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4卷 看我七十二变

    当来自欧洲的小巫师们在首都各学校里进行交流访问顺便重刷三观的时候,张旭跟着赵老来到了蓉城。

    在赵老请张旭吃了一顿龙抄手后,两人来到了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

    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里绿树成荫,在这夏日的中午并不感觉到炎热。

    一老一少两人沿着一条通幽小径,来到了研究基地深处的一块草坪上。

    草坪中间有间凉亭,这里是供研究基地的工作人员平时休憩的地方。

    作为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全世界熊猫密度最高的地方,有一两只大熊猫不在熊猫舍里,跑到外面来在凉亭里坐着应该是件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凉亭里的这只大熊猫,画风明显和其他的大熊猫不一样。

    只见这只大熊猫左手爪子夹着一根香烟,右爪拿着一本《兵器知识》杂志在看得津津有味,还时不时吸上一口烟,吞云吐雾一番。凉亭的石头桌上还放着一套茶具,熊猫面前的桌面上还放着一个茶杯。

    赵老带着张旭走进凉亭里,向凉亭里的那只大熊猫打招呼道:“小李,吃午饭了吗?”

    “哟,赵老,稀客稀客,快请坐快请坐。”大熊猫看到赵老,急忙站起来打招呼道。

    这只大熊猫的说话声音有些尖,但是把烟头摁进烟灰缸和放下杂志后站起来的动作,没有其他大熊猫那种憨态可掬的模样,反倒是有一种军人般的干练。

    三人坐定,大熊猫给赵老和张旭两人倒了茶,然后就一直盯着张旭看个不停。

    “这小兄弟,看起来有点面熟啊。”大熊猫对张旭说道。

    “他叫张旭,前两年去英国那边的魔法学校留学的就是他了。”赵老向大熊猫介绍起了张旭。

    “原来是一班老张的儿子,前两年纪念法卡山战役十周年的时候,你爹和我们一群老战友吹牛说他儿子出国留学了,那鼻子都要翘上天了。”大熊猫一边说,一边用他那硕大的熊猫掌拍着张旭的小肩膀。

    等大熊猫拍完了,赵老向张旭介绍起了他们面前的大熊猫,“这位是李神舟,现在是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野化放归小组的组长,国内变身术排名能上前五,跟着他学变身术你绝对不会吃亏。”

    听完赵老的介绍,张旭释然了。他还记得上辈子在网上看到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的工作人员穿着模仿大熊猫的衣服和头套进行接触大熊猫的工作,现在这边直接靠法术变成大熊猫后进行这项工作了。

    只是不知道这边会不会出现真·大熊猫看上工作人员的情况。

    “小李,小张这孩子的资质不错,这段时间你就教教他变身术。”赵老对李神舟说道。

    “包在我身上了,提携后辈是我们这些前辈应该干的。当年要不是赵老您提携,把我介绍给了我师傅,我也不会有我现在这一身变身术的功夫。我和小张的父亲以前是一起上过前线的战友,凭这点我就不会糊弄他。”依旧是大熊猫状态的李神舟一边对赵老说,一边用熊猫掌拍着张旭的小肩膀。

    对赵老说完,李神舟又对张旭说道:“这段时间你就住在基地里,等下跟我去办个志愿者的手续,这样你白天上班时间帮我们些忙,晚上下班了我教你变身术。怎么样?”

    “好的,谢谢李老师。”张旭点头答应道。

    就这样,张旭成为了一名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的志愿者。

    照顾大熊猫是技术活,不是谁都能做的。想想大熊猫在国外所创造的利润,万一有谁不小心把大熊猫给养死了,基地的领导会把那人变成大熊猫然后送动物园里的。

    所以只是相当于初中二年级的张旭,就别指望接触到大熊猫了。

    一开始,张旭的工作就是在基地的数据中心把大熊猫的数据给录入到电脑里面。

    这个时候华夏要找个熟练掌握电脑的人可不好找,很多刚接触电脑的人还处于二指禅状态。办志愿者手续的时候,特长一栏他就填了“电脑”。在工作人员不信任的目光中,上机试试的张旭表现出了一个打十个的实力。一个小时后,张旭说“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没有人会反驳了。

    晚饭后,张旭提着一罐茶叶来到李神舟的宿舍。

    下午的时候,张旭抽时间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得知当年自己父亲是侦察连一排一班的班长,李神舟是二排长,两人有过不少并肩作战的经历。1982年的时候,李神舟退伍上大学去了。

    李神舟的爱人和孩子在蓉城里住,平时宿舍里只有李神舟一个人。

    寒暄过后,已经变回人形的李神舟进入了教学模式。

    李神舟拿出一个景泰蓝茶壶放在桌子上,接着指了指桌面上的一个玻璃杯,让张旭把玻璃杯变成景泰蓝茶壶。

    张旭拿出魔杖,按照李神舟的要求把玻璃杯变成了茶壶。

    李神舟拿着张旭变出来的茶壶仔细检查了一番,不住地点头。

    “你简单说说变形术的法术原理吧。”李神舟对张旭说道,“变形术是变身术的基础,变身术可以看做是对自己的身体使用变形术。只说法术原理就行,科学原理就不用说了,中科院那边为了搞清楚法术的科学原理,好几个院士差点疯掉。”

    “变形术的原理是,法力在被变形的物体里以特定的路径流动,在法力的作用下,被变形的物体开始发生变化,变化的结果取决于法力流动的路径。当物体中的法力消耗殆尽的时候,变形术也就解除了。”张旭说道。

    李神舟:“嗯,对于你这个年纪来说,了解这么多就够了。法力在物体中流动的路径和变化的结果之间相互关系的原理,是一门非常复杂的学科。对于你而言,记住路径与变化的关系,能用变形术就行了,原理什么的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到大学了再学。就像人骑自行车那样,自行车是个人都能骑着跑,但是其中自行车平衡的科学原理,说起来没几个人能听得懂。我看过你带回来的变形术课本,没有讲到原理这方面的内容,上面只讲该怎么做,却没讲为什么要这么做。这种只给你一条咸鱼,而不教你抓鱼的做法,活该那边的法术发展这么慢。”

    对于李神舟的话,张旭不住地点头。这方面他也注意到了,在上课时,教授只会讲施法时该怎么做,咒语发音该怎么念,魔杖要怎么挥,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发错一个音后漂浮咒会弄出一头牛,这些却只字不提。至于发现魔咒其中的魔法原理,要么靠天赋与头脑自己发现总结,要么就是各家族压箱底的家学传承了。

    在张旭看来,霍格沃茨和布斯巴顿这两所学校更多的像是在培养技术工人,而不是研究人员。就像流水线上的工人能组装出一部智能手机,但是别指望工人自己能设计出一部手机。

    李神舟接着严肃地说道:“变身术,也就是人体变形术,因为是作用在人体上,所以是十分地危险,一有差错,将会造成严重,甚至致命的伤害。”

    张旭严肃地继续点头。他小时候就听说过他家小区有位方士想变成一条狗,结果最后变成了一条人头狗,为狮身人面像的研究提供了一些新的依据。

    李神舟继续说道:“方士体内的法力是按照一定的路径自己流动着的,如果没有刻意去引导,人体内法力流动的路径在细节上各有差异。

    如果顺应着自己身体内的法力流动路径去施展变形术,这样自身法力流动的路径就会与变成某种动物的变形术相契合,那么这个人就会变成这种动物。

    因为这种变身术的法力流动与自身原本的法力流动路径十分接近,需要改变的地方并不多,使得这种变身术的法力消耗是十分之低的,日常维持这个变身术消耗的法力低于自身的法力恢复,所以这种变身可以维持几乎一辈子的时间,直到年老体衰了才会解除。

    因为每个人体内原本的法力流动路径不一样,所以不同的人最终变成的动物也就不一样,有的人因为还会因为法力流动路径与变形术的差异过大而失败。

    古人云,血气已和,荣卫已通,五脏已成。元神入心,魂魄毕具,乃成为人。意思结胎成形之后,元神入心才产生生命,而元神就是生命的本源。古人把这种变身视为回归本源的一种变化,所以这种变身术我们古时流传下来的叫法是元神兽。而在欧洲,这种变身叫做阿尼马格斯。”

    接着李神舟开始缩小、变化,很快就变成了一只狐狸。

    接着,变成的狐狸的李神舟说话了:“我的元神兽就是这样的狐狸,当你掌握的变形术水平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在变身的时候可以局部改变身上的部位,例如发声器官,这样就可以在变成元神兽的时候说话了。当年的‘大楚兴,陈胜王’估计也是这么来的。今天白天我变成大熊猫时说话也是一样的道理。”

    “当然,可以局部变形的地方不止是发声器官。”接着,原本站在椅子上的狐狸跳了下来变成双脚站立,伸出两只前爪变成了人手的样子,在桌子上那起了打火机和香烟开始抽了起来,同时身后的尾巴变成了九条。

    “我这样子,回到古代的话估计吃喝不愁了。”叼着烟的九尾狐说道。

    “学习变身术还有很多用处的。”某九尾狐吐了口烟说道,“如果你变成熊猫去动物园工作,一个月光躺着工资就起码上万块。”

    抽完烟的九尾狐伸出一个爪子拍着张旭的肩膀低声说道:“学变身术的另一个好处,以后你有女朋友了就懂了。”

    不管哭笑不得的张旭,李神舟变回了人形,对张旭说:“要学习变身术,就从变成元神兽开始学。当你熟悉自己身体的变形后,学习变成其他动物,甚至变成锅碗瓢盆就要靠水磨工夫了。”

    张旭点头,开始认真地听李神舟讲解变身术的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