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章 无药可救的病

    尚景星看了眼身旁的小云,以及走在前方的青年掌门,现在距离两人为他说明‘修兵止戈’已经过去了半烛香时间,而自那之后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百无聊赖之下,他开始打量起四周,这里是起始城内一个极为偏僻的角落,而此时的他正处于一座矮山之上,兵心门则建于山顶,周边草木繁茂,没有人声,只有虫鸣。

    这个近乎荒凉的地方,很少有人喜欢,毕竟修士也是人,寻找天材地宝也就算了,平时生活的地方即使不繁华,最少也要山清水秀。

    不过身为穿越者的尚景星对这里却是意外的喜爱,这样一个原生态的环境,在他原来的世界极为难得。

    “到了。”青年掌门突然开口说道。

    正胡思乱想的尚景星抬起头,他看见的是一处用破败都不足以形容的大门。

    掉漆的大门一块黑一块红,就连门环都少了一个,在其之上挂着一块牌匾,金漆早已掉了,留下的是黯淡无光的黑色,上面写着兵心门三字。

    “哈哈……我早该想到的。”

    抹了把额头并不存在的冷汗,尚景星干笑了声,随着青年掌门和小云走进兵心门。

    “掌门叔叔回来啦。”

    “掌门叔叔。”

    “掌门叔叔带了两个新人哥哥回来呢。”

    “今年的新人一定很多。”

    四人身后传来了几个孩童笑闹般的话语。

    尚景星转过头,入目是六个七八岁的孩子,有男有女,他们各自拿着一个菜篮,有野菜也有水果。

    一眨眼功夫,几个孩子把众人围了起来,皆是好奇的看着尚景星和林虎。

    “为什么叫他们哥哥,叫我是叔叔啊,明明差不多大。”青年掌门摸着两个孩子的脑袋,无奈的笑了笑,随后向他们介绍道:“尚景星还有林虎,他们可是很强的哦,尚景星更是打败了选拔赛第一名哦,以后他们就是我们的家人了。”

    ‘家人吗……’

    看着眼前温馨的一幕,不知为何,尚景星有些羡慕,从小便是孤儿的他没有家人,要不是靠着救济金,他早已饿死街头了。

    “尚哥哥,这是我们刚刚去山里採回来的苹果。”

    一个梳着冲天辫的小女孩,跑到尚景星身前,递了一个苹果给他,同时也给另外三人一人一个。

    尚景星回过神来,接过苹果咬了一口,开心的笑道:“很好吃哦!谢谢。”

    “你的名字呢。”摸着女孩的小脑袋,尚景星问道。

    “大家都叫我小敏哦。”享受的眯着眼,小敏回道。

    看着尚景星和小敏的交流,青年掌门松了口气,经历过曾经的事,门中的小孩都有些怕生,之前他还担心尚景星没办法融入兵心门这个小家庭,没想到他的亲和力一下子就俘获了小敏。

    “尚景星,我们门派虽然小了点,但大家都像一家人一样,绝不会有同门操戈的情况发生。”

    尚景星认同的点了点头,以小见大,从这几个孩子和身为掌门的青年开玩笑般的话语中就可以看出门派内的状况。

    “对了,还没自我介绍,我叫炎同方。这是门派令,可以查看门派的大致状况。”

    炎同方递给尚景星和林虎一人一块令牌,如是说道。

    两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伤,衣物上血渍更是不少,炎同方没急着将尚景星两人介绍给全派人员,而是让小敏带着门派服饰领两人去了各自的房间。

    来到炎同方安排的房中,尚景星先是享受了一番疗伤用的药浴,随后换掉自己的西装穿上了兵心门门派服饰。

    由于不熟悉古代衣物,他费了一番周折才穿戴完毕,站在铜镜前,对着自己打量了一番。

    “嗯,感觉帅不少,看来我很适合这类衣服呢。”

    尚景星看着镜中的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

    和想象中的道袍不同,这是一身蓝底黑边的劲装,类似古代的侠客装扮,穿在尚景星身上非常合适,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尚景星那不相称的短发,尤其是其长而杂乱、几乎遮住双眼的刘海,如果把这刘海剪掉,或许真的能称得上帅吧。

    走到桌子前,尚景星看向了桌子上另外四件物品,分别是,一块门派令、一把马格南手枪、锻体期和炼气期的修炼功法以及两瓶锻体丹。

    由于距离饭点时间还多,尚景星将功法和锻体丹收入怀中,随后百无聊赖的查看起那块令牌。

    不过门派令中的信息却是让他有些无法冷静。

    门派:兵心门(亿位势力)

    排行:130250671(倒数第一)

    位于:仙塔界第一层起始城

    门人:3人(炎同方炼气期、冷冰凝锻体期、兵思云锻体期)

    附属势力:无

    隶属势力:无

    上属势力:无

    护派大阵:无

    从这些信息之中可以看出兵心门的处境究竟有多凄惨,亿位势力尚景星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倒数第一却是清晰明了。

    然而这些对于只想要混吃等死的尚景星来说无关紧要,真正让他无语的是门人那一项,没有修炼功法的人不会被归类其中,也就是说整个兵心门只有三个修真者。

    “一共就三个修真者!你给我说什么同门操戈啊!操什么啊!戈什么啊!我真信了你的邪,把我的感动还给我!”

    尚景星喘着粗气,在只有一个人的房中,大声吐槽着。

    冷静了会,尚景星将门派令放回了桌上,同时自我安慰道:“嗯,也是有好处的,混吃等死更方便。”

    如此想着,尚景星将目光投向了桌子上唯一剩下的物件,那把马格南手枪。

    拿起左轮,前世只是普通上班族的尚景星,很是好奇的打量着这把著名的左轮手枪。

    “手枪是不错,可是我不会用啊,莫林那次要不是他靠的极近,我根本打不中。”

    ‘话说,万界直播到底是什么。自那之后,那所谓的交易提示音就再也没出现过。不会非得重伤吧?算了,总会知道的。’

    尚景星心里这么想着,手里将手枪的保险关掉收入怀中,要是其他穿越者,此时一定绞尽脑汁把自己这个在异界赖以生存的金手指找出,然而尚景星不是一般穿越者。

    要说他不一般在哪里,那只需要将他这辈子的人生简单的说一下就行。

    尚景星,他以勉强达标的成绩进入勉强不错的大学,以勉强合格的成绩毕业于这所大学,以勉强能看的表现进入勉强不错的公司,以勉强过得去的业绩躲过一次又一次裁员,以勉强能过活的工资过着勉强不算坏的生活。

    随遇则安、得过且过这两个词就好像为他量身定做一般贴切,除了极个别情况,他从不会做自己负责范围以外的事。

    “如果他愿意,一定能有更好的发展。”

    “如果他愿意,一定能有更好的前途。”

    “如果他愿意,一定能有更好的生活。”

    “如果他愿意,一定能有更好的未来。”

    这就是尚景星,一个永远没有上进心、随遇则安、得过且过的不一般的普通人。

    如果这是病,尚景星一定会愉快的告诉你,他已经无药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