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9章 都捆上了

    “是小天狼星·布莱克!”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认出了布莱克,这喊声一响起,在场的小巫师们纷纷掏出了自己的魔杖,指向了布莱克。

    张旭把左手举过头顶,打出了一个手势,周围围观的学生们围个圈,把布莱克和卢平包围了起来。

    “冷静点,事情似乎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张旭拍了拍哈利的肩膀,对他说道。

    哈利听了张旭的话,做了几个深呼吸平息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放下了刚才准备给布莱克放魔咒的手。

    此时的布莱克也冷静了下来,这段时间他遇到的意外太多了,三次差点被人煮掉,期间还得到了好心人的收留,足够让他混乱的脑袋恢复过来。

    “是你杀了我的父母?”哈利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同时举起了手中的魔杖。

    “我不否认这一点。”布莱克很平静地对哈利说道。

    就在这时,围观学生的后边传来“砰”的一声。

    解除了幻身咒的斯内普手中的魔杖末端爆发出蛇一样的带子,并且自动缠绕在布莱克的嘴、手腕和脚踝上,布莱克失去平衡,倒在地板上,不能动了。

    刚才卢平在霍格沃茨城堡里四处找人的时候,就被斯内普发现了,一直认为卢平有问题的斯内普就一直悄悄地跟在了卢平的后面。

    “复仇的滋味是很甜蜜的。”斯内普走到布莱克面前对他说道,“我曾经多么希望抓到你的人就是我啊。霍格莫德周围的那些摄魂怪,它们看见你会非常高兴的,布莱克。我敢说,会高兴得给你一个小小的吻呢。”

    突然出现的斯内普让众人大吃一惊,卢平和布莱克看着他准备要去找摄魂怪的样子,顿时紧张了起来。

    “西弗勒斯,你错了。不是小天狼星,是他。”卢平指着桌子上被啤酒杯扣着的斑斑急切地说道。

    “你不认为你的借口找得太拙劣了吗?”斯内普对卢平说道,“一只瘦得皮包骨头的老鼠,你认为它是凶手?”

    “他就是小矮星·彼得,一位从没登记过的阿尼马格斯。”卢平指着斑斑说道。

    卢平的话让围观的学生们一阵哗然,今年因为布莱克越狱的关系,当年小矮星·彼得的事也跟着报道了出来,所以他们都知道卢平话中的含义。

    最吃惊的就属哈利和罗恩。

    之前在三把扫帚酒吧,张旭猜测小矮星·彼得没死,这让哈利激动了好一阵子。哈利平时不住地把小矮星·彼得想象成是像卢平那样的人。结果现在卢平告诉他,小矮星·彼得不但变成老鼠和自己一起生活了三年,最重要的是他还是导致自己父母死亡的凶手。

    而罗恩的脑袋此时还在一片混乱中,在自己家生活了多年的宠物居然是阿尼马格斯,而且还是小矮星·彼得,这让他的脑袋运转不过来了。

    “我想你还是考虑一下你到阿兹卡班后的生活吧,两次帮助布莱克潜入霍格沃茨,第三次的时候碰巧遇上了学生们在举办宴会被抓了现行。”斯内普用魔杖指着卢平说道。

    周围的学生们听到斯内普说布莱克前两次潜入霍格沃茨是卢平帮助的,纷纷将魔杖指向了卢平。

    张旭不让斯内普就这么把节奏带下去,就对他说道:“斯内普教授,不管这只老鼠是不是小矮星·彼得,但是可以肯定他是一只阿尼马格斯。我想还是让他变回原型再说吧。”

    “我想没有这样做的必要。”斯内普瞪着张旭说道。

    张旭算是看明白了,斯内普这是要借机会弄死布莱克,顺便把卢平也带上。

    当年布莱克差点就搞死了斯内普,如果不是哈利他爹出手相救,现在斯内普坟头草都两米高了。

    站在斯内普的立场上,这个仇不报是不可能的。

    而站在张旭的立场上,斯内普要报仇他一点都不介意,不管斯内普是用原谅咒给布莱克留个全尸,还是神锋无影开切成几块,对张旭来说都无所谓。

    布莱克当年诱导斯内普去找变身狼人的卢平,在他自己看来只是觉得好玩,但实际上他对自己行为造成的危害估计不足,或者根本没去想过自己这样做会造成怎样的危害。

    就像楼上有小孩子觉得往楼下扔东西好玩,就一个劲的从楼顶上往楼下扔啤酒瓶,丝毫没有考虑过砸到人了会造成怎样的后果。(作者以前住的小区就有过,差点砸死一个骑摩托的,幸好骑摩托的戴的是里面有泡沫层的摩托车头盔。)

    若不是哈利他爹懂事,及时赶到把斯内普救下,不然不但斯内普坟头草老高,阿兹卡班里布莱克和卢平的坟头也是该除草了。

    但是另一方面,如果斯内普现在就报仇了,那么伏地魔的另一个魂器就没法弄到手了,这对张旭来说还是挺难接受的。

    “我认为有必要。”这时一个威严满满的声音从尖叫棚屋的大门处传来。

    拿着魔杖的斯卡雷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尖叫棚屋里。

    不理会冷着脸的斯内普,斯卡雷特径直走到扣着斑斑的啤酒杯前,盯着杯子下瑟瑟发抖的斑斑。

    斯内普想说些什么,刚开口就停下来了,眼前这位他惹不起,所以果断地从了心。

    “斯卡雷特教授……”

    卢平的话还没说完,斯卡雷特转过身去,一个魔咒把他放倒了,然后变出绳子把他也捆了个结实。

    “我会给你们说话的机会,但不是现在。”斯卡雷特看着地上被捆好的卢平和布莱克说道。

    然后斯卡雷特拿掉扣住斑斑的啤酒杯,魔杖上一道蓝白色的光芒击中了斑斑。

    过了一会儿,斑斑悬在半空中,身体疯狂地扭动着。当它掉了下来落到地板上之后,接着又发出一阵炫目的闪光,然后地上出现了一个脑袋,四肢也伸出来了,再过一会儿,一个男子站在刚才斑斑所在的地方,畏缩地绞着双手。

    看到老鼠真的变成了一个男巫,围观的学生们纷纷惊呼起来,罗恩、哈利和赫敏更是大喊起来。

    被捆着的卢平和布莱克看到这个人,激动地蠕动着,他们想喊些什么,但是嘴巴都被绳子给捆住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小矮星·彼得?”斯卡雷特盯着男巫问道。

    “是……是我。”彼得用尖尖的嗓音回答到。

    斯卡雷特没有回话,和对待卢平一样,用魔咒把彼得撂倒后变出绳子捆结实。

    “把他们都带回霍格沃茨,带到打人柳旁边。”斯卡雷特对周围的学生们说道。

    斯内普见状,头也不回地走进了返回霍格沃茨的密道。

    其他学生见状,也纷纷用漂浮咒把卢平三人弄进了密道。

    哈利临走前看向了斯卡雷特和张旭,张旭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最后尖叫棚屋里只剩张旭和斯卡雷特两人了,张旭扯了扯斯卡雷特的袖子。

    “你今天怎么了?”张旭问道。

    刚才他就觉得斯卡雷特的状态有些不对头,平时她的脾气没有这么暴躁,不会一言不合就放魔咒。

    “没事,”斯卡雷特说道,“不用担心。”

    斯卡雷特这么说,张旭也不好继续问下去。

    半个小时后,打人柳四周站满了人。

    学生们的照明魔法把周围照得如同白昼。

    打人柳的树干上,结结实实地捆着卢平、布莱克和彼得,打人柳的树枝不停地在他们的身前划过。

    打人柳的一旁,邓布利多和四大院长等教授站在打人柳树枝飞舞的范围之外。站在教授们身边的,是刚刚赶来的魔法部长福吉以及他的心腹手下。他们都露出一脸凝重的表情。

    哈利站在最前面,斯卡雷特在他旁边对他说些什么。

    斯卡雷特对哈利说道:“打人柳的一个特性,就是长按它树枝上的节疤超过一分钟,并同时给它的树干上淋些特制的魔药剂,它就能分清绑在它树干上的人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如果说的是真话,那么打人柳就不会攻击他。如果说的是假话,那么就会被打人柳攻击。”

    “接下来就是你的时间了。”斯卡雷特拍了拍哈利的肩膀说道,“当年的事情,你就尽管问个清楚吧。”

    张旭来到邓布利多和福吉的身边,对他们问道:“邓布利多教授,部长先生,这种分辨是否说假话的方法管用吗?”

    福吉点了点头,说道:“这种方法是魔法部认可的测谎方法之一,在魔法部以前的资料中,不乏用这种方法测谎成功的例子。”

    邓布利多也跟着说道:“只是百年前,使用这种方法所需要的魔药剂的制作方法已经在市面上失传了。没想到斯卡雷特家族还保存有这种魔药剂的制作方法。”

    张旭听到两位大佬说这种方法管用,也就拿出零食在一旁看起热闹来。

    一开始彼得还想对哈利说自己是冤枉的,结果被打人柳的树枝给抽到改口说真话。

    最后的结果不出张旭所料,就和“剧情”里的一样,哈利他爹和他干爹玩小聪明,结果把自己的小命给玩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