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21章 Werewolf ever no be slave!

    随着布莱克事件的解决,霍格沃茨周围的摄魂怪们也跟着撤离了,速度之快连张旭找它们送盒饭都扑了个空。

    斯卡雷特知道了戒指是魂器,以及摄魂怪能无损解决魂器的问题之后,她就把戒指暂时交给了张旭处理。

    至于戒指上带着的诅咒,应该不会对摄魂怪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就当的吃饭时要到石头吧,张旭想道。

    接下来的日子里,学生们恢复了往日的活力,这让离开了霍格沃茨多年的布莱克有些大跌眼镜。

    现在布莱克还一直住在校医室里,白天在病床上躺着,一日三餐都有哈利送饭。晚饭后有两个小时的放风时间,他也是每天和哈利一起到外面散步,向哈利讲述当年自己和哈利老爹的光辉往事。

    通过哈利的转述,张旭才知道布莱克在第二次进入霍格沃茨城堡之后,面临斯卡雷特的追捕,他以流浪狗的身份跑到了霍格沃茨在霍格莫德的哑炮和狼人治疗点那里,被庞弗雷夫人“收养”了一段时间。

    布莱克也向邓布利多和庞弗雷夫人发出求职申请,等他身体养好之后去管理那个医疗点,避免庞弗雷夫人在霍格沃茨校医室的时候那里只好关门。布莱克的另一个心思自然是想创造能和哈利在一起的机会。最后邓布利多同意了布莱克的请求。

    时间很快就到了复活节,霍格沃茨的学生们经历了一个作业如山似海的假期。

    复活节假期之后是狮院和蛇院的魁地奇比赛,两连败的蛇院球队和企图最后时刻创造反超奇迹的狮院球队打得十分激烈,不管是打球还是打球员。

    背水一战的蛇院球队在比赛中打出了杀气,球场上双方球员全部受伤。

    就连德拉科·马尔福也在一次阻挠哈利·波特争夺金色飞贼的时候被哈利撞得从空中摔到看台上,打出血性的马尔福不顾满脸的鲜血,捡起一旁的扫帚重回天上继续干扰哈利。在扫帚不占优的情况下,马尔福硬是让哈利四次在首先发现金色飞贼的情况下没法抓住飞贼。

    最后哈利在抓住金色飞贼的时候,狮院只领先蛇院二十分。

    时间就这样在霍格沃茨的每一个角落里流逝着,悄悄地来到了这个学年最后一个霍格莫德周。

    因为今天是七年级毕业生在学生生涯中的最后一个霍格莫德周,所以今天回霍格沃茨的门禁时间放宽到了晚上十点。

    张旭在霍格莫德里随意溜达着,他刚从猪头酒吧里出来,他们家和老马家的最新一次交易已经完成了,向老马家订的货也已经通过特殊渠道送走了。

    张旭溜达到了霍格沃茨在霍格莫德的哑炮和狼人治疗点,看到正在这里上班的布莱克正把一位刚接受了哑炮治疗的巫师送了出来。

    自从那晚布莱克看到张旭从斯卡雷特的宿舍里出来后,他就一直对张旭带着敌意,而张旭则理都懒得理他。

    布莱克对张旭和斯卡雷特之间关系的误会,张旭没去和他解释什么,张旭和他又不熟,斯卡雷特对他也没兴趣。

    这都是布莱克自己在自作多情。

    张旭走上二楼,几个房间里熬着“艾露恩”药剂的高压锅正在滋滋作响。今晚就是月圆之夜了,等待治疗的狼人们已经在霍格莫德住下了,届时斯内普将会带着几个高年级的学生为他们进行药剂的最后一步制作。

    张旭来到庞弗雷夫人的办公室,问起一些药材的存货情况,有些药材是张旭家负责提供的。

    随着前几个月前来治疗的狼人们全部治愈,现在前来治疗的狼人开始多了起来,有意向治疗的狼人也纷纷来信询问相关情况。随着越来越多的狼人被治愈,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前来治疗的狼人数量将会爆发性增长。这就导致了目前治疗点的规模和药材存量明显不足,邓布利多已经考虑将这里扩大,或者换个更大的地方了。

    庞弗雷夫人给了张旭列了一大张药材清单,这些药材都是目前急需的。

    狼人一直是魔法社会中噩梦一般的存在,同时狼人在魔法社会中被视为极大的耻辱。

    狼人在月圆之夜变身之后时常会失去理智,当初斯内普就差点因此死在了卢平的手上。

    很多不愿意伤害其他人的狼人会在月圆之前前往荒无人烟的地方,或者把自己锁在结实的房子里,熬过自己变身的时间。

    如果有人被变身后的狼人咬到,就会被传染变成狼人。

    而且狼人的魔抗比普通巫师高不少,魔咒作用在他们身上的效果会缩水,巫师们对付起来十分地吃力。

    出于对狼人的危险性与传染性的恐惧,狼人们一直以来都受到魔法社会民间与官方的敌视与歧视,这使得他们与主流社会格格不入,这从卢平到霍格沃茨任教前窘迫的生活中就能看出。

    埃莫雷特·皮卡迪曾经写过一本关于狼人的名为《败坏法纪的狼:狼人为什么不配生存》的书,作者在书中宣称即使是人类形态的狼人也是目无法纪、道德缺失的。虽然这种说法是错误的,但是却也代表了一部分对狼人恐惧和缺乏了解的人的观点。

    在魔法部神奇动物管理控制司野兽办公室里,有一个名为狼人登记处的部门,负责管理和维护记录了英国所有已知的狼人的狼人登记簿。

    英国魔法部曾在1637年制订的一系列列明狼人责任的《狼人行为准则》,不过这份行为准则最终因为无人签署而失败了。

    饱受来自民间与官方双重敌视与歧视之苦的狼人们,一直以来都生活在困苦之中。他们中绝大部分并不是自愿成为狼人的,他们也十分向往正常人的生活。只是长久以来出现的治疗狼人的药物,要么是治标不治本的狼毒药剂,要么干脆就直接是假药。

    现在狼人们有了得以痊愈的机会,而且这个机会来自英国著名的魔法学校霍格沃兹,而不是对角巷里哪个角落头的墙上贴的小广告,这让无数深受狼人困扰的家庭与个人欣喜若狂。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狼人都希望得到治愈。

    有这么一群狼人,他们希望有朝一日能够造出足够多的狼人,从而统治魔法世界。这就是由芬里尔·格雷伯克领导的一群由狼人组成的狼人军,他们以咬伤和传染尽可能多的人为己任。

    芬里尔·格雷伯克能想到,在霍格沃茨推出了能治愈狼人的“艾露恩”后,狼人的数量必然会越来越少,这无疑是掘了他们的根基。

    走投无路的芬里尔·格雷伯克决定孤注一掷,对霍格沃茨在霍格莫德的治疗点发起恐怖袭击,企图警告那些那些渴望得到治疗的狼人们放弃治疗。

    只是之前因为布莱克越狱的缘故,霍格莫德周围布满了巡逻的摄魂怪,这让芬里尔·格雷伯克不得不推迟了自己的计划。

    于是在这个摄魂怪撤走后的月圆之夜,芬里尔·格雷伯克发现时机已到,就带领着手下们潜入到霍格莫德附近,等到圆月爬上来之后就发起进攻。

    看着从远处奔袭而来的狼人们,正在和哈利三人组等几个朋友一起在霍格莫德外边一块草地上烧烤的张旭,无奈地几大口吃掉手中的烤肉串,弹出魔杖往天上放出了代表紧急情况的信号之后,从百宝袋里拿出81-1式自动步枪,换上钢芯弹后开始向远处的狼人们射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