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2章 霍格沃茨震惊部成立了

    猪头酒吧是霍格莫德里的小酒吧。。破破烂烂的木头招牌悬挂在门上锈迹斑斑的支架上,上面画着一个被砍下来的猪头,血迹渗透了包着它的白布。

    张旭走进酒吧,发现里面只有一间又小又暗、非常肮脏的屋子,里面散发着一股浓浓的羊膻味。几扇凸窗上堆积着厚厚的污垢,外面的光线几乎透不过来,粗糙的木头桌子上点着一些蜡烛头。第一眼望去,以为地面是压实的泥地,可是当踩在上面的时候才发现,原本是石头铺着的地面上堆积了几个世纪的污垢。

    环境这么差的店,张旭只在新闻里播放被查抄的黑作坊的时候才见过。

    进店前,张旭就戴上了自己长袍上的兜帽,遮住了自己的脸。

    就像酒吧里的其他客人一样,张旭低着头走到角落里的一张桌子前坐下。

    猪头酒吧里有许多把脸挡得严严实实的顾客,张旭的举动没有引人注意。或者说,光明正大走进来的人才会显得与这里格格不入。

    点了一杯黄油啤酒放在餐桌上之后,张旭就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几分钟后,听到一个脚步声走近自己的张旭睁开了眼睛,一个穿着黑色长袍,同样把脸部藏在兜帽里的巫师坐在了张旭的对面。

    对面的巫师坐在椅子上,身体时不时地不自然地扭动着,显得与这个地方格格不入。

    “你就不能换一个地方见面吗?”那个巫师说道。

    “难道你想我们在帕笛芙夫人茶馆里见面?”张旭回答道。

    张旭的回答显然把对面的巫师给噎住了。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张旭说道,“这笔生意你觉得如何?”

    巫师回答道:“你开的价格太低了。你要的那东西数量太多,而且太危险,如果被发现了我会有很大的麻烦。”

    “价格不会更高了,998加隆已经给你预留了足够的利润空间了。那些东西虽然有点麻烦,但是我不相信对你来说是什么大问题。”张旭说道。

    “你要知道,我被那个红头发的家伙盯上了,如果我的把柄被他抓到,我们都会有麻烦。”巫师解释道。

    “我不信你们家族没点隐藏秘密的办法。那好吧,你可以分批供货。这是底线了。”张旭说道。

    “如果你能给我一个承诺,那么我就答应这个条件。”巫师说道。

    “什么承诺?”张旭问道。

    “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发生,我希望你能庇护我的儿子。”巫师说道。

    “只要我们以后合作愉快,在不伤害我的家族利益的情况下,我们家族可以为你的儿子提供庇护。”张旭说道。

    “成交,”巫师说道,“货物准备好了我会让我儿子通知你。”

    “好的,到时我会让人去接货。”张旭说道。

    “有些家族对现在魔法界很不满。”巫师似乎犹豫了一下后说道。

    “嗯?”张旭有些奇怪。

    “他们反对我们这些家族和你们开展贸易,所以他们在想办法破坏现在这个局面。”巫师说道。

    “这样的家族有多少?你们怎么看?”张旭问道。

    “他们不到五个。我们是不会和钱过不去的。”巫师回答到。

    “那他们会有什么打算?”张旭接着问道。

    “让你发生一些令人惋惜的意外。”巫师说完就离开了。

    张旭看了一下桌面上的黄油啤酒,看了看店里的环境,最后还是没敢喝下去。

    离开了脏乱差的猪头酒吧,张旭来到了霍格莫德村的大街上,趁着今天下午的时间再逛一下。

    张旭逛了一下文人居羽毛笔店,在里面买了几支羽毛笔改作业用。

    然后他又光临了风雅牌巫师服装店,买了一打冬天穿的羊毛袜子。

    离开了佐科的魔法笑话店之后,张旭看到了路边一个临时搭起的棚子前边,挤满了要买东西的学生,其中还有好几个住在村子里的巫师。

    好奇的张旭也挤了过去,发现原来是珀西他们卖《青年杂志》创刊号的摊子,然后他掏钱买了一本回来。

    拿着新买的杂志,张旭进到了三把扫帚酒吧,找了一张空着的桌子后叫了一杯热蜂蜜酒,一边喝一边看起杂志来。

    杂志的封面是蛇怪张嘴扑向学生的图画,角落里还画有两个年前的学生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翻开杂志,第一部分的内容是关于蛇怪的前几次袭击的文章。

    第一篇文章的题目是《震惊!霍格沃茨里纯血女孩身受重伤为哪般》。

    这篇描写了金妮受伤的文章里,先是采访了当时为金妮治疗的庞弗雷夫人,然后又对金妮的伤势进行了模糊性夸张,而且还配上了一张金妮在治疗过后全身绑满绷带,昏迷在床上的照片。

    文章中还通篇暗示,凶手心肠及其恶毒,不管受害者是十一岁的小女孩,还是纯血的巫师,都会将恶毒的魔咒施放到对方身上。

    当张旭读完这篇文章,要不是他当时检查过金妮的身体,都会认为文章中的这位少女已奄奄一息、经命不久矣。

    第二篇文章的题目是《可爱猫咪深夜遇袭!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这一篇文章里介绍了一年前洛丽丝夫人在万圣节前夜被石化的事情,文章里通篇暗示凶手不管你是两条腿的人还是四条腿的猫,统统都不会放过。

    第三篇文章的标题是《少年深夜探友,居然发生了这种事》,第四篇文章的标题是《能让人死亡两次,真的吧大家都吓傻了!》

    张旭光是看标题都知道内容是什么了。当初他多嘴,给珀西他们提了震惊部的手法,结果珀西他们把这个都给玩嗨了。

    杂志第二部分的内容,是正面解读魔法部近期颁发的一些政策。张旭一眼就看出,这些被正面报道的魔法部官员,都是和珀西他们一伙的。

    到了第三部分,则是今年暑假时到过华夏的学生写的关于交流访问中的所见所闻。还好这些文章还是以游记的形势来记录他们的所见所闻,还没有发出“体亏屁思”的呐喊。

    看完了整本杂志,张旭发现珀西他们干得不错,内容既吸引人,又能把一部分人拉拢到自己一方。

    张旭看了看天色开始暗了下来,就喝完了热蜂蜜酒,回霍格沃茨准备吃大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