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45章

    晚饭过后,张旭在麻瓜研究课教授办公室里忙活着。

    上个学期放假时他给学生们安排了一份假期作业,就是让学生们到麻瓜社会里,和麻瓜社会接触一段时间,然后把所见所感写成论文。这是一份对不少纯血巫师家族的学生来说难度极大的假期作业。

    不过还好,学生们都很好地完成了,没有人被麻瓜们当成神经病给抓进精神病院,也没有人被魔法部找麻烦。

    从作业里可以看得出不少问题。

    这项假期作业对父母都是麻瓜的学生们来说毫无压力,这一类学生除了极个别是和赫敏那样想从巫师来看麻瓜的,更多的学生只是想混个学分。前十一年的麻瓜生活在他们的身上烙下了极深的烙印,这些不是学几年魔法就能抹掉的。

    而混血的学生们也表示难度不大,从论文中可以看出,他们在麻瓜出身的父亲或者母亲的指点下,在麻瓜社会里还能算是表现正常。

    纯血的学生就问题百出了,有人吃饭了想用金币付钱,不过幸好遇到了混学分的同学,不然就招来魔法部了。至于差点闯红灯被车撞什么的也有好几个。

    张旭准备对学生们的表现进行统计分析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办公室的门口打开后,走进来的是“双黄蛋侠”哈利·波特。

    “有什么事吗,哈利?”张旭一边让哈利坐下,一边给他倒了杯茉莉花茶。

    “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说,”哈利说道,“在魁地奇世界杯比赛前三天,我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我的伤疤又疼了。”

    张旭听闻后,眉头一皱,接着交叉双手,摆出一副碇司令的招牌动作。

    “这件事你有和谁说过吗?”张旭问道。

    “在魁地奇世界杯的时候,我跟小天狼星和卢平说过了。他们叫我不用担心,但是伤疤一有异样就要告诉邓布利多教授或者他们。”哈利回答道。

    “原来邓布利多教授已经知道了,难怪他让我在世界杯比赛后去陋居保护你。”张旭说道。

    “什么?”哈利睁大了眼睛,他没想到过张旭在陋居居住的那一周里还有这样的任务。

    “看来邓布利多认为你会在那时就把这个情况告诉我。”张旭摊摊手说道,“卢平和布莱克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把你伤疤疼的事情告诉邓布利多,然后骚乱那晚天空中出现了黑魔标记等几个标记,那晚参加骚乱的人群里发现了数名前食死徒成员,对此你怎么看?”

    “那晚的骚乱是针对我的一个行动?”哈利说道,“伏地魔要他们制造骚乱,然后趁机会杀掉我?”

    “这些暂且不说,不过有个问题我得向你提个意见。”张旭说道,“虽然我很高兴你能直面‘伏地魔’这个名字,但是我建议你在和其他人,例如罗恩他们一家人,聊天的时候还是不要直接说出他的名字。”

    “为什么?”哈利有些不服气。

    “因为伏地魔给自己的名字施加了魔法。”张旭回答道,“每当有人念出伏地魔的名字,就像念出了一个能放大人们心中恐惧的魔咒。虽然直念他的名字能表现出你的勇气,但是这不可避免地会对别人造成一些负面的影响。”

    哈利一脸“居然还有这样的操作.jpg”。

    “你也是不害怕伏地魔?”哈利发现刚才张旭也是直接说出了伏地魔的名字。

    “我干嘛要怕他?”张旭一脸昆西地回答道。

    “如果你要表现出你的勇气,又不让别人造成恐惧,我建议你给他起个能藐视他的外号。”张旭接着说道。

    “外号?”哈利一脸疑惑。

    “是啊,一个具有嘲讽性的外号。”张旭说道,“例如‘双孔插座侠’之类的。”

    “双孔插座?”哈利回忆了一下伏地魔的面孔,然后突然笑出声来。

    张旭挥了挥手,结束这个话题。

    “言归正传。”张旭说道,“伏地魔要杀你是必然的。但是我认为,以伏地魔的性格,他只会亲自杀了你,亲自洗刷自身的耻辱,而不会让别人动手。如果有另外的人要杀你,他还会让食死徒保住你的性命。”

    说到这么沉重的话题,哈利的内心也跟着沉重起来。

    “我会亲自杀了他的。”哈利有些阴沉地说道。

    “心中有仇恨作为动力是好事,但是不要让仇恨充满你的内心。”张旭突然严肃地对哈利说道,“黑巫师们之所以是黑巫师,并不只是他们的行为恶毒,是他们的内心充满了黑暗,他们没能支配心中的黑暗,而是被黑暗支配了他们的内心。你与他们不同的地方在于,你有金妮,有罗恩这样的朋友,有魁地奇,还有波特家族复兴的重任。你的生活中还有阳光,不要让心中的阴影笼罩在着你。”

    十三、四岁正是中二的年纪,像哈利这样身负家仇的孩子,如果不好好引导的话,很容易就会误入歧途了。而邓布利多一直所做的,也包括培养哈利正确的三观。张旭也时常找机会给哈利灌上几斤心灵鸡汤。

    张旭对哈利所做的努力,现在哈利或许还不知道,但是当哈利随着年纪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他就会慢慢地发现张旭的一片苦心。

    目前张旭最大的成就,就是提前让金妮成为了哈利的女朋友。一个人的心里有了牵挂之后,做事就有了顾虑,想问题就不会这么极端了。在“剧情”里面,当时哈利知道自己父母的死和布莱克有关,当时他的心里只有复仇。至于他打不打得过布莱克,大不了就同归于尽了。

    喝了一大碗心灵鸡汤后,哈利才重新调整好心情。

    看到哈利回复了平静,张旭说道:“你的伤疤和伏地魔有联系,当伏地魔接近你的时候它就会痛,但是我想当时伏地魔应该不会在女贞路附近,这样一来伤疤让你头疼就说明伏地魔那边有所动作。”

    哈利听了张旭的分析,不住地点了点头。

    “那么在你伤疤痛的时候,还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吗?”张旭问道。

    哈利想了想,说道:“当时我做了一个梦,我在梦里看见他了。他和一位我不认识的女巫在一起。梦里的全部情形,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他们在密谋,要杀……一个人。”

    “那个梦,你感觉真实吗?”张旭问道。

    “我感觉就像亲身经历一样。”哈利回答道。

    “这样一来问题就严重了。”张旭捏了捏眉心。

    “怎么了?”哈利被吓到了。

    “我们先去找邓布利多教授吧,我想有些事情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张旭站起来对哈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