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05章 这几个能不能带回家当传家宝就靠它了

    现在拉文克劳的冠冕已经到了张旭手上,斯莱特林的挂坠盒在解决了布莱克的问题后到手也不难。

    至于古灵阁里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存放着的赫奇帕奇的金杯,跟摄魂怪们搞好关系了,找它们帮忙拿她几根毛发还不简单。再不济等她夫妇死翘翘之后,她家金库的继承权在她妹妹纳西莎·马尔福或者堂弟小天狼星·布莱克的手里,这两位都是熟人。

    要想提前拿到斯莱特林的挂坠盒和赫奇帕奇的金杯,以及解决哈利灵魂的问题,这个能发现魂器的水晶盘探测器的作用就大了。

    就算不拿来找魂器,在其他地方也可以使用。如果拿来做一下修改,甚至能作为寻找某种生物甚至某个人的探测器来使用。

    只是这个盘子体积太大了点,使用起来不太方便。

    收起了拉文克劳的冠冕,张旭对服务员问道:“请问这个盘子能不能制作得小一些呢?能像手表一样戴在手上就好了。”

    服务员想了一下,回答道:“可以,但是距离就不能太远。”

    “不用太远,一两米就行。”张旭说道。

    服务员点了点头表示可以。

    “我想能不能添加一些其他的功能?”张旭问道。

    “想添加什么功能呢?要是太复杂的我就无能为力了。”服务员说道。

    “这个水晶盘是你做的?”张旭惊讶的问道。

    “是的,这家店里的商品很多都是我自己制作的。”对方回答到。

    “抱歉,我还以为你只是店里的服务员。”张旭说道。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冬妮娅·图曼诺娃,你可以叫我冬妮娅,是这家图曼诺娃小店的主人。”冬妮娅向张旭伸出了手。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张旭,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学生。”张旭和冬妮娅握了握手。

    “原来你就是芙蓉的男朋友啊。”冬妮娅笑着对张旭说道。

    张旭:OvO

    “我是布斯巴顿魔法学校的学生,我想我们学校没有人没听说过你的名字。”冬妮娅笑着说道,“我每年都会回来过圣诞节,所以两年前我们没有见面。”

    知道对方的身份后,两人间的谈话也轻松很多。

    “上来喝杯茶吧,顺便说说你想添加什么功能。”冬妮娅对张旭发出了邀请。

    张旭随冬妮娅上到店铺二楼的会客厅,在让张旭坐好后,冬妮娅到厨房里准备茶点。

    很快,冬妮娅就准备好了加了糖和柠檬片的红茶,还有一碟蛋糕和一碟饼干。

    张旭在客厅了看到了冬妮娅一家的合影,上面有冬妮娅和她的父母以及爷爷。

    “你家里只有你自己在吗?”张旭问道。

    “父母和爷爷都到华夏去了。”冬妮娅说道,“我的爷爷是物理学教授,四十年前曾经在华夏工作过很多年。我的中文就是和他学的。我父亲是数学教授,和爷爷一样是麻瓜,他去年就到华夏的一所大学去工作了。我的母亲是女巫,曾经也是布斯巴顿的学生,听说华夏的大学里也能教授魔法,于是跟着父亲去华夏了,她就把这家店传给了我。我的爷爷在冬天的时候就去华夏和父亲母亲一起住。圣诞节的时候我就回圣彼得堡来看店,暑假时父母会回来。”

    “这么说圣诞节你都是自己一个人度过?”张旭问道。

    “是的。”冬妮娅对张旭说道,“你不介意的话,我邀请你和我一起度过今年的圣诞节,正好这几天我们一起研究一下你的探测器。”

    接着冬妮娅又笑着对张旭说道:“放心,我不会告诉芙蓉的。”

    张旭信她才有鬼。

    张旭一开始就注意到,冬妮娅是直接称呼芙蓉的名字的,如果她们两人不熟的话,冬妮娅就该称呼芙蓉的姓氏德拉库尔。

    如果张旭答应了,说不定就掉进冬妮娅挖的坑里了,搞不好后院的葡萄架就倒了。

    而且拉文克劳的标志是一只鹰,但不代表张旭想做一只翱翔于阳台的全村鹰,他也没有在自家阳台装地暖连WiFi的打算。

    然后张旭以要探望生病的加布丽为由,婉拒了冬妮娅的邀请。

    接下来,张旭开始和冬妮娅商量起制作魂器探测器的事宜。

    张旭自然不会和冬妮娅明说这是用来探测魂器的,只是说是用来探测特定的幽灵的。

    由于哈利脑袋里就有双孔插座侠的灵魂碎片,所以探测器就必须先屏蔽掉来自哈利的信号。

    接着还要屏蔽掉霍格沃茨里幽灵们的信号。

    此外还要加装声、光、震动报警功能。

    由于探测器设置成手表的样式,索性干脆就加上手表的时间、日历、闹钟、记事本等功能,平时当手表用。

    确定好探测器的功能后,张旭和冬妮娅一起研究起探测器的各种功能该如何实现。

    和霍格沃茨把炼金术作为六年级和七年级的选修课不同,布斯巴顿因为有尼可·勒梅在,他们一直把炼金术当成必修课来上,而且任课教授就是尼可·勒梅。

    而在英国,炼金术的主要知识——例如飞天扫帚的制作——一直被各家族所控制的。

    所以在炼金术的水平上,布斯巴顿的学生能甩霍格沃茨的学生好几个英吉利海峡。

    好在张旭一直在半自学炼金术。他的炼金术知识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华夏古代炼金术大师邹衍的传(ke)承(ben),另一个就是尼可·勒梅。

    这两年,张旭写给尼克·勒梅请教炼金术知识的信的数量仅次于写给芙蓉的信,还略高于写给加布丽的。

    由于师出同源,所以张旭和冬妮娅在讨论的时候没有遇到什么太大的障碍。

    两人最先解决的就是手表上的那些功能,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都有成熟的技术可用。

    困难的地方在于屏蔽特定信号,这个问题不解决,就别指望在霍格沃茨里面使用了。

    最终,两人在参考了收音机的原理之后,才勉强解决了这个问题。

    在平安夜的前一天,两人终于完成了设计工作,接下来就是冬妮娅的动手环节了。

    这几天张旭也被冬妮娅给作弄得头大,有时前一分钟两人还在讨论显示时间是使用指针式好还是数字式好之类的问题,下一刻她就会问张旭例如她和芙蓉哪个漂亮,如果当初迎接张旭的是她的话张旭会不会找她做女朋友,如果她和芙蓉同时掉下水了张旭会先救哪个之类的送命题。

    最后设计工作一完成,张旭就逃命似的跑到法国给加布丽喂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