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8章 喝吧

    一九九三年九月三十日星期四,中秋佳节。

    这一天,霍格沃茨城堡里的学生们突然发现,今天教授们有些和以往不一样。

    魔药课,狮院的学生们发现一整节课里,斯内普教授都带着一种淡淡地迷之微笑。而且这节课上,斯内普教授居然没有和往常一样抓着狮院的学生来怼。

    在纳威准备犯错的时候,斯内普教授甚至还在一旁提点了一句,就像他平时提点德拉科·马尔福一样。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纳威惊恐不已,以至于坩埚里本该顺时针搅拌的魔药,被他逆时针搅拌了两圈,导致了他成为全班上第一个完美配置出魔药的学生。因此斯内普还破天荒地给狮院加了一分。

    魔药课就在这种让狮院和蛇院的学生们惊悚的气氛中下课了。

    在前往食堂的路上,哈利三人遇到了金妮,金妮说今天变形术课上,麦格教授变出的兔子,尾巴比较长。

    哈利三人一惊,发觉此事并不简单,以麦格教授几十年的变形术功底,不可能会犯这样的错误。

    结合刚才斯内普的表现,四个小巫师凑一起嘀咕,难道是麦格教授和斯内普之间发生了些什么?例如斯内普向麦格教授求婚之类的。

    到了下午,哈利他们就八卦不起来了,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了答案。

    黑魔法防御术课上,站在讲台上的不是往日的卢平教授,而是谁都没想到的斯内普教授。

    站在梦寐以求多年的黑魔法防御术课讲台上,斯内普觉得今天霍格沃茨的天是明朗的天,斯内普的心里好喜欢。

    然后斯内普教授开始抓着狮院的学生们猛怼,之前加给纳威的分被加倍扣了回来。

    担心卢平教授的哈利他们,想在晚饭的时候问候一下他。结果他们在食堂里没发现卢平教授,而且连邓布利多、麦格教授等教授都没出现在食堂里,就连张旭也没出现在餐桌边上,教授席上只有海格在。

    食堂里的学生们很快就发现了这一情况,开始议论个不停。

    而与此同时,没有出现在食堂里的教授们,集体出现在阅览室楼顶的天台上。

    天台的中央,是一口架在火上,不断地冒着水蒸气的大锅。

    大锅的旁边的长桌上,是几个散发着魔法光芒的银制的碗。其中一个碗里还装了大半碗鲜血,其他几个碗里还装着各种草药一样的东西。

    长桌的旁边,一个长得很像狼的人形生物坐在椅子上,正伸出手,让站在他旁边的斯内普用针筒抽血。

    天台的四周,摆放着一圈沙发与茶几,教授们正坐在沙发上,注视着天台中间的斯内普和狼人。

    “我觉得,我们这样好像是要把卢平教授当成今晚的主菜。”正在啃着一块白莲蓉双黄月饼的张旭说道。

    “似乎锅不够大。”邓布利多也边咬着一块甜腻腻的玫瑰豆沙月饼说道。

    坐在椅子上变身为狼人的卢平,先前已经喝过了药,现在在保持理智的情况下自然能听得懂张旭和邓布利多的对话。

    卢平勉为其难地咧嘴笑了笑,不过以他现在的狼人状态,笑起来能把人吓哭。

    斯内普抽取了一针筒卢平在狼人状态时的血液后,装到了一个事先准备好了的碗里。

    接下来就是魔药大师斯内普表演的时候了。

    架在火上的大锅里面装的,是已经熬了半个月的魔药。

    经过半个月的不断地添加药材和水进行熬煮,现在魔药已经显现出了一种诡异的黄色。

    斯内普先把一碗在卢平没变狼人时抽取的血液倒进锅里,然后用魔杖操纵一根棍子搅拌起来。

    接着斯内普看准时机,在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里把剩下的几种药材放进锅里。

    周围的教授们,以及坐在一旁的卢平都在静静地看着斯内普行云流水般地加工魔药,没有人说一句话,生怕会打扰到他。

    当斯内普将桌子上的卢平变成狼人后的血液倒进锅里,接着进行充分搅拌之后,整个制药过程来到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斯内普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锅盖,盖好盖子后“啪”的一声拧紧,确认了锅盖上的把手和锅体上的把手对准之后,最后把限压阀放在了锅盖上的排气管上。

    接着斯内普对着高压锅的锅身施了个魔法,在锅身变透明后能看到里面魔药的颜色。

    这次研发的狼人解药,在制作的时候有两大难题。

    一个是在制作药剂时,最后一步需要加入服药者在没有月亮的那天的血液,以及月圆之夜变成狼人时的血液。

    以前通过魔法来保存血液,结果容易造成血液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受魔法能量的影响,造成某种层度上的血液污染。

    这次改为用冰块制造的低温来保存血液,避免了血液受到污染。

    另一个难题,则是近期才发现的,有的魔药材料需要在温度高于一百一十摄氏度的时候,才会与其他魔药发生反应。

    按以往的做法,以往使用的敞开式的坩埚没法使里面的药剂能加热到这个温度。

    更别说霍格沃茨地处苏格兰高地,平时水的沸点连一百摄氏度都达不到。

    所以这次制作药剂所使用的,是张旭从伦敦的超市里买的一个特大号的双喜牌高压锅。当年作为国礼赠送给访华的尼克松的手工打制紫铜雕龙火锅就是这个厂家制作的。

    很快,透过被魔法变透明后的锅身,可以看到高压锅里的药剂开始逐渐改变了颜色。

    当月上中天的时候,药剂开始散发出淡淡的的荧光,这代表着药剂制作成功了。

    当药剂里荧光的亮度不再增加,斯内普将高压锅移到桌子上,开始给高压锅降温。

    待高压锅里的压力降低后,斯内普打开了锅盖。

    这时锅身上的透视魔法已经解除了,高压锅里的药剂散发出浅绿色的荧光,水蒸气在荧光的照射下不断地上升。

    斯内普用勺子将高压锅里略有粘稠的散发着荧光的浅绿色的药剂舀到杯子里,然后拿起杯子走到了卢平的面前。

    “喝吧,卢平——这是狼人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