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章 被吓坏的穿越者

    距离尚景星和莫林同时倒地已经过去了半盏茶时间,不出大多数人所料,率先站起来的是莫林。

    莫林一手捂住自己的喉咙,口中不时发出类似拉风箱般的“呵……呵……”声,他双眼紧盯着尚景星,眼中的怨毒和得意几乎满溢而出。

    与莫林相比,尚景星这边的情况,则是糟糕到让人不明所以,他明明受伤的地方是胸膛,却双手抱着脑袋,痛苦的抽搐着身子。

    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情况,完全是因为那突然出现在尚景星脑中,莫名其妙的交易提示应。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意识之中虚拟呈象的交易框被尚景星一个个关闭,可是刚关闭几个,就会有更多的交易框跳出。

    ‘取消!取消!取消!’

    目视莫林手持长剑,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尚景星却什么也做不了,此时的他不只是身体是的伤势,就连精神上也不停的被那所谓的交易提示折磨着。

    “呵……废物……终究……是废物。”

    走到近前,莫林挂着胜利者的微笑,艰难的说着话,既然已经胜券在握,莫林不介意将今天自己所受的屈辱一并还给尚景星。

    莫林的脚抬了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怨毒的朝着尚景星头部,用力踩下!

    ‘该死该死!确定!我确定!别再吵我了!’

    莫林的脚在尚景星眼里慢慢放大,此时的他,除了在心中确认那莫名其妙的交易提示并艰难的朝后挪移几寸外,什么也做不了。

    碰!

    “噗!”

    一脚重踩,尚景星一口鲜血直接喷洒而出,但诡异的是,他竟然面带微笑,是的,那是一种绝望之人看见救命稻草一般的微笑。

    尚景星为什么诡异的笑起来,旁人并不清楚,清楚这一切的,唯有他自己。

    因为……

    [叮!直播者确认交易,交易生效,直播者获得左轮手枪,失去锻体丹一颗]

    ‘我到底在昏迷的那段时间里,错过了什么……’

    尚景星脑中的交易提示音消失了,他口袋中的锻体丹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把号称一枪能打死大象的,马格南左轮!

    “你知道吗……”

    笑意浓厚的话语出自尚景星之口,他右手伸入口袋之中,同时微微抬头,笑容灿烂的看着莫林。

    “什么?!”

    看着尚景星的笑容,莫林莫名的一阵心慌,他感觉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现在他唯一能补救的,就是立刻杀死尚景星!

    提剑刺下!

    碰!

    堪比炸弹的枪鸣声出现,与其一起出现的是犹如西瓜炸裂的声音,莫林的头颅整个炸开,鲜血溅了尚景星一身。

    于此同时尚景星接下去的话语也到了。

    “反派死于话多!”

    说完这句话,连续战斗四场的疲劳席卷了尚景星,他再次晕了过去。

    ‘希望这次别又错过了什么……’

    [叮!鉴于直播者第一次使用本款直播软件,接下去是新手指导]

    是的,尚景星又错过了对于穿越党来说,至关重要的东西!

    …………

    “好好好!好你个兵心门!作为排行倒数第一的门派,你们可真有勇气!”

    这是一个老者的声音,这也是尚景星这次昏迷醒来后听见的第一句话,虽然一听就不是什么好话,但至少比他上次苏醒时听见的淘汰赛开始来的亲切不少。

    “哼!我们兵心门排行多少不需要你们灵耀门来说。”

    ‘是那个满身补丁的青年掌门的声音。他们在争吵什么?’

    迷糊中的尚景星依旧没搞清楚状况。

    “前几年还摇着尾巴跟在我身后的家伙。”

    ‘小云啊,你吐槽这么犀利,你家里人知道吗?’

    听到这里,尚景星也差不多清醒了,当他睁开双眼时,看见的是青年掌门捧着一堆东西和小云、林虎一起挡在自己身前,而在他们对面的,则是灵耀门的长老,四人就站在那里怒目相对。

    “你们这是在干嘛呢?”

    摇晃着还有些晕的头,尚景星站起身,不明所以的先小云问道。

    “没什么,拿着第一名的奖励,你们可以走了。修兵止戈的规矩,在塔界,任何人都不能破坏!”

    回答尚景星的是站在一边的严龙,他的后半句话显然是对那名灵耀门长老说的。

    “哼!就让你们再得意一会!”

    灵耀门长老愤恨的扫了尚景星一眼,随后一甩袖,愤然离去。

    见尚景星醒来,林虎马上转过身,复杂的看了他一会后,单膝跪下,左手放在左膝之上,低下头用额头抵在左手上,恭敬的说道:“主人!”

    尚景星一阵措手不及,想要扶林虎起来,可林虎依旧固执的保持着这个动作,无奈之下,他只能应了一声,算是认可了主人这个称呼。

    得到尚景星的认可,林虎站起身默默的走到他背后,严阵以待,极为称职的履行着自己仆从的任务。

    此间事了,青年掌门朝着严龙拱手一礼,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带着小云和尚景星离开了,而跟在他们身后的是已经成为尚景星仆从的林虎。

    在路上,小云看着尚景星依旧一脸迷茫的样子,无奈的开口解释道:“选拔赛除非人数有多,不然一个门派只能挑选一人。”

    “这次的选拔赛,人数正好一个不多。所以,因为你的原因,灵耀门这次把第一名的奖励丢了不说,还一个人没收到。”

    经小云这么一说,尚景星哪还能不明白,无语的指了指自己说道:“所以,他们本来是打算收我做仆从的?”

    小云默默的点了点头。

    耸了耸肩,尚景星算是接受了这个事实,随后提出了另一个他所在意的问题,“那,修兵止戈又是什么?”

    “我来回答你吧。”

    一直目视前方的青年掌门接过话茬,开始为尚景星介绍起这个在塔界最最基本的常识。

    “修兵止戈,顾名思义,就是用来让修士解决一些事的模式。”

    “这所谓的事,可以是玩闹,可以是小事,也可以是牵扯到门派乃至种族的矛盾。”

    说到最后一点,青年掌门脸上流露出了一缕名为悲痛的表情,和他一样的还有小云,不过尚景星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修兵止戈一般有三种模式。”

    “一、游戏式,比如蹴鞠,这一般用于友人之间的玩闹和庆典的助兴。”

    “二、修士战,比如三对三的战斗,这一般用于修士之间无法解决的个人恩怨。”

    “三……”

    说到这里,青年掌门突然停了下来,脸上的悲痛更加明显。

    “三、势力战!”

    突然接口的是走在尚景星身旁的小云,此时哪怕是没弄清楚状况的尚景星也能听出小云话语中的冰冷和愤怒。

    “那是用于解决宗门或种族之间恩怨的模式,全派人员参加,你死我亡!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