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2卷 回家了

    这次张旭暑假回国的最初几天,时间十分地紧张。

    飞机一大早在首都机场降落后,张旭就直接坐车到大院开会。

    这次的会议和上一年的差不多,只是这次张旭的报告不多,更多的是关于几天后到来的欧洲魔法学校的学生的事宜。

    下午开完会了,张旭来到首都人民医院的骨科住院部,向护士们问清楚了钱恒多的病床号。

    “钱总啊,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伤得这么严重?”

    张旭提着一袋水果放在钱总病床边的床头柜上,躺在病床上的钱总身上绑满了绷带,就像一个木乃伊。

    “能不说吗?”病床上的木乃伊说道。

    “我这里有一瓶吐真剂,你想试一下味道吗?”张旭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装着药水的瓶子。

    “算你狠!”木乃伊生气地说道。

    “那你就坦白吧。”张旭一边说一边把瓶子放在了床头柜上。

    “我不是找了个女朋友嘛,前阵子她说她父母都出差了,半个月家里只有她在家,所以我就过去和她一起住了。你也是老司机了,你知道年轻人的玩法多嘛。”

    “我勒个去,你们怎么玩的,玩到身上好几处骨折,皮肉伤更是一片一片的,你抖M啊!”

    “唉……”床上躺着的木乃伊一边叹气一边看着窗外的天空,“那天她父亲突然提前回来了,她父亲进门的时候我们正好在……玩捆绑……她父亲以为我是在用强,所以把我打了一顿。她父亲是在西南上过前线的转业干部,下手特别重……当时我女朋友嘴里塞着……你懂的……说不出话……”

    然后医院的护士把大笑不止的张旭赶出了病房。

    离开了医院,张旭这次没有再坐飞机,而是直接走方士的路子,通过传送阵回家了。

    和欧洲用门钥匙和飞路粉进行远距离移动不一样,华夏这边用的是传送阵,双方的核心技术的差别并不大,特点上各有千秋。

    张旭先坐公交车到首都火车站附近的一栋大楼里,大楼的一到三层是超市和餐厅,四楼以上只有方士能上去。

    在四楼的售票厅,张旭买了张回到家所在的邕城传送票。

    在等候区坐了半个多小时后,按照票面上的信息,在传送前十分钟来到了位于七楼的第四传送大厅前。

    传送大厅的地面上刻画着十分复杂的阵法,阵法上有点点光芒按着一定的顺序飘过。

    张旭和二十多位一起传送的乘客验票,然后在鞋子外边套上了保护地面上阵法的软底鞋套后进入了传送大厅。

    传送大厅里排列着三排类似于豪华大巴车上的那种座椅,张旭按着票面上的座位号对号入座,接着把脚放在脚踏板上,然后系好了安全带。

    时间到了以后,传送大厅里的传送阵启动,张旭感觉到自己身下突然一空,整个人和座椅一起向下坠落。

    坠落感持续了两三分钟后,张旭身下的座椅就像落到地面上那样一震,到站了。

    走出邕城的传送大楼,张旭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没再等公车,在路边叫了一辆摩的就回家了。

    和家里人吃了一顿饭之后,张旭就早早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张旭就骑上自行车去参加初中会考了。

    还好这次时间刚好能错开,不然张旭就有得麻烦了。

    今年会考九门科目,一共考了三天,除了上午和下午,晚自习时间也安排来考一门。

    坐在考场里看着监考老师发试卷的张旭恍如隔世,短时间里在两个画风明显不一样的学校里考试,让他有点恍惚。

    考完试的第二天是周末,今年华夏开始实行双休日,比张旭的上辈子提前了两年。

    这一天,张旭来到爷爷奶奶家,同时张旭的外公外婆叔叔舅舅表哥表姐等等亲戚也到了,一家人整整齐齐地。

    张旭去英国留学后,每次回来家里都要团聚一番。

    天台上,张旭和他的表哥表姐们在一起聊天。

    张旭的表哥名叫周思,取这个名字是因为他出生那天正好星期四。他对法术界没什么兴趣,前几年大学毕业后找家里的亲戚们贷款开了一家服装厂,头两年尝试了几种产品之后,现在专门生产女性内衣。结果这两年工厂的生意居然越办越红火,产品远销海外。

    张旭的表姐名叫周珊珊,一听就知道是星期三出生的。她现在在读植物学的博士,主要是研究珊瑚岛礁上的蔬菜种植。由于她经常往南海那边跑,现在整个人被海上的阳光晒得黑乎乎的。

    现在周思在发牢骚自家工厂的产品发展遇到了新的瓶颈,产品结构开始老化,工厂利润增长开始放缓。

    “表哥,你还记得你以前教我的那个法术吗?”张旭坐到周锐身边嘀咕道。

    “嗯,干嘛?你用那个法术来祸害小姑娘了?你们学校是穿长袍的吧,难道你对女生用那个上升气流了?”周思一脸嫌弃地看着张旭。

    “不,我不是,我没有。”张旭摇头道,“你不觉得生产一款能避免那种尴尬的产品很有市场吗?”

    “你说的是什么?”周思问道。

    张旭:“安全裤。”

    周思:“有道理。”

    不管在一旁思考新产品的表哥,张旭找上了表姐。

    “表姐,永兴岛那边的海底是不是很漂亮啊?就是成片的珊瑚群,还有鱼群。”

    “是啊,特别是七连屿那边,海底特别漂亮。还有永乐龙洞,是世界上最深的海洋蓝洞。”

    “那我过阵子去那边玩几天。”

    “那边现在是军管,哪有这么容易过去玩?”

    “没事,永兴岛上赵政委的曾曾曾祖父和我很熟,他老人家和我是平辈论交,赵政委得喊我曾曾曾叔爷爷。”

    “……”

    张旭他们三人又聊了一会,饭点到了。

    餐桌边上坐满了人,餐桌上摆满了白切蛇怪、红烧蛇怪、蜜汁蛇怪、上汤焗蛇怪、龙虾烩蛇怪、干炒蛇怪、豉汁蒸蛇怪、菠萝咕噜蛇怪、蛇怪肉末煎蛋、盐焗蛇怪和老火蛇怪骨汤。

    对张旭来说,截留一点蛇怪肉回来给家人尝尝不是什么难事。

    蛇怪的美味很快就征服了张旭的家人。

    酒足饭饱之后,张旭一家人围坐在大厅里喝茶聊天。

    张老爷子向张旭问道:“小旭,这个蛇怪能养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