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二章 让我们厮杀吧!

    人群分开,尚景星目视两伙人走到身前。

    这两伙人共八人,各自有一个满脸张扬跋扈的公子哥走在前方。

    “那不是临海派掌门的次子,海桑榆吗?”

    “他身旁的是周山派掌门的长子,周狐。”

    “怎么是这两个纨绔子弟来了?”

    “不奇怪,在这起始城,兵心门冷冰凝的冷艳和她的法宝一样有名。”

    尚景星皱着眉头,听着周围众人的议论,他才知道对方的身份,那这两人怎么羞辱冷冰凝也就可以想象,无非就是纨绔子弟的那些行为。

    “两位,如果是参加修兵止戈我们欢迎,如果不是请你们离开。”

    尚景星上前几步,挡在冷冰凝的身前,态度极为强硬。

    “你算什么东西?来人,把他丢下去。”

    周狐看都不看尚景星一眼,拿着折扇一指,他身后马上走出一个两米高的大汉。

    大汉快步走到尚景星面前,把蒲扇大的巴掌直接拍向尚景星的肩头之上,由于冷冰凝在身后,即便明知她的修为远高于自己,但尚景星可没将麻烦丢给女子的习惯,因此他没有选择退开,而是直接硬吃了这一下,身躯微微一颤,显然是吃了亏。

    ‘锻体三层,最少有四牛之力!’尚景星马上判断出了对方修为。

    然而他的表现却让众人感到惊讶,起始城虽然大,但是作为几十年一度的选拔赛的事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比如这次选拔赛出现了一匹黑马,名为尚景星。

    可是就算这匹黑马再强,那也才修炼了七天而已,竟然能硬吃锻体三层的一招,而不退半步,即便此人没有用上全力,但也是有些让人惊讶了。

    周狐被这突发的情况弄的有些不知所措,不过蠢货永远不怕找不到比自己更蠢的,就比如,海桑榆。

    这个精虫上脑的蠢货直接绕过尚景星走到冷冰凝面前,期间踩碎三个法宝,一脸淫笑的伸手想要摸冷冰凝的俏脸。

    不过海桑榆的动作还没有付诸于行动,尚景星立刻毫不客气地狠狠的一把拍开他的手,虽然他知道以冷冰凝的修为肯定能躲掉,不过还是条件反射的这么做了。

    “最好别把你的狗爪乱伸,不然我会忍不住砍掉他!”

    尚景星双目煞气一凝,扫了眼海桑榆的狗爪,已经将兵心门的众人当成家人的他,不容许任何人去侮辱他们。

    “你!你!!”

    在起始城从来无法无天的海桑榆何曾见过如此凶煞的目光,惊慌的后退了几步,又踩碎了几个法宝,才堪堪停下。

    尚景星扫了眼地上碎了一地法宝,心里也是一惊,一品法宝虽然不会特别坚韧,但是经过冷冰凝的冷凝炼器术,其坚固程度也不是普通锻体修士可以一脚踩碎的,至少他自认踩不碎。

    为海桑榆打了个‘不简单’的标签后,尚景星神情淡漠的说道:“一个两百灵石,共一千四百,承蒙惠顾。”

    “该死!你算个什么东西?本少爷买东西还从没给钱的先例呢!踩碎几个法宝是给你脸,懂吗?!”

    被一个刚刚开始修炼的人吓退,加上最近闯了祸这个月的零花全部被扣光根本没钱,海桑榆直接恼羞成怒,浑然忘记尚景星之前硬抗锻体三层一击的事,上前几步,面带狞笑的踩住一个法宝,猛地用力将其踩碎,随后用脚在上面狠狠的碾了几下。

    “来啊!来打我啊!来问我收钱啊!借你个胆子你敢吗?我爹是临海派掌门,我们临海派身后有灵耀门撑腰!你个废物敢吗?你们的垃圾兵心门敢吗?!”

    海桑榆面目狰狞的看着尚景星,在说话的同时又再次踩碎了几个法宝,看的冷冰凝心里都在滴血,这些法宝每一个都是她日夜赶工的心血。

    “我从没听过这么贱的要求。”

    尚景星怒极而笑,说完后,不在理会海桑榆,转身去墙边拿起一块硬木板,用毛笔在上面写起字来。

    “说话啊?!怎么不说了?你不是嚣张吗?继续啊?废物就是废物!”

    尚景星丝毫不理会海桑榆的叫嚣,继续在那里写着什么,也正是因为他的沉默,助长了海桑榆士气。

    “你!你!还有你!给我过来!将这些法宝全部给我踩碎!”

    海桑榆指了指身后的仆从,让他们过来一起踩法宝。

    对于尚景星的举动周围的人也是一愣,他们搞不懂刚刚还强硬无比的尚景星怎么突然怂了,跑去墙边不说话了,围观的不少人皆是露出鄙夷的表情。

    就连一直在一旁看着的冷冰凝,也露出了更为冰冷的表情,她虽不愿意尚景星和临海派和周山派起冲突,但看见他直接沉默也免不了一阵失望。

    摆在地摊上的法宝本就不多,不一会就被海桑榆和其仆从全部踩碎,就在凑热闹的众人摇着头准备离开时,一直蹲在墙角写字的尚景星说话了。

    “久等了!”

    尚景星猛地站起身,扫了眼满地的法宝碎片,一手拿着硬木板,走过冷冰凝的身边,轻声说了句“一切有我”后,站在海桑榆面前。

    碰!

    硬木板被重重的磕在地上,其上的文字清晰的呈现在众人眼前。

    就像是商量好的一般,除了站在尚景星身后没有看见其内容的冷冰凝,其他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气,难以置信的表情全部爬上了他们的脸。

    “怎么可能?”围观群众说道。

    “他怎么敢?!”周狐说道。

    “谁借给他的胆子?!”海桑榆说道。

    “这个新人疯了?!他绝对是疯了?!”黑衣男子的同伴说道。

    “是他不懂这四个字的含义吧?!兵心门都不教导的吗?!”黑衣男子说道

    听着一片片的议论声、惊呼声出现,因为尚景星那句话而愣在原地的冷冰凝突然抬头,一缕不安缠绕在她心头。

    就在冷冰凝想要走上前去看硬木板上的内容时,尚景星突然开口,为她省去了这个麻烦。

    “修兵止戈·修士战!”

    “形式:一对一。”

    “胜利条件:使用任何手段,使对方再起不能!”

    “额外条件:输者磕头道歉!”

    “赌注:五千灵石、二品人阶法宝!(尚景星)”

    “参加者:兵心门尚景星!”

    尚景星此时只感觉满腔的怒火无法控制,他没有家人,没有亲人,也正因此,他更在意朋友,更在意自己在乎的人。

    一旦有人胆敢伤害他在意的人,他将跨过名为理智的线,让那些人知道,一个没有上进心、得过且过的人的疯狂。

    在旁人看来,尚景星性子平和,不急不躁,几乎可以说是与世无争,但了解他的人却知道,这些不过是假象罢了。

    就像硬币的正反面,尚景星同样有着反面,那是一种近乎疯狂的偏执,就好像选拔赛上疯狂的以命换命,就好像第一次修炼时偏执的不计后果,这些全被他没有上进心的性格所掩盖,导致极少出现,除非是他脑中名为理智的弦崩断了。

    不过这一次他到没有完全丧失理智,至少他还记得为兵心门考虑,没有赶尽杀绝。

    “那么,签上名字,让我们开始厮杀吧!”

    尚景星咧嘴一笑,露出他森然的牙齿,仿佛饿极的雄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