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章 都是雾霾惹的祸

    全然不知道炎同方那边情况的尚景星回到房中,由于时间还早,他又没有古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习惯,左右无事,便准备开始修炼。

    拿出锻体期的功法,尚景星点了盏灯,在灯下认真的看了起来。

    在观看功法之前,尚景星本以为会出现理解障碍,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他在这方面的理解能力竟然不差,只是看了一遍便明白了个大概。

    出于小心谨慎,他又观看了几遍,直到记住功法中的每一字每一句,才放下功法,总计的时间也不过一盏茶而已。

    “总结的话,锻体期是修炼的入门,和其他大境界一样,一共九层,这入门不会让修炼者出现气感,仅仅只是增强体质,排除体内的杂质而已。想要具备气感,获得真气,必须达到下个大境界,炼气期方可。”

    “那先定个小目标,今天修炼到锻体一层吧。介绍说很简单,一个时辰应该是够了。”

    回忆了一番锻体期的介绍部分后,尚景星盘膝而坐,为自己定了一个旁人半盏茶时间就能达到的小目标,开始了人生第一次修炼。

    锻体期的修炼非常简单,运转功法,引导体内的血液在经脉里快速流动,由内向外压迫血管、经脉,乃至于肌肉,起到锻体排除杂质的效果。

    可以说在这一阶段,并没有资质高低的分别,只有先天体质强弱、后天体质锻炼,以及功法强大的分别。

    尚景星资质不高,甚至可以说极差,止步锻体九层终身无法进入炼气期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正因此哪怕他得到了选拔赛的第一名,灵耀门也只是想要收他做仆从而已。

    不过在锻体期的修炼上,尚景星有着旁人所没有的优势。

    首先,来自地球的他,即使没有灵气对身体潜移默化的影响,他所吃食物的营养却完全不是这个世界的凡界之人可比。

    其次,尚景星非常享受锻炼,他的工资虽然不算多,但却几乎每天都去健身房,在那里他获得了最为系统和科学的锻炼方式。

    最后,功法分为低中高天四级,而炎同方给予尚景星的功法虽然算不上天级却也是少有的高级功法。

    有这三点在,尚景星锻体期的路可谓是一路平坦,只要他成功进入锻体期一层,踏入这个门槛,然而……

    半烛香后,尚景星依旧保持着盘膝而坐的姿势,他的脸已经憋成了猪肝色,但他的修为却毫无起色。

    想要进入锻体期一层,只需要让血液流速达到一定值,随后简单的对血管进行一次压迫即可。

    但是尚景星别说是对血管进行压迫了,他连让血液流速达到标准都做不到,非要做个比喻的话,别人的血液就好像清水中混了点泥沙,除了运转时有些许疼痛外,不会对流速造成影响,而尚景星呢,他的血液就好像是泥沙远远高于清水的水泥,任你风吹雨打它自巍然不动。

    “呼……”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这和功法里介绍的完全不一样啊,明明平时都流的很正常,怎么一运转功法就变成水泥了……”

    睁开双眼,尚景星的郁闷之情溢于言表,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自信满满的开始修炼,结果整整坐了一个时辰连血液流速这关都没达标。

    “一个时辰已经到了呢……”尚景星虚着眼,歪着头,自言自语道。

    “不行,自己装的逼,就算是含着泪也要装到底!今天就辛苦点,多修炼会吧!”

    这么想着,尚景星一咬牙,从怀里拿出了两瓶锻体丹,将一瓶放在地上,随后打开另外一瓶,从里面倒出一颗锻体丹,直接吞了下去,闭上眼睛,继续修炼。

    锻体丹的药效发挥了极快,只是一会功夫,尚景星的血液、血管、经脉,甚至是肌肉好似注入了一股清泉,而在血液中的那股清泉尤为明显,带动着血液开始流动,但是效果并不大。

    察觉到这点的尚景星再次睁开双眼,拿起玉瓶,又从里面倒出了两粒锻体丹,仰头吞下。

    这次的清泉更大,依旧是涌向尚景星的身体各处,血管、经脉和肌肉处的清泉隐藏了起来,血液处的则汇合之前的清泉开始努力推动水泥,然而……

    水泥终究还是水泥。

    尚景星眼中的血丝开始蔓延,他的那股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的狠劲悄然出现,完全无视功法介绍中提到的不可一次吞食大量丹药的要点,再次拿起玉瓶,直接将里面剩下的七颗丹药倒入口中。

    这一次,丹药带来的效果不再是清泉,而是洪流!

    有了这股洪流的加入,水泥不在,惯性带动下,血液以一种塔界绝无仅有的速度,飞快在尚景星体内循环,循环形成,尚景星运转功法,凶悍的对血管进行了一次压迫。

    噗!噗!噗!

    一连三声,尚景星的体内和体外同时出现了这样的声音,血管受不了压迫直接崩碎,鲜血从口中吐出,体内的杂质以一种近乎可以称之为喷射的架势从他的毛孔中喷出。

    前所未有的剧痛让尚景星再也无法保持盘膝而坐的姿势,身子一仰倒在了地上,此时的他连阻止体内血液洪流的力气都没了,然而功法却还在自动运转。

    血液洪流的暴动在继续,它们崩碎了血管后没有停歇,开始对经脉进行冲击,而就在他们冲击经脉时,血管之中的洪流也开始发挥了自己的作用,以极快的速度修复血管,使其变的更为坚韧。

    血管恢复,血脉洪流攻击经脉的动作受到阻碍,再次转头攻向血管,血管崩碎,周而复始。

    面对体内的情况,尚景星束手无策,不,与其说是无策不如说是无力,此时的他整张脸疼的发白,全身不停的流着冷汗,这些冷汗将之前流出的体内杂质冲刷了干净,可见其数量。

    就这样,在血管破碎了第二十次后,血液洪流终于安静了下来,缓慢且安静的在尚景星的血管中流动着,房间中回荡着他忍受剧痛的喘气声。

    时间慢慢流转,又过了半个时辰,尚景星缓过劲来,坐起身靠在桌角边,粗重的喘着气,此时的他狼狈无比,刚穿没一天的门派服饰被他的冷汗及杂质浸湿,一块黑一块白,额头的刘海贴在脸上彻底遮住了他的眼睛。

    看了眼身上和地上数量可怕的杂质,尚景星终于知道自己进入锻体期的修炼为何会如此艰难了,无他,完全是因为他体内的杂质太多了!

    “雾霾害人不浅啊!!”

    微微抬头,尚景星做无语问苍天状。

    不过,他并不是没有收获,就在刚才,他内视体内时,发现自己的修为竟然在那血液洪流的推动下节节攀登!

    锻体四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