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章 不为人知的危机

    笃笃笃……

    “进来。”

    小敏推门而入,带着天真无邪的微笑,对尚景星说道:“尚哥哥,该用膳了哦。”

    穿戴整齐的尚景星回头一笑,心里想着这样的生活也不错,跟着小敏一起前去用膳。

    到了大厅,尚景星终于看见了兵心门的全员,五个老人、八个小孩、炎同方、林虎、小云,以及一名二十来岁的女子。

    “你还没见过冰凝吧,她是我们兵心门的宝心长老冷冰凝,擅长炼制法宝。冰凝,他就是我给你说起的尚景星,这次选拔赛实至名归的第一名哦。”

    尚景星入座后,炎同方毫无掌门架子的为尚景星和冷冰凝介绍了对方,看他那眉飞色舞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炼制法宝和第一名都是他呢。

    冷冰凝,三千青丝随意的散落在肩头,一对柳眉弯似月牙,眉间却染点点清冷,同样的门派服饰穿在她的身上多了一股动人的魅力。

    或许是性格使然,冷冰凝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芊芊玉手拱手一礼,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尚景星也是简单的拱手回应,对于这种古代礼仪,他实在不怎么懂,更别说冷冰凝这样的冷美人,他实在不知道怎么搭话。

    “哈哈,别介意,冰凝她就这个性格,加上今天心情不太好。”

    前半句还好,说到后面,炎同方不自觉的流露出些许怒意。

    观察到这点的尚景星虽然好奇,却也没办法多问。

    很快饭菜上来了,肉食不多,基本都是五个孩子从山里採回来的野菜,虽然要多寒掺有多寒掺,不过尚景星穿越前也不是什么富家子弟,并不介意这些。

    下厨的是小云,让他惊讶的是其厨艺竟然很不错,要是在地球,这么小的小姑娘能做菜就不错了,更别说做了这么好。

    古人讲究食不言寝不语,饭桌之上大家都没有说话,这让尚景星这个穿越者有点不适应,只能默默的吃饭,他没选择吃那些肉食,相比他,孩子们更需要那些营养。

    用完饭,炎同方叮嘱尚景星和林虎两人好好修炼,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去问他,随后便离开了。

    众人一个个离席,最后就剩下了尚景星和林虎。

    “你有什么话就说吧。”看着林虎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尚景星有些好笑的说道。

    “主人,我……”和擂台上的表现完全不同,台下的林虎多了一股憨劲。

    放下碗筷,尚景星笑着摆了摆手,打断了林虎的话语。

    “叫我尚景星就行,我救你,是因为你在第一场淘汰赛时对我手下留情。”

    以现代人的观念,主人这词实在有些过时了,而且就算要叫,尚景星也宁可是女子,不过他的话语反而换来了林虎严肃、认真的表情。

    “不,在我的故乡,一旦认了主人,那就是一辈子的主人。”林虎郑重的说道。

    尚景星一愣,林虎如此固执倒是出乎他的意料,明明几个时辰前两人还不死不休,结果现在却甘愿为仆。

    塔界虽不似中国古代,但对大多数人来说,救命之恩等若再造之恩,关于这点,刚刚穿越的尚景星并不能理解。

    “好吧,随便你。你刚刚想说什么?”见无法改变林虎的想法,他只能作罢。

    “主人,是这样的,不知道我可不可以修炼功法。”

    在林虎的故乡,一旦成了仆从,那就连性命都归主人所有,仆从想要做任何事都必须问过主人,更别说是修炼这样的大事,大大咧咧的炎同方可以不在意,让尚景星和林虎一起修炼,但林虎却不能不问过尚景星。

    听了这话,尚景星险些笑出声来,他站起身,拍了拍林虎肩膀,说道:“你不修炼,我找谁来保护我。”

    ‘我还想混吃等死呢,有个修为高的人保护也不错。’

    如此想着,尚景星将碗筷收拾起来,走向了厨房。

    来到厨房,尚景星看见的是一群老人在洗碗,而小云则在一旁看着。

    他皱起眉头,这样的画面让尚景星心里不是滋味,刚想上前帮忙,却被小云拉出了厨房。

    到了屋外,两人站定,透过窗口依旧能看那就厨房内热火朝天的景象。

    “如果连这样的事都不让他们做,那你让他们用什么度过残生?悔恨?愧疚?还是自责?”

    小云没有看尚景星,而是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厨房内有说有笑忙碌着的五位老人,他们脸上挂着开心的微笑。

    尚景星张了张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他刚刚是想要责问眼前这位女孩的,老人在工作,她却在一旁看着,这让尚景星对小云的印象变的极差。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只有九岁的小云会说出这样的话语,这番话语,就连成年人都不一定能说出。

    “走吧。”

    小云在前走着,而尚景星则跟在其后,一路上,小云给尚景星介绍了那几位老人的身份。

    原来,他们原本都是修士,别说练气期,就连炼气期之上的金丹期都有两名,只是他们在一次对外的战役中失去了一身修为。

    修士本就不甘寂寞,哪怕是失去了修为,他们依旧想要为门派做些什么,正因此才有了尚景星看见的那一幕。

    “他们想要用残躯为门派做些什么,那么,我们就应该满足他们这份微小愿望,哪怕……我们看着再难受。”

    小云话语中的沉重清晰传递给了尚景星,带给他不小的触动,他甚至有了努力修炼保护这个小女孩、保护这个门派的冲动,不过这份冲动很快就被尚景星扑灭了。

    停下脚步,尚景星看着小云那惹人怜爱的小脸,在这张明明可爱非常却经常板着的小脸背后究竟有着怎么样的过去,他心里这么想着,右手情不自禁的轻抚着她的小脑袋。

    “我会……过去的事我并不清楚,但是那些事应该交给大人,而你的责任,唯有微笑而已。”

    ‘我会保护你的’,这样的话语尚景星说不出口,他自认为承担不起这样的承诺。

    在尚景星看不见的角度里,小云低着头嘴角挂着些许微笑,小云很享受他这样的轻抚,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眼看见他时,小云就感到一股亲切感,也正是因为这份亲切感,小云才会选择在淘汰赛时帮助他。

    再次迈开步伐,两人对刚刚的事不再多言,反而聊起了冷冰凝心情不好的原因。

    原来冷冰凝今天在外出售法宝时,碰见了临海派和周山派的人捣乱,他们刻意压价不说,还多番羞辱,要知道兵心门的主要收入来源皆靠冷冰凝制造法宝贩卖,被临海派和周山派这一搅和,冷冰凝能心情好才怪了。

    就这样一路聊着,尚景星将小云送回屋子,随后自己回房。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在他们聊天的这段时间里,炎同方收到了分别来自灵耀门、临海派、周山派的‘修士战’信函。

    炎同方在看完信函后当场撕掉,并且嘱咐送来信函的小敏不要告诉别人。

    “掌门,我们该怎么办?”第一次收到这么多信函的小敏慌神的问道。

    “拒绝便是。灭我锻心门,欺我兵心门,这笔账总有一天会清算的!”

    炎同方淡然的回应让小敏安心下来,显然,他们收到信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只是一次收三封倒是绝无仅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