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四章 禁忌的话语

    砰!

    海桑榆勉强做出躲避的动作,但胸口却被踢了个扎实,整个人好似被攻城锤砸中,倒飞出去!

    别看尚景星没有吃牛,但勤于锻炼的他普通耕牛的两牛之力还是有的。

    “少爷!”

    海桑榆的仆从一阵惊呼,想要上前护卫,却又惧怕塔界规则,止步不前。

    “怎么回事?这最少有二牛之力!”

    周围的众人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他们的关注点和海桑榆的仆从不同,更在意的是尚景星究竟怎么在短短的七天里晋升锻体二层,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尚景星并不是锻体二层,而是四层!

    尚景星坠落在地,不做任何停留,双腿一蹬,朝着海桑榆倒飞出去的方向飞奔而去,他深知海桑榆远比自己强很多,不能给他有喘息的机会,不然到时输的就是自己了。

    唰!

    急速奔跑之下,尚景星很快便超过了飞在空中的海桑榆,他一个急停,极动与极静之间的突然转换,让周围的众人感觉到一阵眼花。

    轰!

    尚景星右腿高抬,等海桑榆飞来,猛踏而下,像是一段铁桩般猛砸下去,可怕的劲气在轰鸣,如一头蛮荒巨象的践踏。

    “噗!!”

    海桑榆一口鲜血吐出,整张脸极度扭曲,身体不由自主的抽搐着,精神萎靡,整个人被尚景星踩在脚下,本就受伤的胸口再次受到重创。

    战斗到现在分秒必争,毫不停歇,尚景星终究是战斗经验不足,站定原地刚想松口气,却不想海桑榆的反击来了,‘嗖’的一声,寒光一闪而过,海桑榆突然抬手,弩箭在极近的位置对着尚景星的眉心直接射出。

    “不好!”

    冷冰凝惊呼出声,这实在太突然了,怒火几乎从她眼瞳中喷发而出,没想到这个纨绔子弟竟然如此阴狠,尚景星出手几乎都避过要害,他却无所不用其极,这般毒辣。

    尚景星瞳孔一缩,但并没有恐惧,身子猛地后仰,弩箭几乎贴着他的头皮射过带走几缕发丝,在他的眉心处留下一条一指长的血痕。

    冷冰凝长出一口气,刚才着实让她惊出一身冷汗。

    “尚老板处处留手,这个海桑榆竟然如此歹毒。”不少向着尚景星的路人皆是怒道。

    “果然还不够!”

    尚景星目光一凝,知道这点攻击还不足以让海桑榆再起不能,心里一狠,抓住海桑榆的手,骤然一用力,直接将他的身躯抡了起来,砸向另一边。

    砰!砰!!砰!!!

    宛若铁锤砸下的声音接连出现,海桑榆的身躯被尚景星轮成大风车,在地面上砸了七、八下,连续吐了数口血,剧痛来自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全身的骨骼都近乎散架,连抬手的动作做起来都有些困难,无力的挫败笼罩其身,怨毒的眼神狠狠的盯着尚景星,似乎想要将他的相貌记在心底,日后报复。

    输赢已定!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看着眼前的一幕,就连冷冰凝都没想过尚景星能赢,而且赢得如此行云流水、酣畅淋漓!

    “快来救我!你们这些狗奴才快点来救我!”海桑榆凄惨的喊叫声传来。

    海桑榆的仆从惊怒交加,万万没想到,有着妖牛之力的海桑榆竟然输给了修炼七天、连一头牛都没吃过的尚景星,此时的他们既是恐惧又是不安。

    海桑榆出事,其父亲一定先拿他们试问,但是即使如此,他们依旧不敢上前,实在是破坏塔界规则的后果太残酷、太可怕,他们不敢逾越半步。

    不过尚景星并不知道这些,他看着那些仆从怒目圆瞪还以为他们要插手,“呼”的一声,揪住海桑榆的头发,将他硬是提了起来,挡在身前,对着其仆从,护住自己。

    此情此景对海桑榆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被自己看不起的废物单手提着,真比杀了他都难受,他奋力挣扎,拳头打向尚景星胸口,却没有半点力气,可惜这时候的他已是强弩之末,力气跟一个三岁孩子差不了多少,根本伤不到尚景星分毫。

    尚景星正觉得好笑,突然他脑内传来数个声音。

    [34853号平行宇宙修士军人向您发出交易申请,交易物品:二品兵器红缨枪。所需物品:锻体丹(10),确认或取消]

    [366752号平行宇宙上士军人向您发出交易申请,交易物品:火焰手雷。所需物品:锻体丹(5),确认或取消]

    …………

    …………

    [2328452号平行宇宙科研人员向您发出交易申请,交易物品:发电机。所需物品:锻体丹(10),确认或取消]

    接连不断的交易提示忽然出现,不过如今尚景星的精神力早已不是七天前的他可以相比,他没有上次那么不堪,而只是稍微一愣。

    ‘原来是拍胸口开启啊?!’

    突如其来的惊喜砸得尚景星有些忘乎所以,不自觉的笑了起来,他终于知道怎么开启那个所谓的‘万界直播’了。

    “好了,放他下来吧。你已经赢了。”

    冷冰凝笑意勃然的话语适时闯入尚景星的耳中,将其思维拉了回来,她凤目中带着惊喜和喜悦,指了指硬木板。

    虽然隔得远,但尚景星还是将冷冰凝的话听了个清楚,暂时将万界直播的事放在一边,他犹豫的看了看手中的海桑榆,还是不放心,抓着海桑榆的头发一路拖着,走向硬木板处。

    “混蛋!废物!快放我下来!不然我要你生不如死!”

    海桑榆身材修长,这样被尚景星抓着头发,小半截躯体都拖在地上,被沙土、灰尘碰到,披头散发,与之前那个虽是跋扈却也俊俏的形象比起来,实在是天差地别,狼狈不堪。

    走到冷冰凝身旁,尚景星抬目望去,发现硬木板上自己的签名变成了金色,而海桑榆的签名则变成了灰色,这下他终于放心了。

    “好了,还给你们吧。”

    尚景星话说完,右臂一抬,就想将海桑榆丢出去,不过海桑榆的下一句话却改变了他的主意。

    “你死定了!回去后我一定告诉我爹!我要你死!我要灭你们兵心门满门!你们兵心门不是有很多小孩吗!不管年纪,只要是女的我都把她们和你旁边的贱人送进青楼!”

    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如此屈辱的海桑榆终于丧失了理智,开始疯狂的咆哮。

    “呵呵,我真佩服你的勇气。”

    尚景星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无法言喻的怒火在他的胸口燃烧着,他怒极而笑,眉毛倒竖而起,脖子上暴起一道道青筋,怒目圆瞪盯着海桑榆。

    之前为了不给兵心门带来麻烦,形成和临海派、周山派不死不休的矛盾,他强忍怒意,没有选择死战到底的修兵止戈,而只是在赌注上加了条磕头道歉,但他没想到这个纨绔子弟竟然不知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尚景星突然松手,海桑榆整个人犹如烂泥一般瘫倒在地。

    “这是奖励你的!”

    他抬起右脚,踩在海桑榆的小脚趾上,重重一踏!

    “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声从海桑榆的口中喊出,他的指骨寸寸皆断,除非遇上高明的大夫续骨,否者,以后走路都成了问题。

    “不要急,还没结束呢!”

    尚景星右脚一移,刻意为之之下,他的动作很慢,将海桑榆剩下的九根脚趾一根一根踩断,地面之上血迹斑斑。

    “等你履行了赌约后,我再将你的膝盖踩碎吧。”

    尚景星笑的如沐春风,但在旁人看来,却犹如恶魔,让人不寒而栗!

    “你做梦!我拒绝!你想都别想!本少爷这辈子都没跪过人!更别说这个不识好歹的贱人!”

    脚趾处的剧痛让海桑榆彻底红了眼睛,败犬一般的喊出了这句在塔界绝对禁忌的话语!

    “不要!!!!!”

    海桑榆的仆从想要阻止,却已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