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26章 哈利·波特的懵逼

    哈利·波特今年暑假的前半段时间是在懵逼中度过的。

    上个学期的最后两天,一个出人意料的消息让他措手不及。

    你说我好好的一个“救世主”、“魔法界之星”、“蛇怪杀手”,怎么突然间就变成了一个双黄蛋了呢?

    当时在邓布利多的办公室里,当张旭变出一个双黄蛋煎蛋来向他解释他目前灵魂状态的时候,哈利很想拿起格兰芬多的大宝剑向张旭捅过去。

    虽然最后邓布利多和张旭一再向他保证,他灵魂的这个问题是可以解决的,但是哈利·波特还是十分地担心,他担心自己有一天会变成洛哈特那样被伏地魔的灵魂给控制住。

    在怎么处理掉哈利身上伏地魔的灵魂碎片这个问题上,邓布利多第一时间就把张旭提出的找摄魂怪帮忙的建议给摁死了,这个险他冒不起。

    至于像里德尔日记本里的灵魂碎片吞噬洛哈特的灵魂那样,让哈利的灵魂把伏地魔的灵魂碎片给嘎嘣脆鸡肉味了,张旭和邓布利多两人对此都不太看好。毕竟哈利还未成年,灵魂的力量并不强大,到时候谁吞谁还不知道。

    如果一不小心弄出两个伏地魔出来,乐子就大了。

    最后张旭和邓布利多嘀咕了半天,决定让哈利·波特开始学习大脑封闭术,避免他受伏地魔的影响。

    郁闷的哈利,把今年去华夏交流访问的名额让给了其他同学后,跟着姨父姨母和表哥一起回家了,他没心情四处乱跑了。

    回到女贞路4号后,哈利再次受到了懵逼攻击。

    晚饭时间,哈利面前的餐盘上摆放着一根黄瓜。

    哈利晚餐只有黄瓜的原因,并不是德思礼一家变成了住在玄武之泽的河童,而是德思礼家的长子达力,已经胖得过了头了。

    达力学校的护士告知德思礼夫妇,达力的体重已经严重超标了,如果他再不减肥,将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不利的影响。

    因此,在没完没了地发脾气之后,在惊天动地的争吵几乎把哈利卧室的地板掀翻之后,在佩妮姨妈抛洒了无数眼泪之后,德思礼家新的饮食制度开始实施了。

    为了使达力情绪好一点儿,佩妮姨妈坚持要全家人都遵循那个食谱。

    当哈利开始吃掉自己面前的黄瓜,打算今晚立即写信向朋友们求援的时候,弗农姨父问了一个让他大吃一惊的问题。

    “小子,那把扫帚好使吗?”

    哈利就像听到了有人和他说赫敏考试全部挂科的消息一样,整个人都呆住了。

    “就是圣诞节时送你的那个。”看到哈利没反应,弗农姨父的脸有些扭曲。

    “很好,那是全英国最好的。”哈利木然地点头说道。

    对于去年圣诞节收到的那把飞天扫帚,哈利对送礼物的人做出了很多猜测,但是他却从没有过一丝这是德思礼家送的念头。

    毕竟德思礼一家对魔法社会的印象十分地差。

    佩妮姨妈从小就对妹妹的魔法天赋嫉妒和羡慕,当她得知自己没有魔法天赋之后,这种嫉妒和羡慕日益加深。再加上莉莉不断地用魔法来捉弄她,以及她在家中不再受重视,这就使得她对有关魔法的一切都十分地厌恶。

    而弗农姨父之所以对魔法社会印象差,背这个锅的主要是哈利他老爸,其次是海格。

    弗农·德思礼是几千万普通英国人中的一员,他有着成功的事业,和睦的家庭,健康的社交圈子,是一个标准的体面人。

    他作为一家之主,十分地爱着自己的家人。佩妮鼓起勇气将自己的亲妹妹是个女巫的消息告诉了他。他虽然感到十分震惊,可他还是向佩妮保证,自己不会因为这个而疏远她。在第一次面对块头巨大、不知是敌是友的海格的时候,他把妻子和儿子护在了自己的身后,也敢于制止海格将哈利带走。

    弗农·德思礼的三观和地球上千千万万的普通人一样,认为一个体面的人,应该有自己的工作与事业,谈吐举止大方得体。

    而在弗农·德思礼眼中,像哈利的老爸这种没有工作靠吃父母遗产,说话不知所谓的人,天生就与自己的三观不合。

    如果当时哈利的老爸有好好地向弗农·德思礼他们解释魔法社会,解释自己是与魔法社会里的**武装做斗争的一员,两家人的关系就不会这么差了。

    就像比尔·韦斯莱找到弗农·德思礼谈谈关于哈利·波特的霍格莫德同意书的事情的时候,比尔的形象与谈吐就让弗农对巫师的印象有了改观。

    当了飞天扫帚店的店长之后,比尔的形象有了改变,他不再是留着长长的马尾辫,耳朵上戴着一只耳环,上面悬着一个小扇子似的东西,穿着的衣服即使是去参加摇滚音乐会也没什么不合适的样子。

    比尔耳朵上的耳环摘掉了,头发剪短后梳理得整整齐齐,穿着一套得体的西服,犹如爱尔兰演员多姆纳尔·格里森一样。

    当时弗农出于礼貌的原因愿意与比尔进行交谈。交谈中诚恳热情,且富有幽默感的比尔,耐心而又仔细地向弗农大致上解释了魔法社会以及自己的工作。

    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好几年,以及在开店时和形形色色的人打过交道的比尔,谈吐举止自然比当年刚走出校园的哈利他爸更对弗农的胃口。

    最起码弗农能把比尔当成一个体面人来对待。毕竟一个有正经工作的比尔,看起来比没有工作的哈利他爹靠谱。

    通过这次长谈,弗农对魔法社会的敌意有所缓解,他认为“那些人”里还是有正常人的。

    最后弗农在和比尔谈笑风生之中,半推半就地收下了比尔假借邓布利多的名义给的作为哈利多年来抚养费的两袋金币。同时比尔给弗农留下了一本自家店里的产品目录。

    在圣诞节前的时候,弗农就用那两袋金币,以及产品目录中的订货单在比尔的店里买了一把最贵的飞天扫帚送给哈利。

    只是出于某种原因,弗农没有在订单上写自己的名字。

    哈利·波特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吃掉自己餐盘里的黄瓜的了。

    他一直在听着弗农姨父讲述着比尔·韦斯莱先生,并一再要求自己应该向“体面的韦斯莱先生”多多学习。

    接下来的日子里,哈利的处境有了些许好转。弗农姨父在生他的气时不再是对他大吼大叫,而是不断得让他“多学学韦斯莱先生”。

    这样的变化让哈利有些手足无措,但是他觉得这次比以前好多了。

    哈利派海德薇给他的朋友们送信,呼吁人道主义粮食援助的时候,顺便把这事和朋友们说了,大家纷纷表示这算利好消息。

    同时大家也向面临粮食危机的哈利伸出了援手。

    海德微从赫敏家里带回一大盒子无糖的点心。海格捎来满满一袋自己做的岩皮饼(哈利留着防身了)。韦斯莱夫人派出他们家的猫头鹰埃罗尔,给哈利送来了一块巨大的蛋糕和各种风味的夹肉馅饼。刚结束了中考的张旭接到消息后,给他送去了一大箱自热小火锅。

    当暑假还剩两个星期的时候,弗农姨父接到了比尔的电话,询问哈利能否去观看一场比赛,并在他们家住到暑假结束。

    最终弗农姨父还是点头了。

    第二天下午三点,比尔和亚瑟·韦斯莱先生一起准时开着车来到了女贞路4号。

    在比尔的居中调节下,德思礼一家和韦斯莱一家居然度过了一个勉强算得上愉快的下午茶时间。

    下午五点的时候,两位韦斯莱先生带着哈利坐车离开了女贞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