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七章 他仍不知道答案

    周狐被他的仆从抬走了,这场修兵止戈以一死一疯的结局告一段落,虽然期间出现了些意外,让尚景星切身体会到了塔界的残忍,但以结果和收获来说,却是不错。

    作为赌注的两个收获不提,海桑榆的储物袋由于其中装有震地妖牛的尸体,而在生冷不忌的黑影嘴中幸免于难,里面除了震地妖牛的尸体,还有不少东西,尚景星毫不客气的收入囊中。

    而周狐那边,正如他所说,此次所有损坏的法宝都由他赔偿,不过这一切都是由其仆从代劳,他本人在说那句话的时候已经疯了,一共五千灵石尚景星都交给了冷冰凝。

    由于违规者的出现,围观群众都没有了继续答题的兴致早早散去,倒也是给尚景星和冷冰凝放了假,毕竟他们两个也没有那精力去搞什么答题送法宝的游戏了。

    在回门派之前,两人去了趟牛市,在那里购买了六头品质上佳的牛,有着寻常耕牛三倍的力气,其中一头是今晚的晚膳,另外五头则分别是为林虎、小云和冷冰凝准备。

    这六头牛一共花费了六千灵石,将周狐的赔偿用了个干净,甚至还贴上了昨天收入,尚景星想起冷冰凝当时心疼的表情,依旧觉得一阵好笑,感觉财迷的冷美人意外的可爱。

    尚景星这边由于尝到了妖牛的甜头,不准备食用普通的牛类,用他的话说,吃完震地妖牛,在起始城能和他比力气的已经不多了,这虽然是事实,但也不难看出他摆明了要在起始城混到老死的想法。

    尚景星和冷冰凝两人各牵三头牛走在回兵心门的路上,或许是今天发生的种种对于冷冰凝来说冲击力太大,又或许是很享受这种和尚景星两人在林间安静漫步的感觉,一路上她都一言不发。

    “冰凝,我想问下,塔界的规则究竟是什么?”

    率先打破安静的是尚景星,目睹塔界规则惩罚的他,迫切想要知道关于塔界规则的信息。

    “你都来塔界七天了竟然还不知道?”

    冷冰凝有些疑惑的看着尚景星,在她想来这些门派中的人应该早已告诉尚景星了才对,然而她忽略了尚景星没有上进心的毛病。

    只想要混吃等死的尚景星自然不会主动去问,而大大咧咧的炎同方肯定也想不到这点,其他人见尚景星不问都是以为别人已经告诉他了,由于这样的误会,尚景星变成了有史以来第一个进入塔界七天,还浑浑噩噩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的修士。

    似乎是从尚景星尴尬的表情中看出了什么,冷冰凝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天地有九塔,九塔呈九界,塔界有九层,九层应九境。”

    冷冰凝抬起头看着天空,话语中带着奇妙的感情,似在追忆,追忆那曾经对她说这句话的那个人。

    “天地之间有九座塔,每座塔都自成一界,故而被称为塔界,不过塔界两字一般用于统称,就比如我们的所处之地,我们都称其为仙塔界而不称塔界。”

    “在仙塔界皆是修真者。即使出现凡人,也只有两种情况。”

    “其一,是从凡塔界中接引而来,这一类凡人会参加新人选拔赛,然后由各个门派挑选,不过如果被大量门派看中,也会有挑选门派的情况,就比如你。”

    冷冰凝嘴角一勾,似乎笑了一下,即使是现在,她也觉得不可思议,选拔赛的第一名竟然会选择排行倒数第一的兵心门,同时她又觉得庆幸,尚景星这个新门人带给她太多惊喜。

    “还有一类就是在仙塔界出生的凡人,他们有权住在他们出生的塔层,不必一层一层往上爬,这算是塔界规则中唯一比较有人情味的地方了。”

    尚景星奇怪的看向冷冰凝,他感觉有点跟不上冷冰凝讲述的思路,并不明白‘有权’这个词的含义。

    冷冰凝话语微微一顿,察觉到自己有些扯远而导致尚景星无法明白,她有些尴尬的捋了捋额前的秀发,马上回归正题,继续说了下去。

    “接着说上面的那句话,每一座塔都有其特有的名字,以后你会知道的,我就不多说了,下半句话的意思每座塔有九层,每一层对应一个大境界。不是相应境界的人除非得到许可,不然是无法进入其中。”

    尚景星恍然大悟,这么一来‘有权’这个字也就明白了,不过疑问却是越来越多了。

    “许可又是怎么回事?还有掌门不是练气期吗,为什么还在第一层?”尚景星问道。

    “别急,等我说完。”冷冰凝玉指一抬,止住了尚景星的话语,随后接着说道:“这一条对于高境界的人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第一层,不管是什么境界的人都可进入,而第二层唯有炼气期以上的人可进入。”

    “不过由于每上升一层灵气就会提高很多,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顶多往下去一层,因此你在第一层可以看见炼气期,但金丹期就少之又少,再往上根本不会出现。”

    听到这里,尚景星心里一喜,一心混吃等死的他非常喜欢这条规则,完全不用担心路边碰到高境界的人被随手秒杀了。

    “不过这里提到的是个人,如果是整个门派的上升的话,必须要提高门派排名,这些你暂时也用不到,我就不说了。而你之前所问的许可,则是我要说的最后一点。”

    冷冰凝微微抬眉,看着近在咫尺的大门以及其上的牌匾,幽幽的开口道:“每一层有九城,一座中央城,四座附属城,四座层主城,许可来自于层主,他们是一层之主,四人共同管理一层。”

    “他们有实力、有势力、有权力,他们可以是一城一层的英雄,也可以是……”

    “最大的毒瘤!”

    说完,冷冰凝便牵着牛走进了兵心门,留尚景星一人楞在原地。

    尚景星看着冷冰凝渐渐消失的背影,久久不语,他从冷冰凝的语气中听出了和小云介绍势力战时一样的情绪。

    其话语中,恨意滔天!

    “层主、冷冰凝、势力战、小云、兵心门,这五者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

    喃喃自语声飘荡在兵心门的门口,尚景星漫步走入大门,此时的他仍不知道这个答案,然而待他知道时,却为时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