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章 财迷的冰美人

    看了如此规则,众人无不激动,在他们想来,只是答题而已并没有什么困难,退一万步说,就算答错了,交付灵石再答呗,这个游戏式的修兵止戈只要十灵石而已。

    “我来我来!”

    “我先来!”

    “这是灵石!”

    看着激动的众人,尚景星一愣,虽然这样的场景在他意料之中,可在他判断中那也应该是在‘托’上场之后。

    其实尚景星不知道,在起始城,冷冰凝使用其特殊的冷凝炼器术炼制的法宝非常有名,除了本身带这一股寒气以外,法宝本身更是达到了人级巅峰,和地级已经不差多少了,平时卖价都在百数灵石以上,价格是其他法宝的两倍以上。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点,使冷冰凝炼制的法宝变成了整个起始城都津津乐道的鸡肋,导致冷冰凝这个摊位门可罗雀,一天能卖出一件已经算是好运了,毕竟其本身只是一品法宝,就算达到了人级巅峰,也很少有人愿意用二品法宝的价格去买。

    “你,对,就是你,你先来。签上名字,让我们开始修兵止戈吧。”

    尚景星在人群中找到了毛笔老板,一指他,让他过来在硬木板上签字。

    毛笔老板本身就是尚景星请来的‘托’,自然不会感到惊讶,不过秉持着要演演全套的原则,他依旧做出了惊讶的表情,搓着双手,堪称猥琐的走上前,签下名字。

    “很好,那第一个问题是,法宝品级的划分,并且说出这是由谁划分的。”

    尚景星将早就商量好的问题说了出来,不过这个问题却是让周围的人一惊,这个问题的难点在后半个问题,算是一个比较偏门的题目,了解过的人肯定知道,没了解过的人恐怕怎么想也想不出。

    “咦?你们知道吗?这个问题有点难啊!”人群中一个黑衣男子说道。

    “你不知道?这个问题很简单啊。唔,不过不能说。”黑衣男子身旁的人说道。

    尚景星心里窃笑,这一切都是他刻意为之,因为问题如果太难了,恐怕没人敢来玩,如果太简单了,则众人难免出现疑心的情况。

    “法宝分一至九品,每品之中还分人、地、天三级。是由宝心阁划分!”毛笔老板早有准备,答得很利索。

    “很好,答对了,你要继续答题还是放弃答题?”尚景星问道。

    “当然是继续答题了。”毛笔老板抵上十块灵石回道。

    “嗯,那第二个问题,和上一个问题很像,兵器的品级划分,以及它们的划分者。”

    这个问题其实是毛笔老板当时自己提出来的,在尚景星给他说完第一个问题后,他提议用这个问题。

    “咦?这个问题太简单了吧?宝心阁呗?”黑衣男子疑惑的说道。

    “不,其实这个问题是个陷阱。”黑衣男子的同伴说道。

    “兵器同样分一至九品,每品之中分士、将、帅三级。由兵心阁划分!”毛笔老板自信的说道。

    尚景星轻咦了一声,看了身边的冷冰凝一眼,这个问题的答案当时他并没有问毛笔老板,现在乍听之下,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兵心门,尤其是冷冰凝还有一个宝心长老的头衔。

    ‘巧合吗?’尚景星虽然心中疑惑,不过此时不是询问的时候,旋即做出苦恼的表情,看向毛笔老板说道:“又对了。还要继续吗?”

    “不了,不了,哈哈哈,要不是等会有事,我还真想继续。我就要这三个法宝。”毛笔老板点了三件法宝说道。

    “那好,给,这是法宝。”尚景星在地上拿起三个法宝递给了毛笔老板。

    毛笔老板接过法宝,对着尚景星一阵挤眉弄眼,随后钻入人群消失不见。

    待看不见毛笔老板的身影,尚景星眯着眼睛笑眯眯的看着身前的众人说道:“谁先来。”

    “我我我!”黑衣男子迫不及待签了名,同时递上十颗灵石。

    “好。那么问题是,什么人双手是多余的?”

    尚景星狐狸般的笑了起来,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黑衣男子支支吾吾半天,答不出来,五分钟时限到了。

    “答案是,蹴鞠选手!”

    尚景星宣布答案,黑衣男子答题失败,下一个人马上接替上来。

    看着人群的激动,看着尚景星的笑脸,冷冰凝寒泉般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喜意。

    就这样,一个个人上前答题,有些人甚至多次挑战,大多数人都是输了个干净,不过也有些人因为尚景星怕吓跑客人而故意放水的缘故得到了‘免费’法宝。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太阳落山了。

    “好了,谢谢大家捧场,今天时间不早了。我们明天继续。”

    尚景星看了身旁坐着的冷冰凝,示意她收拾一下准备走,却发现她冰冷的脸上升着两朵红晕,双眼放光的看着自己,就好像看着一颗摇钱树一般。

    “唉,怎么结束了,我还想再试试呢。”

    “是啊,老板,再等会呗。”

    尚景星转过头,躲过冰美人那反常的目光,对着还想玩一会的众人说道:“别急,明天大家还可以来。”

    又和众人聊了几句,冷冰凝收拾完毕,尚景星赶忙拉着她的小手快步离开,实在是众人太热情了。

    一路小跑出了市集,尚景星才想起自己还牵着冷冰凝的手,急忙松开,转过头想要开口解释,却不想,迎接他的依旧是那炽热的目光。

    “额,长老?怎么了?”

    被反常的冷冰凝这么看着,尚景星有些发虚的后退了几步。

    “二十三件法宝,四千八百二十块灵石!”冷冰凝上前一步,目视尚景星,激动的说道。

    “什么?”没听清楚的尚景星问道。

    “我说,我们今天卖了,哦,不,是送了二十三件法宝,得到四千八百二十块灵石!好多钱!我们有钱了!”

    冷冰凝又是上去两步,走到尚景星面前用力抓住他的胳膊,激动之下脸颊再次飞上两朵红晕,一对秀美的凤目好似有灵石在其中跳动。

    ‘我家冰美人长老不可能是财迷啊!一定是穷怕了的关系。’尚景星摸了摸鼻子,在心中为冷冰凝解释了一句。

    不过他却不知道,兵心门哪里是穷怕了这么简单,要知道兵心门的全部收入来源皆是靠冷冰凝出售法宝,但由于冷凝炼器术的特殊性,其成本极高价格根本下不去,一周都不一定能卖出五件。

    五件法宝算它五百灵石,成本一半,也就是说兵心门每周的收入不过二百五十块灵石而已。

    兵心门虽不是家大业大,但也是有十几张嘴等着吃饭,四个锻体期等着吃牛,要知道资质中上的牛,其价格就在五百灵石以上,更别说上好的了。

    所以,兵心门不是穷怕了,而是穷疯了,其中最为严重的就是管理门派钱财的冷冰凝,也促成了她有点爱财的小毛病,同时性子也日渐冰冷。

    其实冷冰凝激动的原因还有一点,这次的法宝大卖让曾一度自怨自艾的她,找回了自信,虽然使用了些小手段,但也算是让冷冰凝知道自己的冷凝炼器术并不是一文不值。

    “呵呵,长老,不用这么激动,我们明天继续卖。”

    “明天恐怕不行了,今天临海派和周山派没来,明天他们肯定会来。”

    说到这两个门派,冷冰凝神情又是一冷,几乎要喷发而出的怒火出现在她的眼眸之中。

    “呵呵,没事,明天我还陪你来,我来收拾他们。”

    尚景星眼中一丝冷芒闪过,冷冰凝的怒火他看在眼里,能让冷冰凝这样的女子如此愤怒,可想而知那两个门派对她做过些什么。

    “嗯。走吧,天快黑了。”

    冷冰凝抓了抓衣角,快步向前走几步,背对着尚景星,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对了,别长老长老的叫了,我没那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