,也是他在塔界赖以生存最重要的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