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20章 伏地魔不知不觉中又栽了

    当年波特夫妇被出卖的真相,在打人柳的帮助下得以浮出水面。

    布莱克的冤屈也在魔法部长福青天的主持之下得以沉冤昭雪,原本颁发给小矮星·彼得的荣誉转到了布莱克的身上,此外还得到了一笔赔偿。

    小矮星·彼得最后被摄魂怪带回阿兹卡班了,张旭作为后手下在他身上蛊虫也没给他去除掉,一个月后他将因为虚弱而死在阿兹卡班里。如果加上食品添加剂的话,或许半个月就完蛋了。

    哈利·波特终于能投入了干爹的怀抱,可惜他在十七岁前还不能搬去和布莱克一起住。

    在哈利问起圣诞节那时的飞天扫帚是不是布莱克送的时候,布莱克摇着头说,虽然他很想送一把最好的飞天扫帚给哈利,但是那个时候他正在被某人追得东躲西藏,没办法给哈利送礼物。

    这让一旁的张旭一脸懵逼,难道那飞天扫帚真的是斯傲娇送的?

    布莱克因为现在的身体很差,需要到校医室接受庞弗雷夫人的治疗,所以相关人士和围观群众在小矮星·彼得被带走后都散开了。今晚发生的事情足够他们谈论很久。

    回到城堡后,张旭没有回到宿舍,而是来到了一扇门前。

    “流沙包。”

    张旭念出了开门的口令。

    这是一间教授的宿舍,进门是一间客厅,里面两扇门后面分别是书房和带独立卫浴的起居室。

    霍格沃茨城堡里环境好的房间有不少,分给教授们的宿舍都十分地舒适。

    张旭也分到了一间宿舍,但是他很少住那里,那间宿舍基本上被他当成实验室在用,他平时更喜欢住在鹰院的学生宿舍。

    看到客厅和书房没人,张旭轻轻地推开了起居室的门口。

    今晚是农历十五(1994年3月最后一个周六农历十五,不久后就是复活节),皎洁的月光透过阳台的门口照进起居室里。

    阳台里摆着一张小圆桌,上面放着一瓶红酒和一个空酒杯。圆桌的两旁放着两张朝向阳台外的椅子,穿着白色睡袍的斯卡雷特拿着一杯红酒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

    张旭坐到了椅子上,斯卡雷特给他的杯子里倒了红酒。

    碰杯之后两人喝了一口红酒,然后陷入了沉默之中。

    斯卡雷特在得知张旭今晚要到她的宿舍找她之后,她以为自己到时会像以前一样开口调戏他。但是当张旭坐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却突然发现自己没了兴致。再回想起自己近日来的脾气似乎比以前暴躁了不少,她觉得今晚张旭找她的事情似乎不会那么简单。

    张旭也没有说话,只是脱下自己的手表放在桌面上,推到了斯卡雷特的面前。

    斯卡雷特看到张旭的手表上不再显示时间,而是出现一个红色的箭头,指着自己的前胸。

    斯卡雷特拿着张旭的手表换了几个位置,发现手表上的红色箭头一直指着自己的前胸。

    斯卡雷特向张旭投以询问的目光,她不相信张旭晚上会拿一个(⊙⊙)探测器来找她。

    “这是魂器探测器。”张旭对斯卡雷特说道。

    冬妮娅把魂器探测器寄给张旭后,张旭除了拿来对哈利用过一次之外就没再使用过,平时都放起来了。今天因为要到尖叫棚屋举办宴会需要看时间,张旭就拿来当手表用了。

    结果今晚当斯卡雷特出现的时候,张旭手上的魂器探测器就有了反应。

    所以才有了今晚张旭来到斯卡雷特宿舍的事。

    听了张旭的话,斯卡雷特的脸色一变,马上拉开睡袍的领口,从胸前拉出一条项链,项链上挂着一个镶嵌着黑色宝石的戒指。

    马沃罗·冈特的戒指,伏地魔的魂器之一,上面还带着斯卡雷特沐浴后的体香。

    张旭把戒指检查一遍后,终于确定这个就是伏地魔的魂器。

    至于为什么它会出现在斯卡雷特的胸前,斯卡雷特的解释很简单,作为斯莱特林的后裔,家族里没有一两件斯莱特林遗留下来的传家宝说不过去,所以斯卡雷特在圣诞假期从华夏回来后就去了趟冈特老宅碰碰运气,结果她在冈特老宅的废墟里发现了这枚在伏地魔设下的强大魔法保护着的戒指。

    发现了这枚珍贵的戒指后,斯卡雷特就用一根项链穿起来贴身携带。

    张旭听完了斯卡雷特的讲述,不禁觉得头都大了。

    因为这枚戒指除了是伏地魔的魂器之外,上面还被伏地魔施加了诅咒,邓布利多因此残了右手。

    而且长时间佩戴魂器,人的思维还会受到魂器的影响,最后和使用魂器笔记本一样,灵魂被魂器里的灵魂碎片给吞噬。

    张旭当初得到拉文克劳的冠冕的时候,还是仗着自己身上的防具多,再加上自己灵魂的画风和这个世界的灵魂有差别,才敢把它放进百宝袋里。

    张旭把魂器的种种告诉斯卡雷特之后,把她吓出了一身冷汗,喝光了一杯红酒压压惊。

    在张旭表示自己有办法能处理掉戒指里的灵魂碎片后,斯卡雷特才松了口气。

    接着又是一阵沉默,一时间两人都在独自喝酒,各自都在想着魂器的事情,没了谈话的兴致。

    张旭喝完了杯中的红酒之后,打算告辞离开。

    “我得到这枚戒指后没多久,就经常在做同一个梦。”斯卡雷特突然说道。

    张旭听了之后一愣,不知道为什么一晚都没多少话的斯卡雷特突然进入了我有故事也有酒模式,于是就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

    既然你有饺子又有醋,那我们就一起吃吧。

    “我梦到我生了两个女儿,大女儿叫蕾米莉亚,二女儿叫芙兰朵露。”斯卡雷特看着天上的圆月说道。

    一旁的张旭庆幸自己没有喝酒,不然此时肯定会一口酒喷出来。

    不管一旁目瞪口呆的张旭,斯卡雷特继续说道:“或许我也渴望着做一位母亲吧,我以前也时常在想,自己如果有两个女儿的话会多好。当时你问我家族里有没有这两人的时候,我就下意识里觉得如果我有女儿,她们就该叫这样的名字。”

    “这大概就是这枚戒指里伏地魔的灵魂碎片在诱惑我吧。”斯卡雷特苦笑着摇头说道。

    说完,斯卡雷特就把剩下的半瓶红酒给一口闷了。

    张旭坐在椅子上,慢慢地喝着杯子里的红酒。

    或许这就是作为空巢大龄青年的苦恼吧,上辈子他曾差点跨进这个行列,这辈子他是与这个行列告别了。

    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张旭喝完杯中酒,转头看去,发现斯卡雷特已经浑身酒气地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张旭只好把她抱进房间放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后就离开了。

    刚走出斯卡雷特的宿舍门口,张旭就看到本该躺在校医室病床上的布莱克和卢平正用魔杖对着宿舍门对面的墙上施放魔咒,墙上已经出现了一大片占满整个墙壁的排成心形的红色玫瑰花,现在他们两人正在给玫瑰花的周围加上装饰。

    “啪”的一声,布莱克目瞪口呆地看着半夜里从斯卡雷特的宿舍里出来的浑身冒着酒气的张旭,手中不知道是从哪弄来的魔杖掉到了地上。

    卢平则一脸无奈地看着布莱克摇头。

    张旭没管这两个连夜作死的家伙,点点头算打招呼之后就回宿舍了。

    果不其然,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床的张旭,听说了今天上午卢平和布莱克这两个有难同当的好兄弟又一起被绑到打人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