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8章 张旭的时间长河之旅

    在张旭离开魁地奇球场后不到一个小时,一连串信号弹犹如烽火台传信般在天空中升起。

    按之前的约定,发现哈利·波特后发射一枚绿色的信号弹,如果哈利·波特有危险就同时发射一枚红色的信号弹,如果没有发现就发射一枚黄色的信号弹。

    而现在,出现在天空中的是一枚绿色的信号弹和两枚红色的信号弹。

    很快,斯内普和卢平就把昏迷不醒的哈利和张旭带回了霍格沃茨,送进了校医室。

    精神受创和身上多处冻伤的哈利·波特在第二天早上就醒来了。

    而找到哈利·波特的张旭,则昏迷了三天才醒过来。

    张旭醒来的时候,感觉脑袋就像刚放进洗衣机里甩干过一样乱糟糟的,身体也是极度的疲惫,手指动一下都很吃力。

    张旭此刻终于明白,为什么邓布利多当年不使用时间转换器去把伏地魔给摁在地上摩擦了。

    时间旅行涉及的问题过于深奥,很多问题连时间转换器的发明人和制作人都只了解了其中的九牛一毛。

    使用过时间转换器后,张旭才明白,影响时间转换器使用的不止是使用者身上的魔力,还有使用者的灵魂。

    第一次使用时间转换器的时候,他并不清楚这些。当时他把时针转了四圈,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一间茅草屋里面,身下垫着一张黑熊皮。当时他的状况也是和现在一样,脑袋一团乱,身上没有一点力气。

    过了十几天完全恢复之后,由于语言不通,他对这段时间来一直在照顾他的小姑娘使用了自己刚掌握的摄神取念。

    在得知从野外把昏迷不醒的自己救回来的小姑娘,他们部落准备和其他两个大部落开战,而且他们部落的老大叫蚩尤之后,张旭毫不犹豫的带着小姑娘跳反了。

    在跳反的路上,张旭用法术制作了十多把长弓带上,表示自己不是来找老祖宗吃白饭的。

    得到了十八把汉代水平长弓的黄帝十分高兴,当场就叫自己的大儿子认这个白白嫩嫩的小伙子做干儿子,并赐予这个自称为“旭”的小伙子“张”姓,然后又赐予他十八个妹子。

    当第二天一早,自己的五哥,张姓始祖张挥来找自己一起去制弓的时候,脚还有点软的张旭还处于一脸懵逼的状态。

    就这样,张旭过上了白了天制弓,晚上研究时间转换器和新石器时代晚期人体结构的日子。

    参加完涿鹿大战之后,张旭终于搞清楚自己跑回新石器时代的原因了。

    时间转换器就像一张时间的地图,使用者要到那个时间,就在地图上定个点。

    而使用者的魔力是时间地图上的比例尺。使用者的魔力越大,比例尺也就越大。

    比例尺大就意味着零度低,假设赫敏使用时间转换器时的“比例尺”是城市地图级别的,邓布利多使用时就是世界地图级别的。两幅地图上同时误差一毫米,城市地图上的误差也就和马路对面的距离一样,而在世界地图上误差一毫米,足以让人掉进山沟里。

    时间转换器使用时还有灵魂的影响在内,而这个世界上的人的灵魂影响的差异十分的小,几乎可以当成常数来计算。而张旭的灵魂来自另一个世界,那么造成的影响就十分巨大了,不止是时间,对空间都造成了影响。

    而且时间旅行对旅行者的魔力和灵魂是有影响的,两者的强度越大,造成的反噬也就越大,所以张旭张旭第一次用的时候就悲剧了。

    搞清楚状况后,张旭对时间转换器进行了调整,改为合适自己使用的模式。

    选了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张旭在空地上用变形术按着天坛公园里的圜丘坛变出了一个露天圆台,告别了一众老祖宗后,在上面启动了时间转换器,带着大量照片和文物离开了。

    第二次时间旅行到达目的地时,张旭噗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这次张旭遇到的反噬并不严重,只是头有点晕。

    很快,张旭就被路过的一条华丽的大船捞了上来,古香古色的船上坐的都是陕西口音的人,都在围着张旭看稀奇。

    过了好一会恢复之后,张旭刚想问现在是什么年代,这里又是在哪的时候,水面上突然风浪骤起。

    就在大船准备被打翻的时候,船上那个看起来像领导的胖子叫人把张旭丢回水里,祈求神灵息怒。

    于是刚回过神来的张旭又被一群关西大汉给扔回了水里。

    第二次进水的张旭刚浮起头来,脑袋上就被一块从船上扔出来的石头给砸到了。

    郁闷的张旭一把捞起那块砸到他的石头收进百宝袋,然后打开时间转换器跑路了。

    第三次时间旅行,张旭没有遭到反噬。

    这次张旭到了一栋木楼之上,结果发现有个穿龙袍的人抱着一个盒子在楼里放火。

    相逢就是缘分,那位决意赴死的姓李的老兄拒绝了张旭带他离开的建议,反倒把手中的盒子交给了张旭,让他日后交给明主。

    就在张旭完成第四次时间旅行的时候,反噬再次降临,这次他四肢乏力地躺在一个貌似船舱的地方,船上开炮声与爆炸声此起彼伏。。

    等张旭恢复过来以后,给自己套上了一堆防护法术和开了隐身,然后趁乱跑到了舰桥上。

    这时张旭知道自己在哪了——1894年9月17日下午,黄海,致远号。

    这时,致远号已经开始加速撞向吉野号,同时正受到日海军舰队的围攻。

    在钢铁战争机器面前,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哪怕是伏地魔和邓布利多,挨上一发舰炮主炮的炮弹也只有领盒饭的份。

    张旭立即拿出压箱底的保命底牌,一块块保存着强**力的玉石摆放到地板上。

    顾不上是否会被舰桥里的人发现,张旭调动起法力对致远号施放了一个漂浮术。

    瞬时间致远号两千多吨的重量减轻了一大半,原本因受伤而速度变慢的致远号立马窜出去一大截,速度比完好无损时还快上不少。

    一时间,从日军舰射来的炮弹全部被致远号甩在了身后。

    舰桥里的人感觉到了身后的异样,纷纷向后看去。

    正在维持法术运转的张旭感觉到众人的目光,大声喊到:“对准吉野号,机会只有一次!”

    邓世昌一听发现是友军,顾不上多问,回过头来继续指挥。

    眼看着就要撞上吉野号的时候,张旭调整法力流动,把致远号上的漂浮咒换成了集中在船头的铁甲咒。

    只听见“轰”的一声,致远号一头撞进了吉野号的右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