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六章 死一个,疯一个

    时间凝固的世界,唯有惨叫声在回荡,尚景星手握左轮手枪与人形黑影对峙着,不过相比他的严阵以待,人形黑影那边的情况却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它在对漆黑光芒拍出一掌后,便一直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尚景星不是没想过趁机给它几发子弹,可理智告诉他,那么做毫无效果,反而会失去唯一的转机,还不如静静等待,说不定时间一到人形黑影便消失了。

    时间慢慢流逝,一盏茶后,人形黑影终于有了新的动静,它并没有如尚景星期望中的那样消失不见,而是眨了下眼睛,恢复了过来,只是其双目中的恶意已然统统消散一空。

    不知是不是错觉,看着它的双目,尚景星有一种人形黑影换人了的感觉。

    事实上,尚景星想的并没错,不过说换人并不确切,人形黑影的外形没有任何变化,被替换的这具黑影的主导意识。

    此时的人形黑影正以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看着尚景星,其内有期待、有挣扎,甚至还有惊喜。

    它略微低头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尚景星不敢有任何妄动,很快,它就回过神来,抬起仅剩下的左手,朝着飘在天空、成千上万张嘴中的其中一张轻轻一点。

    被人形黑影点中的那张嘴马上飘了过来,融入黑影双眼以下两寸的位置,酝酿了一会,吐出了一只袖珍的三角小牛,小牛从它的口中飞出,落在它的掌上。

    “这是那个违规者的一牛之力,可比二十头耕牛,赠予你,结一善缘,日后相见,借一缕契机一用。”

    人形黑影突然开口,吓了尚景星一跳,不过黑影接下去的动作却是给了他一个惊喜。

    它左掌朝着尚景星的腹部一推,小牛直接融入尚景星的体内,犹如石沉大海消失无踪。

    小牛刚一入体,尚景星就清晰的感觉到自身变化,体质和力量像坐火箭一般直线上升,转眼间就达到了自己原先的十倍有余,如果再加上海桑榆的赌注震地妖牛,尚景星直接就获得了两头妖牛之力,是寻常人的数十倍之多。

    不过虽然得到了好处,但并不代表尚景星能明白人形黑影话中的含义,对方指的是万界直播这点他清楚,可是为什么称其为契机,又为什么因为这所谓的契机而放过他,此时的尚景星对此一无所知。

    “为什么……”

    “到时候你会知道的,如果那时你还活着。契机可以让你走到终点,也可以让你死在路上。”

    人形黑影直接打断了尚景星的问话,丢下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语,然后消失不见。

    随着黑影的消失,时间凝固被打破,人群的吵杂再次出现。

    “没想到尚老板真的赢了呢。”

    “是啊,对方还吃过妖牛。”

    “真不知道那个……那个修士怎么找到妖牛的。”

    “应该是有背景的吧?”

    烈焰高照,人群拥挤,但听着这些议论声,尚景星本就被冷汗浸湿的后背再次寒气直冒,他猛地回头,看向硬木板上海桑榆的签名之处,签名早已不再,留下的是一片模糊的血色手印。

    “嘶!”

    尚景星倒吸一口冷气,他终于了解到塔界规则为人所恐惧的原因,有时候死亡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整个人的存在也随之消失。

    从现在起海桑榆这个名字,除了尚景星之外已经无人记得,哪怕是海桑榆的父亲也同样如此,这到也避免了临海派事后找兵心门麻烦的问题。

    尚景星现在万众瞩目,众人虽然忘记了海桑榆,但之前战斗的情景却历历在目,注意力也都集中在他的身上,他刚刚的举动自然也看在众人的眼里,目光一转,顺着尚景星的视线,众人一起看向了硬木板上的血手印。

    “嘶!!”

    整齐划一的吸冷气声,原本吵杂的人群全部安静下来,除了远处的叫卖声,此地针落可闻。

    “是违规者!”

    “难怪我想不起那个人的脸!”

    “时隔百年又有人违规了!究竟是哪个蠢货!”

    “想不起来!根本想不起!整个人的存在都被泯灭了!”

    恐惧好似瘟疫,传染给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站在近处的周狐和冷冰凝更是如此,目光被那个血手印吸引住,恐惧在心底生根,不停的在警告他们……

    违规者,死!

    “我不打了!我不打了!我认输!!”

    要说在场的人之中谁的恐惧最深,无疑是同样参加这场修兵止戈的周狐,看了上一场对战,他本就自认不是尚景星的对手,现在这份恐惧更是成为导火线,引燃了周狐心里尚景星不可战胜的想法,以至于他直接认输投降。

    “我错了!对不起,我再也不敢打你的注意了!我就是一条狗,你放我走吧!这些法宝我赔给你,原价,不,两倍价格赔给你!我错了!”

    周狐直接朝着冷冰凝跪下,惶恐不安、涕泗横流的磕起头来,敲在地面上“咚咚”作响,额头处已有血流下,显然用力不轻。

    突然的变故让冷冰凝和尚景星皆是一愣,冷冰凝有些不自在的看向尚景星,希望他给自己一个主意。

    经过尚景星这两天的表现,连冷冰凝自己都没意识到,她已经下意识的将尚景星当成了主心骨。

    “你自己决定就好。”

    尚景星轻轻一笑,将之前的所见所闻深埋心底,不再去想,不敢去想。

    “不用磕头了。”

    冷冰凝淡淡的说了一句便不再开口,要说她已经原谅周狐,明显不可能,不过善良的她实在没有让人磕头的习惯,况且她还有其他事要做。

    从储物袋中拿出止血用的药材和绷带,冷冰凝将尚景星拉到角落,让其坐下,想要做什么不言而喻。

    由于箭还插在尚景星的左肩之上,冷冰凝只能找了一把剪子,轻柔的剪开他左肩上被鲜血浸湿的衣物,入目是一片血肉模糊,有一部分血肉更是直接被弩箭法宝摧毁,留下小碟大小的坑洞。

    幸运的是弩箭的箭头直接从肩膀的另一边穿透而出,这使得拔箭止血变的简单。

    冷冰凝不由心里一痛,她很难想象七天前还是凡人的尚景星是如何忍着如此伤势到现在,芊芊玉手在箭尾处轻轻一折,只听“啪”的一声,两指粗的箭杆直接被折断。

    尚景星挑了挑眉头,有些惊讶,旋即又明悟过来,冷冰凝虽是个女子,但她好歹也是锻体八层,十根青葱如笋的玉指上力道绝对不小。

    “看来你还没习惯修士的世界。”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冷冰凝眼含笑意的轻轻开口,随即凤目微微一垂,想起尚景星之前将自己保护在身后的行为,在心里又补了一句,‘不过,被当弱女子的感觉也不差呢……’

    冷冰凝轻轻甩了甩脑袋,想要将这份从未有过的感觉甩出脑外,不过她的动作却没有因此而停下,玉指沾了点止痛药,轻柔的为尚景星抹上,随后玉手环于他的后背,两指夹住箭头。

    或许是这个姿势对冰清玉洁的冷冰凝来说太过暧昧,两朵红晕悄然升起,染红了她的俏脸和耳根,美艳不可方物,看着这个从未在冷冰凝脸上出现过的表情,嗅着挥之不去、久久缠绕鼻尖的女子体香,尚景星直接呆在原地,忘记身处何方。

    两人距离极近,尚景星的表情自然半点不拉的落入冷冰凝的眼中,难言的羞涩充斥身心。

    “有点痛,忍着点。”

    冷冰凝语速极快,动作更是一点不慢,这个暧昧的姿势她实在不敢多保持一秒,因此,她话刚出口根本不给尚景星半点反应的时间,玉指用力,直接将箭拔了出来。

    噗!

    又是一道血箭飞出,尚景星脸色一白,差点没叫出声来。

    “啊,对不起,对不起!”

    曾经的冰美人已然不在,现在在尚景星眼前的冷冰凝,就好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媳妇,一边带着哭腔道歉,一边慌乱的拿着各种草药为他止血。

    由于之前的意外,让两人之间的气氛变的有些沉默,无言的关切、无言的温柔,让尚景星有一种这样也不坏的感觉,难言的情愫在两人之间升腾、酝酿。

    止血疗伤很快就完成了,冷冰凝虽然从未为男子做过这些,动作难免有些拘束,磕磕碰碰自然也免不了,但总的来说还算顺利。

    两人回到摊位,周狐竟然还跪在原地,他就好像没听见冷冰凝之前的话语一般,不停磕着头,脑袋处血肉模糊,口中喃喃自语着“我错了,我再也不敢打你主意了”的话语。

    “这……”

    尚景星和冷冰凝对视一眼,皆是对这个看上挺聪明实际上不过是草包的周狐无话可说,竟然就这么被一个血手印吓疯了。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周狐被吓疯虽然的确有他自身胆小的原因在,但更多的却是因为血手印的特殊性。

    这个血手印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就好比众人感受到的恐惧,那是真实存在而并非心理感觉。

    塔界规则为了警告塔界子民,刻意在血手印上添加了近乎天地规则的道术,这道术有着传递恐惧的作用,所有看见血手印的人都会真切感受到恐惧,而作为同一场修兵止戈的参与者,血手印所传递给周狐的恐惧与警告远远超过在场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