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界直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章 节能的安逸主义

    尚景星虚弱的靠在树边,目不转睛的盯着擂台上的战斗。

    下擂台后,他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一动不动,不愿意浪费一分一毫的体力,对不时投向他的目光视而不见。

    ‘没想到林虎竟然输了,因为好心被偷袭吗,看来之前他也是对我手下留情了。如果我碰见他,只有速度有些优势。’

    ‘这人速度很快,看他的猎户装,搏击手段肯定也不差,碰见他我只能出其不意。’

    ‘这人很强,而且居然还带了刀,看来,这该死的淘汰赛不局限于肉搏,是可以用武器的!’

    ‘果然,就算同为凡人,他们也是修仙世界的凡人,不是我能力敌的。’

    ‘从这点来看,对于毫无搏击技巧的我来说,能带武器,到也不算坏消息。’

    尚景星对每一个可能成为自己第三轮对手的人都进行了分析,其中胜算较大的不过几人而已,不过所幸他也有自己的优势,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知识,以及没有参加正式赛的他几乎没有伤势。

    想到伤势,尚景星将目光投向了一边的观礼台,他看向的是那名紫衣女孩的位置。

    ‘如果我能活下来,一定要好好谢谢她。’

    收回目光,尚景星开始扫视自身,现在他能用的东西只有一件西装和一只钢笔。

    ‘必须做点准备,一定要活下去!’

    尚景星在心里发狠,眼中的血丝再次蔓延,将西装放到身下压住,随后左手拉住西装袖子用力一扯,将整个袖子扯下。

    将袖子拿到嘴边,用牙咬住,用力扯了几下,成功将袖管撕开,另一边也如法炮制,很快,一条袖管变成了几条布片。

    观礼台上不少人的目光已经被尚景星吸引过去,皆是好奇他在做什么。

    尚景星左手笨拙的将几条布片绑在一起,扎成长条。

    做完这些,尚景星在他人不明所以的目光下,将长布条的一端用力绑住右手手腕,而另一端则绑在树根处。

    “呼,希望能行。”

    吐了口气,尚景星站起身,向后退了一步,一脚抬起顶在树干上,喃喃自语道:“肩骨上脱位,伸臂、肩半外展、牵引、最后……”

    尚景星一边说着,一边按照自己记忆中脱臼复位步骤,做着相应的动作。

    看到这里,观礼台上的有些人已经猜出尚景星想要做什么。

    尚景星一咬牙,支撑他身体站立的脚原地一跳,和另一只脚一起猛地蹬在了树干上!

    “向下推拉肱骨头,唔!”

    咔嚓!

    响亮的骨骼碰撞声,让看着尚景星的众人心头一跳,甚至那名中年将士眼神之中还流露出了欣赏之色,对别人狠,很多人可以做到,可是对自己狠,能做到的人却不多。

    尚景星粗暴的动作让树摇动了起来,手腕处甚至出现了一条紫红色的勒痕,不过幸运的是,对复位知识一知半解的他成功了。

    肩膀处的脱臼成功复位,尚景星活动了下右手,除了有些疼痛外,并没有什么大碍。

    ‘还需要一些准备。’

    尚景星毫不理会周围的目光,埋下头,继续做着准备。

    擂台赛还在继续,不过很多人却已经不再关注,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尚景星这边的动作,这一刻尚景星无疑是喧宾夺主了。

    “第三轮淘汰赛开始。尚景星,林虎,上台。”

    听见尚景星的对手竟然又是那林虎,不论是林虎本人,还是观礼台上的众人皆是一愣,甚至不少人都已经开始摇头叹息,给刚刚觉得值得拉入门内的尚景星判了死刑。

    同样愣住的还有尚景星,不过他很快恢复了过来,洒然一笑,迈步上台。

    该做的准备都已经做了,接下去,就看谁更……

    不要命!

    擂台之上,尚景星双手和右肩缠着布条,肚子处同样缠着一层厚厚的布条,样子虽然难看,但此时的他已然不复前两次的惊慌和茫然。

    “开始!”

    中年将士直截了当的宣布了比赛开始,飞下擂台。

    “呵呵,没想到又是你废物。何必受那皮肉之苦呢,直接弃权吧。”

    林虎的喜悦显而易见,他根本不认为之前一瞬间被自己打下擂台的尚景星,会有赢的可能。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面对林虎的得意,尚景星只是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

    “你在笑什么?难道你以为你能赢的了我?!”

    林虎勃然大怒,他是有些楞有些憨厚,却更多的是冲动,虽然他不明白尚景星笑声中的含义,但是尚景星的态度依旧让他极为愤怒。

    “我想说啊,在我的家乡,‘呵呵’的意思,其实是……”

    尚景星双腿一蹬,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窜了出去,笔直朝着林虎攻去。

    “我艹你大爷!”

    尚景星气势极强冲向林虎,眼中布满血丝的他,俨然一副面对杀父仇人的模样。

    而另一边,被自己眼中的废物当面大骂,林虎顿时怒不可遏,举起拳头,迎着尚景星就冲了过去。

    此时尚景星和林虎的距离只有三尺,下一瞬间两人便会斗在一起,深知这点的林虎露出了残忍的狞笑,仿佛已经看见尚景星被自己一拳打死的画面,这是最后一轮得到教训的他不再留手,不然死的便是他。

    然而,林虎的幻想并没有成为现实,下一刻,尚景星突然强行扭身,右腿朝着地面重重一踏,从迎面对冲的身位,强行挪到林虎的右侧方,险之又险的躲过了林虎的拳头。

    还不算完,尚景星在林虎即将错身而过时,伸手入兜,掏出了早已取掉笔帽的钢笔,朝着林虎肩胛骨和肱骨头的缝隙,极为狠厉的插了下去。

    噗!

    下一瞬,两人擦肩而过,钢笔也顺势拔出,林虎伤口处鲜血喷涌。

    “啊!!混蛋,我要杀了你!”

    停下脚步,林虎捂住肩膀处的伤口,暴虐的看着尚景星,愤怒的情绪即将淹没他的理智。

    “啧,没对准。”

    完全无视林虎的怒吼,尚景星不满的撇了撇嘴,看了眼笔尖已然弯曲的钢笔。

    尚景星毕竟不是学医的,更不是外科大夫,在这战斗的一瞬间想要将钢笔插入肩胛骨和肱骨头的缝隙,明显不现实,不过他的收获也不差,至少林虎的右手,短时间内是用不上力了。

    “呵呵呵呵,叫什么叫!有本事,你来打我啊!”

    将钢笔收入口袋,尚景星看着林虎,嘲讽值全开,不懈余力挑战着林虎的忍耐极限。

    “你该死!!!”

    名为理智的弦断了,什么搏击技巧,什么拳留三分力,林虎全部抛在脑后,提着拳,犹如蛮牛一般,不顾一切的朝着尚景星冲去。

    “唉……”

    看着完全失去理智的林虎,尚景星摇头叹息了声,事情比他想象中还要顺利的多。

    虽然大局已定,但尚景星并没有因此掉以轻心,他右手搭在腰间的布条之上,用力一扯,将布条拉下,足有两米长。

    他一边不紧不慢的后退,一边观察着自己和林虎的距离,而手中的动作也没停下,从另一个口袋中掏出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将布条的一端绑上。

    准备工作做完,尚景星借着石头的重量,开始旋转布条,同时全神贯注的测量着与林虎之间的距离。

    五尺!

    三尺!

    一尺!

    五寸!

    ‘就是现在!’

    尚景星猛的一矮身,朝着林虎的双腿,甩出手中的布条。

    缠着石头的布条,带着一阵‘呼呼’的风声飞了出去,缠住林虎的双腿,根本来不及反应,林虎直接重心不稳,摔倒在地。

    见林虎倒地,尚景星动若脱兔,身子窜了出去,来到林虎近前,借着整个人的体重右腿膝盖用力压在林虎的腰间,不让其起身,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大局已定,尚景星掏出钢笔,右手捏紧高抬,随后朝着林虎的咽喉猛地捅了下去!

    为数不少的惊呼声和赞叹声出现在擂台的周围,那是观礼台上料定尚景星必输之人的声音。

    想象中的血光没有出现,尚景星将钢笔停在林虎咽喉外一寸处,没有捅下去。

    “认输,我不想杀你。”尚景星狠声道。

    “我……认输。”

    死亡的威胁在前,林虎简单的大脑,不经思考,直接按照尚景星的话照办,浑然忘记了输两场一样要死的规则。

    “尚景星,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