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06章 这是一道送命题

    圣诞节假期本该是小孩子们快乐玩耍的日子,但是此时的加布丽却只能一个人躺在自己房间的被窝里,嘟着嘴瞪着坐在她的床边一手拿着药瓶一手拿着糖果的张旭。

    “加布丽,先把药喝了,然后再吃糖果好不好?”

    “我能不能先吃糖果,再吃糖果?”

    “……”

    然后是一系列不平等条约谈判中。

    加布丽的病情比芙蓉告诉张旭的还要严重一些。

    在一年级的第一节魔咒课上,弗利维教授就曾告诫学生,念魔咒的咒语时发音要准确,曾经有人因为施放漂浮咒时念错一个字母,结果变出了一头牛。

    据说有人曾经作死做过实验,真的能把牛弄出来,只是弄出来的牛的种类是随机的,有时是黄牛,有时是奶牛。

    而加布丽在使用一个小魔法的时候,念咒语时打了个喷嚏……

    当时正打算给自己的玩具上颜色的加布丽,变成了七彩斑斓的加布丽。

    好在德拉库尔先生的魔药水平很不错,在配了一副药剂给加布丽服用之后,加布丽开始褪色了。

    只是这药剂的味道不太好,现在谁给加布丽喂药,加布丽就瞪谁。

    好不容易哄得加布丽把药剂一口闷了之后,张旭迅速地往她嘴里塞了颗酸味爆爆糖,这才让加布丽好受些。

    陪加布丽说了一会话之后,张旭拿着空药瓶离开了加布丽的房间。

    张旭来到德拉库尔先生的书房,将药瓶还给了德拉库尔先生。

    “旭,现在加布丽就只听你的话了,我们劝了她很久,她就是不肯喝药。”德拉库尔先生对张旭说道。

    张旭自动把“旭”脑补成“婿”字。

    “大家都太宠溺加布丽了,有时候应该对她严厉一点。”张旭说道。

    “我认为你最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德拉库尔先生笑着说道,“看看你今年送给她的糖果,快把糖果店给搬空了吧。”

    刚从德拉库尔先生的书房出来,张旭就被芙蓉给拉进了房间。

    张旭被一把摁在了椅子上,然后芙蓉站在他面前,面若冰霜地俯视着他。

    张旭感觉到气氛不对,但是又一时搞不清楚是什么情况,所以摆出一张昆西脸和芙蓉对视。

    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相信什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万一对方只是因为你没给她买口红而生气,但是你自己却把昨晚和她闺蜜一起吃饭看电影的事给坦白出来,那就是“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了。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一阵子,芙蓉冷冷地开口了:“说!”

    “说什么?”OvO?

    芙蓉弯下腰,一手扶着张旭的右肩,另一只手伸向张旭的脸旁,轻轻地抚摸起那个缺了一半耳垂的耳朵。

    “你来信只是说你晕过去了,可你没和我说过你受了伤。”芙蓉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已不再冰冷。

    “这点小问题,没事没事。”张旭笑着说道,“我保命的办法很多,没那么容易出事。”

    “难道说你会因为我缺了一点耳朵变丑了,你就不爱我了?”张旭一边伸出手搂着芙蓉的腰一边说道。

    “你是什么意思?”

    芙蓉像被踩到了尾巴的麦格教授那样跳了起来,挣脱了张旭搂着她的双手,怒气冲冲地瞪着张旭。

    “你认为我只是在乎你的长相吗?就算你的脸被狼人啃过,我都不在乎!我认为我一个人的美貌对我们俩来说已经足够了!”

    张旭站了起来,一把拉过芙蓉把她搂在怀里。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张旭轻声地对怀里的芙蓉说道,“只是有些时候,哪怕明知道前方的战斗有危险,知道自己其实可以逃走没人责怪,但是我有不得不战斗的理由。”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相拥的两人只能听到自己和对方心跳的声音。

    芙蓉推开张旭,把他推倒到了床上,然后开始脱他的衣服。

    被压在下面的张旭在激烈地抵抗芙蓉的暴行。

    “住手,现在还是白天。”

    “别吵,我要检查一下你的身上还有没有其他地方受伤。”

    就在这时,五颜六色的加布丽推门走了进来,歪着头一脸疑惑地看着正在床上摔跤的两人。

    秒速整理好衣服的两人向加布丽打起了招呼。

    看到加布丽进来,张旭也松了口气,他身上在“五一”反扫荡战役中受伤留下的伤疤还没完全消掉。之前他就把身上效果最好的那部分药品交给了白求恩,自己留着的就只有一些普通的外伤药。在反扫荡战役时,他又把剩下的大部分外伤药都用在了战场上,自己也只有在受重伤时用来保命。

    当张旭回到霍格沃茨的时候,身上的伤疤把庞弗雷夫人和闻讯赶来的邓布利多都吓了一跳。从哈利脑门上的伤疤和疯眼汉穆迪脸上的伤疤可以看出,英国那边的去疤技术并不高,所以张旭最近只能用张秋的祛痘印的化妆品来慢慢地去疤。

    如果这些伤疤让芙蓉看到了,不知道又会闹出怎样的乱子。

    就在张旭想过去抱起加布丽的时候,芙蓉抢先一步把加布丽抱走了。

    “我还有问题要问你。”芙蓉的脸色再次冰冷起来,“斯卡雷特是谁?”

    张旭一惊,怎么会有这么一出。

    “她是我们霍格沃茨的数学教授。”

    “她是不是长得很漂亮?”芙蓉接着问道。

    “挺漂亮的,”张旭点头说道,“你根本看不出她快四十岁了,她看起来年纪和你差不多。”

    “她和你的关系很好?”芙蓉又问道。

    “是的,”张旭回答道,“十多年前,她的家族被食死徒追杀,当时是我的父亲在她最危险的时候救了她。”

    接着张旭又把当年自己老爸英雄救美的故事添油加醋的说出来,只是他的故事里没有“步惊云”的存在。

    这道题搞不好就是送命题,所以张旭果断地选择了把芙蓉的注意力给转移掉。

    在张旭的引导下,芙蓉把斯卡雷特当成了张旭的长辈。

    芙蓉点了点头,用漂浮咒从书桌上拿了一封信递给了张旭。

    这是刚才张旭给加布丽喂药时猫头鹰送来的,信封上有斯卡雷特很淑女的花体字签名。

    张旭打开信,斯卡雷特在信中让张旭在假期前一天回到霍格沃茨。

    在张旭看完信后,芙蓉又问道:“我和冬妮娅谁更漂亮?”

    又是一道送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