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9章 我家的表叔数不清

    韦斯莱先生他们三人是为了开飞天扫帚店的事情来找张旭的。

    以韦斯莱家族的能量,在对角巷买下一家店铺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如何经营一家店铺,对于他们家来说却是头一回。

    张旭对这方面也不太懂,只是把一些价格战和营销宣传之类的告诉他们,让他们自己慢慢摸索吧。

    晚餐时间,张旭和韦斯莱一家,以及哈利、赫敏一起,在破釜酒吧大吃了一顿。

    晚饭后,张旭给了赫敏一大包小鱼干,给她用来逗她刚卖的宠物猫。

    对此,罗恩表示热烈欢迎,因为他认为那只猫吃饱小鱼干之后就不会去吃他的老鼠了。所以他也问张旭要了一包小鱼干,打算一见到那只猫就先拿小鱼干塞它的嘴。

    吃完晚饭,张旭就出门溜达了。

    晚上的对角巷,偶尔会有一些兜售奇奇怪怪的东西的巫师们出没,这些巫师的显著特征就是他们都戴着让人看不到面部的兜帽,以及使用一听就知道是用魔法改变过的声音。

    而这些巫师并不是随便在路上拉一个客人就卖东西的,他们只会向那些同样藏头遮脸的人兜售物品。

    张旭戴上兜帽后没有几步,就有一个同样带着兜帽的人找上了他。

    “哥们,要毒药不?我这里有没有毒的毒药。”兜帽人低声地对张旭说道。

    张旭一口槽堵在喉咙里,半天没吐出来。

    卖货的兜帽人似乎知道面前的客人在想什么,低声地解释道:“这种草药味道极苦,而且吃了却对人的身体没有任何危害,所以它既能拿来伤害别人,但又不会因此被逮捕。”

    张旭听着这种毒药似乎有些熟悉。

    接着兜帽人从袖子里拿出几根干草,说道:“优惠价,一加隆一根。”

    张旭看着兜帽人手里的宁神草,正是前几天他给书店经理的那些。

    果然这个世界不缺乏发现商机的人才啊。

    只是希望他别遇到这两年毕业的霍格沃茨的学生,不然说不定会被揍一顿。

    拒绝了眼前的这位兜帽人,张旭又走了几圈后发现今晚没什么好货后,就回破釜酒吧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张旭没等韦斯莱一家和哈利、赫敏他们,自己独自坐出租车前往火车站了。

    刚走进站台,张旭就在蒸汽机车前发现了一个与霍格沃茨的学生格格不入的陌生人。

    这个陌生人穿着一件崭新的裁剪得十分合体的男巫长袍,提着一个同样是崭新的手提箱。他面带病容,但是精神却很不错。他看起来还很年轻,但梳理得整整齐齐地淡棕色的头发中已经夹杂着白发了。

    “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卢平教授。”张旭上前打招呼道。

    “啊,你好,张先生。”卢平伸出手来和张旭握了握手。

    “新的长袍很合体啊。”张旭看着卢平的长袍说道。

    “感谢邓布利多教授,提前预付了一大笔工资,不然我还得继续穿着打着补丁的长袍给学生上课了。”卢平略有感慨的说道。

    “今年开始,我们这些新上任的教授在开学前可以预付两个月的工资。现在霍格沃茨不差钱,教授的工资和奖金这几年一直在往上涨。近两年来,单单是治疗哑炮的收入,就足够让教授们的工资涨几倍了。”张旭说道。

    “‘我们’?”卢平捕捉到了张旭话中的某个单词,“你是要担任某一门课程的代理教授吗?”

    “是的,但是具体是哪一门,开学宴会上就知道了。”张旭笑着说道,“反正不是黑魔法防御术课的代理教授。”

    卢平笑笑不说话。

    两人边走边说,来到了火车的最后一节车厢里。

    卢平放好行李箱坐下之后,对着张旭说道:“张先生,对于治疗狼人的这件事,你认为有多少把握?”

    自从在治疗哑炮上赚了一大笔之后,邓布利多开始带领霍格沃茨向医疗领域进军了。而且还专门挑选“祖传牛皮癣,专治老中医”这一类的疑难杂症下手。

    治疗哑炮之后,邓布利多选择了难度更高的治疗狼人。

    一年前,邓布利多就开始施行中西医结合治疗狼人的计划。到现在,这个计划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就差临床实验了。

    于是乎,卢平作为被实验员和黑魔法防御术课教授,被邓布利多招到了霍格沃茨。

    这种太高端的治疗问题张旭确实不清楚,他依旧是作为书记员和联络员参与其中,他只能从报告中看到治愈的几率是八到九成。

    得到了张旭的回答,卢平松了口气。

    这么多年来,狼人问题把他给坑惨了。

    没有人愿望雇佣一位狼人,这就使得卢平不得不和其他狼人一样,一边流浪一边打短工来维持生活。

    如果可以摆脱狼人的状态,相信绝大部分狼人会为之付出全部的代价。

    两人聊了一会之后,火车“污……”地一声开车了。

    火车开车没多久,车厢门被拉来了。

    卢平转过头看向车门方向,接着整个人愣住了。

    张旭也看向车门那边,发现哈利三人组站在车门前。

    “哟,哈利。”张旭向哈利打招呼道,“这位是莱姆斯·约翰·卢平教授,新任的黑魔法防御术课教授。”

    哈利一听到卢平的名字,立马两眼放光,走进车厢激动地对卢平说道:“卢平教授,我是哈利·波特。听说你是我父亲的好朋友?”

    因为看到过世的好友的儿子而激动的卢平,看到更加激动的哈利,整个人一时间愣住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

    张旭这时在一旁说道:“你们四个人在学校里的事情,斯卡雷特教授和哈利说过。”

    张旭和哈利三人看到卢平听到斯卡雷特这个名字的时候,整个人忽然颤抖了一下。

    这让张旭的八卦之心大起,看来斯卡雷特说的当年把他们四人揍了一顿是确有其事啊,看来还揍得不轻。

    “斯卡雷特学姐还真是……”卢平无奈地摇头笑道。

    卢平招呼哈利三人坐好后,哈利迫不及待地问起了小天狼星布莱克的事情。

    卢平想了一会之后,就将当年波特夫妇遇害的前因后果告诉了哈利他们。

    张旭听故事的时候一直注意着罗恩的口袋,心想如果这时小矮星彼得逃出来,他要不要干脆就在列车上把今年这事给解决了。

    结果直到卢平把当年的故事讲完,那只老鼠都没有跑出来。

    就在这时,火车停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