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9章 爷爷,我给你烧报纸了

    “这航空母舰是何物?”

    黄海海战一个月后,邓世昌家里的一间客房里,邓世昌正在接受来自张旭的头脑风暴。

    当日海战张旭帮助致远号撞沉了吉野号之后,因为精神负荷太大当场晕倒了,然后被赵老派来的方士给救走了。

    半个月后张旭才醒过来。

    自称早年随全家留洋,近日归国报效大清的张旭,被邓世昌接到家中修养。

    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里,张旭不断地向邓世昌灌输未来海军的发展方向。

    张旭不能确认自己被传送到的是否是同一个世界,所以他一开始就留下一些自己才知道的线索。

    修养好了之后,张旭找了个借口告别了邓世昌。

    几天后,三更半夜的京城,张旭偷偷来到未来人民英雄纪念碑所在的地方,在地上挖了个两三米深的坑,把第三次使用时间转换器时得到的礼物——一块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字样的缺了一角用黄金补上的玉玺——给埋了下去。然后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再次使用时间转换器离开了。

    这次张旭到站后一脸懵逼,因为这地方他很熟,是他们张家的家族墓园。

    这时有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爷爷啊,你安息吧,中国队终于夺得世界杯了,我这就把报纸烧给您老人家,你在下面也高兴高兴吧。”

    张旭开了隐身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只见一位相貌堂堂、风度翩翩,一看就知道是继承了他爷爷优点的中年男子,正站在一个墓碑前准备给几份报纸点火。

    而墓碑上,刻着的正是张旭的名字。

    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的张旭,等自己的孙子离开后给自己的坟头除了下草,然后就离开了。

    接下来又经过了几次时间旅行之后,张旭终于调整好了时间转换器,回到了1993年11月魁地奇赛季第一场比赛刚开始的时候。

    结果这次张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反噬,整个人全身没有一点力气,脑袋里一片混乱。

    休息了一会喝了两瓶靠透支身体来治疗的药剂之后,张旭的身体才勉强稳定下来。

    这时张旭看到摄魂怪已经开始向魁地奇球场飘去。

    这时张旭才囧囧有神的想起,自己现在身上没带飞天扫帚。他身上的扫帚“之前”已经借给斯内普和卢平了。

    最后张旭还是使用了变身术,把自己变成了一直燕子,向魁地奇球场飞去。

    当张旭在狂风中飞到魁地奇球场上空的时候,他终于体会到了高尔基笔下《海燕》的伟大。

    很快,变成个气球的哈利·波特就从张旭身边飞过,而变成了燕子的张旭只能用爪子紧紧地抓住哈利·波特的长袍。

    因为没有飞天扫帚,张旭只能跟住哈利,等和他一起降落后再发信号了。

    张旭就这么在天上和哈利一起飞了一个小时,哈利身上的漂浮咒还没有开始消散的迹象,而张旭为了维持变身术已经消耗了他一大半靠喝药和透支而补充来的法力了。

    眼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张旭决定冒险了。

    当一股上升气流将他们吹到高空的时候,张旭解除了变身术,在空中用一只手把哈利夹在腋下,然后任凭自己和哈利向下跌落。

    一身漂浮咒的哈利就像个气球一样,不出张旭所料地起到了减缓降落速度的作用。

    就在两人离地还有两三百米的时候,张旭迅速地给自己施放了好几个漂浮术,才安全的降到了地面。

    就在张旭刚着地的时候,一股眩晕向他袭来,差点让他跌倒。

    强忍着眩晕从百宝袋里掏出一根绳子,把还在昏迷和漂浮的哈利·波特同学当成个气球一样绑好在树上之后,张旭向天上发射了一个大号信号弹,接着就晕了过去。

    张旭醒来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哈利第一时间就跑过来感谢他,接着是其他同学和教授。

    而此刻张旭因为使用时间转换器反噬和魔力透支,在喝了庞弗雷夫人送来的药后,连午饭都没吃就再次陷入了沉眠。

    当张旭饿醒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部黑了下来。

    “你醒了,肚子饿不饿?”一个声音在张旭的病床边响起。

    听到这个声音,张旭马上有了想再次昏迷的冲动。

    就在这时,张旭饿肚子响起了一阵咕噜咕噜声。

    张旭挣扎着想坐起来,虽然他精神恢复了一些,但是他的体力还没有恢复。

    斯卡雷特叹了口气,从旁边空着的病床上用飞来咒拿了几个枕头过来,然后把张旭扶起来,再用枕头垫着他的后背,让他能坐起来。

    接着斯卡雷特用魔法加热了病床边床头柜上的一碗牛奶燕麦片,用勺子喂张旭吃起来。

    病房里没有亮灯,只有月光透过窗口照进来,正好照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两个人就这么一个喂一个吃,没有一个人在说话。

    一碗牛奶燕麦片喂张旭吃完,斯卡雷特放下碗,用毛巾帮张旭擦了一下嘴角。

    收拾好东西后,斯卡雷特坐在张旭的病床上,双眼盯着张旭在看。而张旭受不了她的目光,想转过头把视线偏开。

    张旭刚一转过头,斯卡雷特就伸出右手,抓住张旭的左脸,把他的脸给扳了回来。

    把张旭的脸扳回来之后,斯卡雷特没有收回自己的右手,反而将手更向前伸出一些,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张旭左边耳朵缺了一半的耳垂。

    当时在致远号准备撞上吉野号的时候,一枚日军舰的火炮炮弹击中了致远号舰桥附近的位置,一块弹片把张旭左边耳朵原本有些下垂的耳垂给削掉了一半。

    张旭的这张熟悉的脸,加上受过伤的左耳,以及他使用过时间转换器,三项证据叠加起来,斯卡雷特认定张旭就是十四年前她遇到的那个人。

    十四年前,食死徒们到香港去想将斯卡雷特家族赶尽杀绝。

    那天斯卡雷特为了保护家人的安全,只身引开食死徒,结果在陷入重围的时候,有人犹如电影里的男主角一样,在最后时刻挺身而出将她救走。

    随后斯卡雷特跟着自称“聂风”的人在郊外和食死徒周旋了好几天,直到后来华夏官方的增援来到后把食死徒全部摁在地上摩擦。

    “说吧,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斯卡雷特的声音有些冰冷。

    “是叫你张旭呢?还是叫你步惊云?”

    “……”张旭有点冒冷汗。

    “聂风是谁?”

    “我爸。”

    “难怪他当时拒绝了我,说他准备当父亲了。都怪你这家伙啊,我能掐死你吗?”

    “不能……”

    “为什么当时你们两个一起冲出来救我时,抱着我走的不是你啊。”

    “我才十三岁啊,抱得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