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霍格沃茨淡定地喝红茶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0章 选课、写报告和突如其来的邀请

    在复活节假日期间,二年级学生又有了新的事情要考虑,他们应该选择三年级的课程了。

    从今年开始,三年级学生们除了需要学习变形术学、魔咒学、魔药学、草药学、黑魔法防御术、天文学、魔法史和数学这八门必修课之外,同时需要从古代如尼文研究、保护神奇生物、占卜学、算术占卜和麻瓜研究中至少选修两门课。

    张旭坐在宿舍的书桌前,仔细研究着面前的选课表。

    古代如尼文研究这门课肯定是要选的,因为欧洲很多古老的魔法书籍是采用古代的如尼文书写的,要想看懂这些书籍,就得先学好这门课。

    同时,如尼文是一种咒文,制作魔法物品时,需要在物品上雕刻或画上如尼文。

    至于其他的课程,张旭有些拿不定主意。

    占卜学和算术占卜这两门课他肯定是不会选的。

    与其在霍格沃茨学,还不如回去了跟赵老学。

    赵老他家就是一个以占卜闻名的方士世家。虽说当年赵老开大招改(gǎo)国(shì)运靠的是作为穿越者的先知先觉,但是他从第二次鸦那个片战争开始,到板门店签字为止,九十余年里经历战斗无数,能全须全尾的活下来,与他家学渊源深厚密不可分。

    如果他要学,赵老手指缝里**出来知识就够他受用的了。

    而且占卜是十分地靠天赋的,没天赋的人连第二天出门要不要带雨伞都测不准。

    现在赵老家的晚辈里面,天赋最高、得了家族真传的那位,正在在国家气象局从事天气预报的工作。

    如果他要玩占卜,他相信,他装起逼来,能把邓布利多吓出心脏病。

    保护神奇生物课张旭也不想选,因为这门课是个大坑,其原因是明年的任课教授是海格这个超级大坑。

    再说张旭与海格之间的关系很差,第一学年的时候两人在禁林发生过冲突,这个学年张旭又把海格的蜘蛛朋友一家杀得尸横遍野,这种情况下要不是邓布利多压着,他们两人说不定就打起来了。

    到时张旭在课堂上的待遇,说不定就和哈利在魔药课上的待遇一样。所以他不想自找没趣选这门课。

    至于麻瓜研究课,张旭在这方面的知识上毫无疑义能甩凯瑞迪·布巴吉教授十条唐宁街。

    张旭从张秋那里了解到,麻瓜研究课上教的东西,都不知道是哪个世界的麻瓜的知识,书上的东西充满了偏见与误解。

    经过一番考量之后,张旭的第二门选修课最终还是选择了麻瓜研究课。

    原因很简单,这门课的作业对他而言很简单,不用动什么脑子就能解决了。

    张旭选完课后发现还有些时间才到饭点,于是就写了一份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和华夏法术学校之间学生的战斗力的比较,等今年暑假回去了开会做报告时用。

    张旭发现,初中生阶段的学生动起手来,华夏的学生会吃亏。高中阶段的学生动起手来,华夏的学生能把霍格沃茨的学生吊起来打。大学阶段的学生……欧洲没有魔法大学。

    究其原因,在于双方魔法世界的大环境有关。

    英国等欧洲国家的魔法世界几乎停留在中世纪时期,思想依旧停留在巫师与麻瓜针锋相对的阶段,而且由于法制的不健全导致巫师间恶性案件的发案率偏高,所以教学上霍格沃茨等欧洲的魔法学校一开始就有意识的加入了例如黑魔法防御课这样的战斗的内容。加上魔法家族的家庭教学,刚进入魔法学校两三年的学生就有了一定的战斗力。

    例如,德拉科·马尔福二年级时就能使用乌龙出洞了。

    而在华夏,方士几千年来一直与普通人和谐共处,大家没啥主要矛盾。除了战争年代,方士的敌人往往是同行,还有各种妖兽。当时方士的攻击性法术一点不少。

    1949年开国大典以后,看到当年赵老“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这条乩文应验,方士们撸起袖子鼓足干劲跟着国家一起建设四个现代化,在教育、法术等方面做出了大刀阔斧的改革。

    一方面,法术教育打破以往家族、门派内部传承为主的传统教学模式,变成了以现代学校为主的教育模式。而传统的家族、门派则转型成科研院所一般的存在。

    另一方面,法术的发展方向开始偏向建设型、实用型法术发展。因此一大批能解决科学侧的材料学、加工工艺等问题的法术被研发出来。

    加上受当年赵老的占(hū)卜(yōu)影响出国学习西方国家先进技术的方士家族子弟纷纷归国,身兼科学与法术知识的他们,将华夏法术界的画风越带越偏。

    经过三十年的积累,八十年代时,方士界开始进入了一个大爆发、大发展时期。各种新式法术层出不穷,不但推动了方士界的发展,还一起推动了普通社会的发展。

    这就导致了华夏方士的学生培养,并不以战斗为主。只有刚上高中和大学的方士学生,在参加军训时才接受一个月的有限度的军事训练。战斗方面的方士,则是参军后由军方负责培养。

    但是这并不代表着高中的方士学生没有战斗力,相反这个年龄的方士造成的破坏力是最大的,《走进科学》节目组一大半的时间都是在为他们善后。

    第一,这个年龄的方士学习和掌握的法术威力足够大,对法术也开始具备了一定的研发能力。

    第二,这个年龄的人最容易迷恋和模仿各种武侠、仙侠题材甚至战争、枪战题材的小说、电影和电视剧,以及各种电子游戏。

    第三,这个年龄的学生接受与学习新鲜事物的能力极强,加上常年与普通人一起生活使得他们能接触到很多普通人的智慧,并运用到法术上,这就导致了他们脑洞常年大开,脖子上顶着的简直就是个蜂窝煤。

    在这三条的综合运用下,华夏的高中生方士打起来是花样百出,经常不按套路出牌。

    例如张旭常用的照明术糊脸,其实就是华夏的学生方士根据攻克柏林的战役中苏军元帅朱可夫使用的“探照灯”战术发展而来的。

    而且高中时学习的法术用在战斗上,破坏力也不弱,火系法术用来烧人和烧炼丹炉一样好用,水系法术弄出高压水枪的效果一点不难,木系法术能让地上的小草变触手,用来飙车和用来勒脖子一样好用,土系法术弄个大坑摔断对方一条腿毫无压力,变形系法术更是有各种方能法杀人于无形。加上军训时教的昏迷咒、铁甲咒和石化咒等自卫用的法术,真动起手来杀伤力不亚于人堆里炸一枚大口径炮弹。

    同时也就导致了方士们从小接受的课程里,思想品德教育一直是重中之重。

    把刚才的分析报告草稿收好,张旭又看了一下选课表,再次确定就按最低数量选两门选修课就不再选了。剩下的三门都是坑,能不踩就不踩,而且张旭明年的时间也挺紧张的。

    因为下个学年结束后,他就要回国参加中考了。

    而且这个学期结束后,他还要回国参加初中的会考。

    所以在这个学期,他一边思考怎样对付蛇怪和魂器日记本,一边在刷语文、英语、数学、思想政治、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的试卷,他要把以前的知识给重新捡起来,免得到时大意翻车。

    如果初中会考考砸了,张旭估计自己会被赵老和钱总这两位“老乡”打趣一辈子。赵老是大清咸丰乙卯年的殿试二甲赐进士出身,那一年的状元是翁同龢。钱总则是以省高考状元的身份拿到了中关村文理综合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有这两个学霸在前,如果张旭他初中的考试考砸了,将会成为他的黑历史。

    至于国内的法术学习,则相对轻松一些,初中三年的法术学习主要还是以打基础为主,基础的理论知识和法力控制为主,基础性的咒语和简单的方剂为辅。

    现在张旭已经将初中阶段的内容都自学完了,他预计明年刷上一年的《五年中考三年模拟·法术》、《天利三十八套·咒语》、《黄冈考典·草药》等等,中考就没什么问题了。

    但是之后的高中阶段,法术学习的难度将直线上升,并且高二的时候将要选择自己的法术发展方向。

    再想想在霍格沃茨的第四学年到第六学年,自己可能要在经历三强争霸赛、多洛雷斯·乌姆里奇夺权和魔法部神秘事务司大战、邓布利多领便当等“剧情”事件的同时,复习参加高考,张旭一时间有了转学到布斯巴顿魔法学校的打算。

    复活节假期结束后,上交了选课表,张旭在阅览室里准备刷一套地理试卷。

    就在张旭刚写完单项选择题的时候,一只猫头鹰飞到了张旭的面前。

    打开猫头鹰带来的信,张旭惊讶的发现,这是一封邓布利多以霍格沃茨魔法学校校长的身份寄来的邀请信,邀请张旭到校长办公室见面。

    在以往,邓布利多找张旭,一般是让费尔奇带个口信,或者用传信千纸鹤带个便条,而这么正式的邀请信还是第一次。