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89章 灭绝人性的黑湖

    这是一个很大的岩洞,有一道石台阶通向大家刚才飞进来的隧道方向。如果不是张旭准备了飞行道路,大家就只能游进来了。

    “就是这个地方没错了。”斯卡雷特对邓布利多说道,“这里被施过了魔法。”

    “是的,赫莱森。”邓布利多点了点头。

    “用魔力仔细地、慢慢地去感觉,你们就会发现这里的不同了。”邓布利多对旁边一头雾水的学生们说道,语气就像他每个星期五在E-13教室里给学生们做作业辅导的时候一样。

    接下来,学生们开始试着按邓布利多所说的方法去做,然而大多数人都一无所获。他们还都年轻,离邓布利多和斯卡雷特的境界差远了。

    张旭眯着眼睛打量着整个岩洞,他只能模糊地感觉到岩壁上传来的魔法痕迹,但是并不清晰,就像是雾里看花一样。

    芙蓉也有了一点发现,用手指着石壁画了一大圈后说道:“这块地方有些不一样。”

    正在用手指检查石壁的邓布利多微笑着对芙蓉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德拉库尔小姐。”

    过了一会儿,邓布利多的双手按在了岩壁上,对大家说道:“隐藏起来的入口就在这儿,我们从这里进去,大家做好准备。”

    哈利他们纷纷拿出魔杖,一付如临大敌的模样。

    张旭拿出了一个玻璃瓶,从里面倒出了二十多只红色的千纸鹤。

    这些千纸鹤飞到了空中,在张旭的头上不停地盘旋。

    邓布利多看到了这些千纸鹤,不禁地愣了一下。

    他看得出这些千纸鹤和以往用来传信用千纸鹤的不同。

    斯卡雷特则恍惚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

    其他人则十分地好奇,他们平时没少在张旭那里买传信用的千纸鹤,而战斗用的他们则是第一次见到。

    看到大家做好准备之后,邓布利多从岩壁前往后退了几步,用魔杖指向岩石。

    下一刻,岩壁上出现了一道放射出强烈白光的拱门的轮廓。

    紧接着,拱门的轮廓不见了,白光也消失了,岩壁也恢复了原状。

    场面顿时有些尴尬了。

    邓布利多挠了挠后脑勺,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面前的岩壁上。

    其他人继续警戒着,没人敢出声打扰全神贯注观察岩壁的邓布利多。

    “原来如此,太低级了。”足足两分钟后邓布利多说道,“我们需要付出代价才能通过。”

    “但是,邓布利多教授,代价是什么?”张旭问道。

    “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是血。”邓布利多一边回答,一边拿出一把银制的小刀。

    没等张旭阻拦,邓布利多就在自己的前臂上划了一道口子,大量的鲜血顿时从伤口里喷出,撒在了岩壁上。

    在大家的惊呼声中,邓布利多用魔杖划过伤口,他手上的伤口顿时愈合了,看起来就像从没受过伤一样。

    “年轻人的鲜血比我这老头子的更有价值。”邓布利多笑着对他的学生们说道。

    可以看得出来,邓布利多的现场教学很成功,霍格沃茨的学生们都露出了激动的表情,就连芙蓉也受到了他们情绪的感染。

    张旭拿了一小瓶红色的药水递给了邓布利多,邓布利多没客气,接过药水打开瓶盖后习惯性地闻了一下。

    “这是什么味道?”邓布利多的脸皱成了一团抹布的样子。

    “榴莲味的,教授。”张旭回答道,“它能迅速补充你失去的血液。”

    “嗯,喝起来味道还不错。”喝完了药水的邓布利多说道。

    就在这时,岩壁上的拱门再次出现了,在强烈的白光消失之后,拱门并没有消失。

    刚才撒满邓布利多的鲜血的岩石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黝黑的门洞。

    邓布利多看着拱门,轻蔑地说道:“所以我说太低级了。我相信大家也明白,其道理是想让对手削弱自己方能进入。伏地魔又一次没能理解,有许多东西比**的伤害可怕得多。”

    张旭揉了揉表情有些不对的斯卡雷特的脑袋,在她的魔杖挥过来之前收回了手。

    刚才要不是邓布利多的动作太快,张旭就拿一包急救用的血袋出来试试了。

    “弗雷德、乔治,先探探路。”张旭对双胞胎兄弟说道。

    弗雷德和乔治点了点头,他们一个用变形术变出了一条猎犬,另一个在猎犬的身上施加了魔咒,让它的身上冒出了一团散发出强烈白光的火焰。

    然后这条火狗跑进了拱门后面的隧道里。

    拱门后的隧道并不长,火狗在里面跑了几个来回后一点事都没有。

    邓布利多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大家随我来吧,小心一点。”

    邓布利多率先走进拱门,张旭和芙蓉跟在后面,接下来是哈利三人组,然后是双胞胎兄弟和纳威,斯卡雷特则走在最后边殿后。

    大家跟着火狗很快就走出了隧道,然后展现在他们眼前是一副十分怪异的景象。

    隧道后是一个大得惊人的岩洞,岩洞下方是一片大黑色的湖水,火狗身上的亮光照不到山洞的洞顶,也照不到湖水的对岸。

    在湖中远远的地方,大概是在湖的中央,闪烁着一道朦胧的、绿莹莹的亮光,像是黑暗中的火炬一般倒映在下面死寂的湖水中。

    除了湖水中的那道绿光和火狗身上发出的亮光,四下里完全是浓得化不开的黑暗。

    而且火狗身上的亮光的穿透性也不像大家预想的那么强,这里的黑暗似乎比普通的更稠密,更厚重。

    (°o°)っ—☆…贼亮堂

    张旭的魔杖顶端像探照灯一样射出了一道巨大的光柱,大家随着光柱的移动仔细观察起现在所处的这个岩洞和湖面。

    岩洞很高也很宽广,四周都是粗暴的岩壁。

    黑色的湖水占据了岩洞的大部分面积,只有周围一圈不算宽的岩石道路。

    张旭一手举着魔杖,一手拿着望远镜观察起湖中央发出绿光的地方。

    “那边是一个湖心岛,岛上有一个大约半人高的架子,架子上放着一个应该是石头做的盆子,绿色的光就是从盆子里面发出来的。”张旭向大家讲述他通过望远镜里看到的景象。

    然后张旭把望远镜递给了邓布利多,自己走到水边之后用魔杖射出的光柱射向了水底。

    就在邓布利多刚想提醒张旭不要碰到湖水的时候,大家听到了张旭冰冷的声音。

    “丧心病狂!毫无人性!”

    这是大家认识张旭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听到他这样毫无感情,甚至带着杀气的声音。

    接着大家听到了“啪”的一声巨响,那是张旭生生地捏断了手中正在施放魔法的魔杖,导致了魔杖在他的手中爆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