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4章 布莱克二闯霍格沃茨

    这场鹰院与狮院的魁地奇比赛以最后时刻哈利·波特抢到了金色飞贼而告终。

    不是张秋不努力,而是因为她的个子比哈利小一点,所以臂长就比哈利短一些,这就导致了最后两人同时伸手抢夺金色飞贼的时候,哈利占了那么一点点优势。

    这样的结果让张旭无可奈何,总不能用魔法把手突然变长吧,这是玩魁地奇,不是玩街霸。

    目前为止,除了还没有参加比赛的蛇院外,其他三个学院都是一胜一负,总分的差距在几十分之内。

    这样的结果让蛇院的球员们抱头痛哭,因为接下来谁能在他们身上拿到最多的分数,谁就是今年的冠军了。

    至于蛇院反杀,不存在的。因为现在他们球队的找球手和队长正躺在看台顶的地板上喘气。说不定他们就要告永远别魁地奇了。

    当哈利等人来到看台顶时,他们看到马尔福、克拉布和高尔,还有斯莱特林队的队长马库斯弗林特,在地上乱七八糟地躺做一堆,都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连从戴头巾的黑长袍里把自己解脱出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脸上带着极其狂怒的表情俯身围观他们的,是麦格教授等四个学院的院长。

    还有一个拿着蔓越莓饼干往嘴里送的张旭。

    张旭看到哈利他们过来,掏出一袋黄油曲奇饼干扔了过去。

    哈利展现出作为一位找球手的技术,一把就接住了饼干袋子,然后把黄油曲奇饼干分给了周围同来的队友们,大家边吃边围观起地上躺着的马尔福等人。

    “卑鄙的手段!”麦格教授大叫道,“阴谋陷害格兰芬多队找球手,下流怯懦的做法!你们都要接受处分,还要扣去斯莱特林院五十分!”

    “每人五十分。”一旁的斯内普冷着脸说道。

    当天晚上,霍格沃茨的厨房里,一场庆祝宴会正在举行。

    长桌上摆满了黄油啤酒、南瓜汁、从蜂蜜公爵那里买来的各种糖果,以及各种糕点和肉排。

    闹腾得最欢的就是狮院的学生们,仿佛他们已经得到了冠军似的。

    仍然还有夺冠希望的鹰院和獾院的学生们也一起闹腾。

    现在是鹰院赢了獾院、獾院赢了狮院、狮院又赢了鹰院,大家的胜负关系相互克制,最后大家都有夺冠的希望。

    只有蛇院的学生们默默地坐在一旁,化悲愤为食欲,今晚不吃撑就算输,反正是鹰院出的钱。

    张旭此时囧囧有神地坐在最外围,看着厨房的一个角落,那里有条大黑狗正在啃着一块羊排。

    张旭下午到霍格莫德采购今晚宴会的饮料零食,回来的时候发现斯卡雷特牵着一条被施了漂浮咒的五花大绑的黑狗,哼着“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美味的大狗是我同伴,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缤纷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走在返回霍格沃茨的路上。

    看到张旭后,斯卡雷特十分高兴地向他挥手,然后一个劲地感慨幸好这条狗幸好没有被布莱克吃掉,然后打算在厨房里养到鹰院夺得魁地奇冠军时再吃掉。

    看着第二次以相同的姿势进入霍格沃茨的布莱克,张旭很想用摄神取念看看他现在想的是什么。

    或许是受过两次意外打击让他冷静了下来,或者是现在的人太多,布莱克现在在角落里静静地啃着羊排,没有做出什么冲动地举动。

    同时其他学生以为这条黑狗是哪位同学的新宠物,也都没放在心上。

    不再理会布莱克,张旭看向闹腾的学生们,却发现赫敏独自一人坐在一个角落里看着书,没有加入宴会中。

    张旭拿着一大杯南瓜汁和一碟子点心放在赫敏面前的桌子上,看到她正在读一本名为《不列颠麻瓜家庭的生活与社会习惯》的厚厚的书。

    张旭弹了赫敏一个脑瓜崩,在赫敏揉着脑袋看向张旭的时候,张旭坐到她身旁的椅子上对她说道:“我布置的作业可没有多到让人在宴会上看书的地步。”

    说完就把赫敏手上的书收走了。

    “先吃点东西吧,”张旭指了指他拿过来的南瓜汁和点心。

    “我不能,张,我还有四百二十二页要读呢!”赫敏说道,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点儿歇斯底里,同时把手伸到张旭的面前,向张旭讨要回刚才那本书。

    “再说,”赫敏往罗恩那边看去,“他不要我参加。”

    张旭无语地看了看他们两个,最终还是拒绝了赫敏还书的请求。

    “明天上午,你们三个到阅览室来找我吧。现在你的任务就是吃饱后好好休息。”张旭说完之后站了起来,然后顺手揉了揉赫敏的脑袋。

    从赫敏的脑袋上把手收起后,张旭自己一脸懵逼,怎么把哄加布丽时候的习惯带到赫敏身上了。他每次命令加布丽做她不想做的事的时候,就会这么揉加布丽的小脑袋,然后加布丽就嘟着嘴不情不愿地按照他的吩咐去做了。

    “看来赫敏有时候和加布丽一样,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张旭想到。

    到了晚上十二点,在张旭的坚持下,宴会才落下帷幕,大家三三两两地走出厨房。

    “公共休息室的口令是什么?”

    “不记得了,卡多根爵士的口令太多太奇怪了。”

    “我记得今晚的口令是……”

    几个狮院的学生一边讨论着今晚进入公共休息室的口令一边走出厨房,他们都没注意到厨房角落里的一条黑狗正在盯着他们。

    回到宿舍的哈利疲乏极了,爬到床上,拉起床帘遮住月光,再躺下,觉得自己好像立刻就睡着了,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他梦到在一条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父亲的一位好友找到了出卖了自己父母的人。

    “别放魔咒!是我啊!”

    “哦——是你小子啊!”

    “嘿嘿,是我!”

    “啊!是你把伏地魔引到詹姆家的?”

    “恩……嘿嘿……。呃,黑魔王让我给您带个话儿,只要你能够加入食死徒……”

    “白日做梦!你这个叛徒!”

    “呃——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啊。黑魔王说了……”

    “说什么!”

    “黑魔王说了让你交魔杖投降……”

    “住口!白日做梦你这个叛徒。”

    “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啊只要你投降了黑魔王,保证你荣华富贵金票……”

    “住口!住口!我代表詹姆一家毙了你……”

    “轰!”

    让哈利奇怪的是,他分不清梦中的两个人哪个是布莱克,那个是彼得。

    “啊啊啊啊啊啊!不不不不不不!”

    就在这时,一阵巨大的喊声把哈利突然惊醒了。

    接着没多久,张旭被从被窝里叫了起来,在城堡里开始搜寻布莱克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